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导医—Animals

考完还愿(。

复健用

食用指南:BG向,有很多很多的私设,奇妙的角色黑化,少量血腥描写以及无法避免的OOC。

推荐BGM-Animals(Maroon5)


Animals


贝斯特是在推开门的一瞬间感觉到不对劲的。

她落脚的地方是一间偏远的汽车旅馆,适合发生电视剧里的各种婚外情、凶杀案和现实里在旅途中的短暂的休息。

虽然之前也有不长眼的醉汉趁黑摸进她的门,不过这次不一样。

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那是在阳光下晒了整天的毛皮的洁净气味,猫科动物的基因帮她提升的那部分嗅觉甚至让她能分辨出他进入这个房间之前走过的路。

隐藏在黑暗当中微微发着光的绿色眼睛的主人笑了起来:“晚上好,贝斯特(bastet)。”

“晚上好啊,小野兽(beasty①)。”

贝斯特语气轻松的说着,然后也笑了起来:“我没想到你会来的这么快。”

“我很乐意把这当做是夸奖,贝斯特。”

行刑者从黑暗里走出来,月光自然的落在他头顶覆盖着黑黄相间的绒毛的耳朵和拖在身后同样颜色花纹的尾巴上,粉色的头发也染上了一种不算友好的冷色调:“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要我抓你回去?”

“喔,这可真是个好问题。”

女性移动了脚步,慢慢的放低重心摆出了戒备的样子,,但是当她移动到了月光照得到的范围里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却是一个笑容。

“来啊,小野兽——如果你做得到的话。”


她很兴奋,贝希摩斯能够感觉得到这一点,继承了远古的那些——鬼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神兽基因之后,他的感觉变得敏锐了许多。

他能够听到她的心脏加快了的跳动频率,能够闻到她身上除了香水和化妆品的香味之外,肾上腺素的气味。

她很兴奋,而他也是。

捕猎是野兽的本能。

他们虽然是人类——或者大部分是人类,却摆脱不掉从远古基因当中提纯而来的猎杀本能。

血液在血管里奔腾,心跳在胸腔里欢呼着厮杀,极短的时间里他们接近了彼此——贝希摩斯竭力地想要生擒她,不过贝斯特好像并不介意要他的命。

虽然男人在力气上占尽了上风,可是要制服灵活又迅猛、能够毫不犹豫地放手攻击的女人也着实费了一番力气。

不过他最后还是获得了胜利,他漂亮的猎物跪伏在足够厚但还是有些扎人的羊毛地毯上,背部弓成一道优美的线条。她纤细的手腕被按在他手底下,尖利得好像可以当做武器的鞋跟在打斗中掰断了一根,粉色的微卷的头发凌乱的披在肩头,黑色的猫耳从头发里面支棱出来——她看起来很狼狈,但也很诱人。

贝希摩斯低下头去,凑近她的耳朵——他有很久没有在这么近的距离里闻到她的气味,久违的亲密的感觉让他觉得很满意。

他贴在那儿嗅了嗅,短暂地沉浸在胜利的满足当中——以至于针尖刺入大腿的时候他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用过的一次性针筒掉落在地毯上,里面的药液有一半推进了他的身体,被粗鲁的推开的医生整理着衣着,浮现出了狡猾的得意神色,晃了晃刚刚立过大功的尾巴。

“小野兽——命名者给你取贝希摩斯这个名字的时候肯定不是希望你有一个河马一样的脑子的②。”

漂亮的紫色眸中有着眯起眼睛也掩饰不掉的笑意:“知道吗,童话故事里老虎总是抓不到猫,因为猫从来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③。”

麻醉枪的枪口抵在他额角,贝希摩斯发现自己已经渐渐感觉不到枪口的冰冷。

“贝斯特,你逃不掉的。”

“你也一样,贝希摩斯——这是第一次。”

她今晚第一次叫了这个名字,移动了枪口指向扣下了扳机的同时,也低头吻了他的嘴角。

“Goodnight,beasty.”


猫女郎重新把耳朵和尾巴收在衣服底下,从窗子离开了旅馆房间。

月光照亮了她脚下的路,然后云层悄悄的聚拢过来,掩去了女郎渐行渐远的窈窕身影。


END


①beast意为野兽,此处加y有昵称的意思,梗出自《X战警 逆转未来》,那个里面的中字翻译成小兽兽。

②贝希摩斯在《圣经》中是河马的造型。

③大概就是关于老虎为什么不会爬树的的童话故事。


写在最后:

复健用。

导医,好难写啊!!!!!π_π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