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榴狙—Mr.&Mr. Secret(上)

拖了好久好久的史密斯夫妇梗……
本来想写完一起发但还是忍不住先丢一部分上来。
cp:克里夫x夏佐……
脑洞,全球领跑品牌orz
OOC,OOC,OOC
私设多如狗

榴狙—Mr.&Mr.Secret

“感谢您据实以告。”
青年的声音带着笑意,端着枪的手非常平稳:“接着……Good night(晚安).Amen(阿门).”
消音器的效果让枪声很好的融入了日常的声音当中不被人注意,青年把手里的文件和手枪收进随身的提包里,摸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机械装置放在了血泊里。

室外的气温比起有暖气空调的室内要低上十几度,夏佐缩了缩脖子,下巴蹭着毛茸茸的领子。
宾馆门口人行横道的交通灯变成绿色,夏佐混在人群里摸出手机——另一只手顺手按下一个按钮,背后的建筑里传来大得夸张的爆炸声,夏佐刚刚好踩上对面的马路边缘,在心里偷偷的叹了口气转过头去。
爆炸的规模比他预计的要大得多,大概有很多没必要消失的线索也一同消失在了了火焰里——爆炸引燃了附近的几个房间,街角隐约传来了救火车的鸣笛声。
这次估计会被雷根数落一番……好在事先也知道那栋楼里没什么其他的住户。
夏佐一边想着一边觉得稍微松了口气,火场的热度好像也多少影响到了街对面的这里,让人觉得也没有那么冷了一些,燃烧着的灰烬随着风慢慢飘落到地上,夏佐下意识的掸了掸衣领。

“烧得真厉害啊。”
有一个青年的声音带着笑意这么说了。
“嗯,不知道会不会是瓦斯爆炸之类的。”
夏佐转过头去,搭话的人笑眯眯的看着他,黑色的高领毛衣衬得浅色的头发有点柔软的感觉,藏在茶色镜片后面的眼睛冲他眨了眨,然后稍微眯起来演变成笑容的一部分。
他身边放着一个样式简单的旅行箱,穿白色的休闲裤和一件快到膝盖的浅咖色风衣,笑容友善的向夏佐点了点头。
夏佐觉得对方看起来年纪比自己要小一些:“你是学生吗?还是……来旅游?”
“嗯……”结果那张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了好像在困扰的表情:“那个啊……”
“我是从今天开始,住在那个楼上的。”
夏佐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火焰几乎已经吞没了那个楼层正在继续往上蔓延,空气中弥漫着燃烧的气味,即使站在对面街上仿佛也能感觉到灼热的温度。
刚刚失去了容身之处的青年站在他身边,腰背自然挺直,脸上的表情仍然是微笑着,周遭过往的人群嘈杂,都如同烧开水上那一层浮沫,沸沸汤汤最终四散开来。
就好像无需日月增辉,青年本身就是一个发光体。
“那、要到我家来吗?”
夏佐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就好像在街上邀请一个陌生人到家里其实是很正常的事情:“至少一杯咖啡还是可以招待你的。”

无论是作为偶像天团的团长还是作为一只特工小队的队长,克里夫一向对自己的冷静和判断力很有自信。
不过他的确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坐在一个在街上偶遇的男人家里——喝着他泡给自己的速溶咖啡。
……好吧,起码屋子里比较暖和。
克里夫打量着整洁到让人怀疑主人有整理癖的室内——具有优异的遮光性的厚重羊毛窗帘,看起来起码有两三个月没动过的电视机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对方没有认出自己,想必大多数时间都只是孤零零的挂着一件毛绒领口大衣的衣架上难得多了另一件衣服。
克里夫想到了自己还没来得及住进去就被烧毁的房间,如果让自己来布置的话,可能也不会比眼前这间好上多少。
屋主这会也在他对面坐下来,手里捧着温热的咖啡杯,指尖怕冷似的紧贴在光洁的陶瓷表面。脱下外套只穿着里面的一件高领的黑色针织衫,看起来比穿着外套的时候要瘦很多,不过也看的出来覆盖在衣服下面训练有素的肌肉。
这让克里夫觉得很有趣——实际上除了同组的队友之外,能勾起他兴趣的人屈指可数,因此这个仅仅是在街上偶然遇到的陌生人显得极为难得——起码要先问到名字……
“嗯,对了……”
“嗯,对了……还没问你该怎么称呼?”
一瞬间的声音重叠让克里夫吓了一跳,不过他抬起头的时候,对方正用一种奇妙的等待答案的表情看着他。
“克里夫。”
事实上对方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而仅仅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表情:“夏佐,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

相互吸引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就好像夏佐无法解释为什么会邀请一个不认识的人来家里,而克里夫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会答应。
一般的来说,不会有人把一个小时之前互通了姓名的人称为“熟人”,不过他们的情况……就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虽然彼此有过截然不同的因缘际遇,却还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默契。
于是沉迷于试探性的对话当中,虽然只是零星的对话,却让本来以为十分漫长的时间飞快的过完。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不知不觉。”
克里夫笑了笑,放下手里的咖啡杯:“我也该离开了。”
虽然预定的据点发生了一点意外,不过“深蓝”工作室一向深谙狡兔三窟的道理,备用的据点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
虽然夏佐这方面……就很可惜。
如他预料的那样,夏佐抬起头来,镜片后面的眼睛看起来闪着期待的光:“不留下来吗,既然你住的地方……发生了爆炸?”
如果他真的像他自己对夏佐说的那样,“只是来度假”的话,克里夫一定不会这么犹豫。
不过他现在除了是一个“来外国度假的偶像明星”之外,更是一个前来陌生地域、代表自己的特工小队与其他特工小队合作的小队队长,这让他不能确定自己此时答应这位自称是“摄影师”的先生的邀请是否合适。
不过一道划破天际的闪电给了他答案。
夏佐关于职业的方面,当然是说了谎——其实也不算是说谎,毕竟狙击手也是“透过光学镜片观察世界”的职业之一,这让他连说谎的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过他猜克里夫也没有完全对他说实话,不过那倒不是很重要,毕竟每个人都应该保有自己的秘密,毕竟他也不想看着那对紫罗兰色的眼睛,和他说“对不起,是我炸了你的住处,不过只是顺便的”这样的台词。
这又不是什么老电影当中的经典情节。
不过当雷声响起来的时候,他还是露出了有些高兴的笑容:“真的不留下来吗,起码……留到雨停的时候?”

一场大雨让“留下来”的行为顺理成章,但是之后的“住下来”就已经完全没办法依靠逻辑思维来做出合理的解释。
不管是责任感还是处于安全的考量,理智都在竭尽全力的告诉克里夫应该离开,但是有什么并不是处于惰性的声音一直在他脑袋里重复着留下来留下来留下来。
远比塞壬的歌声更有诱惑力。
以至于在其他据点和卢恩见面的时候,被这位长久以来的搭档看出了什么端倪。
吉他手正利用他非凡的韵律感摆弄着手里的炮筒,指尖拂过每一个机械零件然后加以调试,突然抬头看看他,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我说克里夫,你最近怪怪的啊?”
克里夫也从手上的飞火流星上抬起视线看着无论舞台还是任务一直都站在他身边的搭档,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耸了耸肩。
“有吗?”
卢恩丢下炮筒,手掌略搭了一下隔在他们当中的桌子就翻了过来,带着得意的表情站在他面前:“当然有。”
皱起鼻子嗅了嗅,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恋爱的酸臭味!”
克里夫一个没忍住笑出来,卢恩的表演天赋和他的表现欲一样强,无论战场、舞台还是生活,他都能用自己的方式去表现他自己。
克里夫对他足够熟悉,所以下一秒卢恩如他所料的抬起头的时候他已经后退一步到了安全的距离——小手段失败的卢恩不满的撇撇嘴,敛起了不正经的浮夸表情。
“不管怎么说,你是我们的队长,克里夫。”
“我知道。”
“那你准备怎么跟上头解释你放弃了其他准备好的据点住进了一个陌生人的屋子?”
“嗯——比如说你跟法兰妮晚上实在是太吵了?”
“喔——这可真是个不错的理由啊,克、里、夫?”
这次回答他的声音是一个挑高了的娇媚女声,两位男士齐齐把视线转向门口,手上提着死亡霜冻的主唱小姐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俩。
“说吧——还有什么遗言?”
“呃、法兰妮……”
“克里夫的银行卡密码是******!”
被两个人以不同意味的惊讶神色盯住的卢恩保持着举手投降的姿势表情平静:“嘿宝贝儿,可以把枪收起来了吗?”
“噢,当然。”法兰妮浮现出迷人的笑容抽走了克里夫外套口袋里的银行卡,关门之前友好的摆了摆手:“多谢招待,两位。”
“我这可是在救你。”
目送着主唱小姐离开房间,卢恩一脸正直的转向看过来的克里夫,无辜的耸耸肩:“不管怎么说,你知道应该怎样做,对吧?三天后要和对方的负责人见面,看你的了,‘队长’。”

“不赖啊,这个。”
摆弄着手里的狙击镜,夏佐有着很难掩饰得住的兴奋语气:“10倍放大,Mil-Dot型式的瞄准线——特别为我设计的?”
大概如果摘下墨镜的话就能看到掩在镜片下面发着光的眼神吧,雷根不由自主的觉得好笑,然后点点头。
酒吧里光线昏暗,他其实觉得带墨镜不算是个很好的掩饰方法,不过夏佐看起来并不怎么在意这一点。
狙击手修长的手指握在狙击镜的黑色金属外壳上看起来有着很强烈的对比感,对于出身“正统”的一级圣骑士雷根而言,即使在有着“与死神交易”之人和“怪盗”的圣裁骑士团里,“契约使者”夏佐也是个特别的存在。
虽然基于现代科技和医学做为基础,并不依赖所谓的“信仰之力”,但是对于宗教组织而言,继承了风的力量的夏佐始终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因素,按照来自高层的说法,把他编入圣裁骑士团除了对于夏佐作为狙击手的实力的考量之外,也包括了在执行任务当中造成伤亡的可能性。
对于那些无论世界变得如何都始终生活在安逸之中,宁可麻痹自己也不愿看清现实的人们来说,用“异端”去对付“怪物”正是最为合适的选择。
对于雷根来说并不是一个他所期待的选择,却是迫于层层现实压力不得不做的选择。
至少他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包括安排一个特工小队协助夏佐。
“不用太担心我,Leader——风会指引我。”
收起爱不释手的狙击镜的狙击手又恢复成平时那副轻松的样子,嘴角微微带上笑容。
雷根虽然还是不能完全的放心下来,却也只能选择相信他的能力,不过在正式告别之前,他还有一个别的问题。
“夏佐,我听说你现在和人同住?”
“啊、这个……”
以冷静著称的狙击手表现出了太过明显的动摇,让雷根决定自己说不定刚好问对了问题,于是趁热打铁,问他是什么人。
夏佐到这个时候冷静了下来,端着酒杯摇摇头,回答说:“没什么,普通人。”
平和的态度反而让人不好追问什么,雷根点点头起身准备离开,最后只是提醒了一句:“三天后去和对方的负责人见面,别的消息我会再通知你,夏佐……一切以自身安全为最优先。”
狙击手端起了酒杯,透过琥珀色的酒液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Yes,sir.”

TBC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