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温赤—易燃易爆炸

标题与内容无关。
记不清是第几年了,生日快乐。
毫无前提的不知道什么背景设定的温赤谈恋爱。
纯粹练笔。
哪来的勇气打tag系列。

温赤—易燃易爆炸

无处可逃了。
为什么要“逃”,赤羽信之介一时还没有明确的意识到这个字的含义,但是正如同反射弧的存在一样,“逃”字用在这里的时候,就连空气都随之染上紧绷躁动的不安感。
但这并不是说神蛊温皇做了什么,不如说正好相反,他其实什么都没做。
说是什么都没做也不完全对。
从日落时分,赤羽踏进还珠楼开始,他喝掉了两壶茶,和凤蝶说了四句话,写了八行字,走了一百二十六着棋。
却始终没有对赤羽开口,就连停驻的视线也仿佛只是被他身后的绚烂晚霞暂时吸引一般。
但是属于神蛊温皇的气息始终笼罩着方寸空间,与棋盘上的黑白厮杀一般,渐渐将赤羽逼得走投无路起来。
暮色四合,凤蝶上来点着了蜡烛,柔和的光线照亮室内,温皇嘴角含笑,竟也被硬生生照出几分温柔的意思。
赤羽手中黑子重重落在棋盘上,发出过于清脆的一声响,于是对面的人含着笑意的视线投注过来,赤羽针锋相对的回视一眼,落下棋子的手自棋盘上收回,拈起紫竹笔杆,又接着方才停下的字迹写了下去。
神蛊温皇拿了一枚棋子,又很快放回了盒中,赤羽扬了扬眉毛抬眼看他,温皇回以自觉诚意十足的笑容。
“是在下输了。”
“哼。”
赤羽写好最后几个字,然后把笔放回原位,重新握起他不离身的扇子来。
“棋势均力敌,字高下未分,茶还没冷透——你为何认输?”
“哎呀,赤羽大人。”
对面那人笑了起来,羽扇抬起来挡住半边含笑的嘴角,烛光掩映,显得既疏离淡漠也温柔缱绻。
“吾这是为你心折啊。”

END

写不动了。
其实我也觉得……字,肯定是赤羽大人的好看。
对了,他们其实在玩一个“谁先跟谁说话谁就输了”的游戏。
温三岁,赤三岁半【不】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