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榴导—微光

拉郎cp:克里夫x里昂的双向单恋

有少许第三人称视角的克里夫和卢恩的互动。

不怎么甜……


微光


第十二次把目光投向后台角落的时候,克里夫正在帮卢恩整理衣领。

舞台上的灯光打过去少许的一点,然后被金属配饰反射成刺眼的光线。

里昂若无其事的转开脸,假装自己的注意力其实被舞台上的节目吸引着。


克里夫叹了口气。

“怎么,你的计划也有不奏效的时候?”

卢恩吐槽他一向不怎么客气,满怀欣赏的看着他的表情点了点头:“你以后可以试试走忧郁路线,绝对有思春期小女孩喜欢,等演出结束了我去跟公司说一说吧?”

“阿伦(*1)……”

克里夫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饶了我吧”,于是他的搭档变本加厉的露出恶劣的笑容:“不如你等一会试着来一首情歌?”

“卢恩!”

克里夫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卢恩耸耸肩冲他笑了一下:“嘿,放松点儿,克里夫。”

这次他又叹了口气,肩膀跟着垮下来的样子看起来格外让人心疼一点,卢恩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习惯性的瞥了他们的“话题人物”一眼——刚刚好撞上了里昂的视线。

后者有些尴尬的冲他笑了笑,卢恩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

“嘿,克里夫,没准你还有戏?”


演出很顺利。

理所当然——里昂跟自己说,顺利是好事。

他们是多年的队友和搭档,默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像他们的主打歌唱的一样,并肩前行,break all——

至于他自己,只要表现的像个足够幸运能在工作场合见到自己偶像的毛头小子就可以了。

再过一会儿,等大明星们从舞台上下来,他只要带着他们去休息室,然后礼貌一点的要个签名就可以了——不知道让他们签在衣服上的话,会不会看起来太狂热呢?

哈……谁在乎。

其实他不想这样的。

但是大约喜欢上一个高位者都是如此,即使用尽全力去奔跑,终究也还是有达不到的目标,想说服自己放弃的时候又发现根本做不到。

对于里昂来说,克里夫就是这样的存在。

像是透过井口看见的蓝天,再怎么拼命的站直身子踮起脚尖拼命的向上伸出手去,也还是触碰不到。

可是却没有办法放弃为了稍微有那么一点接近而努力的愚蠢行为。

真是够了。

受够了只能仰望的日子,可是没有办法不去注意到高处的存在。

就像现在他在舞台上,浅色的发丝沾上汗水,纤长有力的手指按着黑白分明的键盘,连同身上的金属配饰一起被灯光映得闪闪发亮。

好像他天生就是聚光灯的宠儿,让人移不开视线。


里昂记得什么时候看过的一本时尚周刊上刊登了克里夫的照片,配字用最醒目的格式写着“如何不爱他”。

他早过了会被这种煽动性的措辞刺激到的青春年纪,却也还没学会怎么在喜欢的人面前恰到好处的掩饰自己的情绪。

演出结束,克里夫下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还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距离晚上的烟火和宴会还有一段时间,卢恩却不愿意离开舞台旁边,克里夫摇摇头对于队友这种不知道算不算是助攻的行为抱以无奈的笑,询问作为工作人员的里昂能不能带他去休息室。

得到的回答附赠一个笑容:“当然,克里夫先生。”

“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里昂。”

这次对方眨了眨眼睛才慢慢的、谨慎的回答说:“我很乐意,克里夫。”

“v”的尾音要在对方被夕阳涂上一层绯色的唇齿之间,看起来有种奇妙的诱惑感。

沉默来得突兀,脚步声回荡在秘密学园眼下几乎没有人的空旷走廊里。

他们默契的对贴在某一间大教室门口的休息室字样视而不见,往教学楼里越来越偏僻的地方走过去。

最后是里昂先停下脚步,推开了一间小教室的门:“我猜你可能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而不是和休息室里那些人再客套一阵,所以……”

里昂承认自己并不完全是这么想的,但是关于可以独处那一部分的想法,他不打算解释给克里夫听。

“谢谢,你真体贴。”

克里夫礼貌的表示了感谢,然后跟着他走进去,随便挑了一个位置坐下,手臂交叠起来撑在桌子上,稍微松了口气。

里昂在他前面一个座位,把椅子从课桌底下拉出来掉了个方向坐着,垂下视线扫过对方手臂肌肉隆起的线条,在夕阳的映照下,皮肤呈现出仿佛大理石雕塑一样的光泽感。

里昂移开了视线,却调侃似的指着对方开口:“身材很不错啊,不愧是国民男友?”

“和身材没有关系吧?”

克里夫带着和往常一样的笑容接了话,伸了手过去,整理了一下有些歪掉的领带:“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做你的一人男友啊。”

是陷阱。

里昂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对方提出的条件有着太过明显的诱惑,像是散发着甜蜜气息的饵一样。

只是饵的背后通常隐藏着钓钩或者囚笼。

特工的思维强迫他从看起来太过美好的邀约当中清醒过来,抬起头的同时脸上挂起了平时惯有的玩世不恭的笑容。

“如果只有这一天的话,听起来倒是个不错的建议啊。”

对方明显的动摇了,连那个礼貌性的笑容都维持不住的样子,非常明显的愣了一下。

里昂觉得自己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于是无辜的眨了眨眼看着对方。

克里夫慢慢的、重新露出了笑容,然后用没什么变化的温柔嗓音回答说:“这不就是、拒绝的意思吗。”

里昂不作答,只是脸上的笑容灿烂到夸张的程度,在克里夫看来,那个笑容的意思就是“没错”。

他习惯性的保持着笑容,却觉得胸腔里跳动的心脏慢慢沉了下去。


克里夫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里昂的——说是喜欢或许不太准确,只是偶然的一次抬头湛蓝的天空,脑海中突兀的浮现出了对方的身影和笑容。

所以试探,接触,看着对方的眼中、也许心里都渐渐有了自己的存在。

里昂是,喜欢自己的。

这一点,克里夫几乎可以断言。

因为他望向自己的的眼神里,有着仿佛身处黑暗当中却瞥见一丝微光的渴望。

但是他还是拒绝了。

也许是自己表达的方式和时机有问题吧,被当做开玩笑的话,拒绝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也同样不能确定,要多么正式的情况下,对方才会认同他的“认真”。

所以还不如说,从这仅仅一次的拒绝当中,就已经被判了死刑。

克里夫最后还是笑了起来,有些逾越但却保持着礼节性的亲吻落在里昂的眼角。

“被你拒绝可真让人伤心啊。”


只是一段心照不宣最后还是无疾而终的模糊感情,随着今天的最后一丝光亮也被逐渐降临的黑暗吞噬殆。


END


*1:在电玩巴士的介绍里面看到这个“你可以叫我阿伦”的梗,觉得很有爱(。)


是这样的,今天是我和林妹妹@烦花 的相识纪念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给这个人的东西都有点虐……

但是喜欢你。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