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映an—Que pour la galerie

突发了一个花吐症,没逻辑也没好好构思,想到哪写到哪。

几乎没有Ankh出场。

这样也可以的话。

Que pour la galerie装装样子


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喉咙深处开始出现的细小轻微的痒。

火野映司其实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他才刚刚接近沙漠边缘区域,迎面而来的风里已经带着粗砺干燥的细小沙粒,只是小小的喉咙不适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里,他天真而乐观的想着,没忍住捂着嘴咳了几声。

即使是在一次咳嗽之后手心多了几朵淡黄色的小花,他略微思考一下,也只觉得是上月在绿洲的时候不小心夹在衣服或者行李当中而已。

像是全然没有留意他手心里的花朵水分饱满,与周遭满眼黄沙格格不入似的。

他的确在某些方面过于迟钝了。


情况在他离开这片沙漠的时候变得有点严重起来——喉咙深处的痒总是不分时间场合的突然打扰,吐出的花也从最初的零星几朵变得更频繁而且茂盛了起来。

与此相对应的,是他的身体逐渐变得虚弱了起来。

他其实是有理由虚弱的。

像这样独自一人的走在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道路上,随时随地准备着付出和牺牲,为了一个或许永远不能实现的目标,追寻着虚无缥缈的一点希望的消息。

有许多大城与荒野,一站站走过去。

在漫天夕阳下独自爬山,声音冲出喉咙便消失在大风之中,撕裂成彻底虚无。

遇到很多很多人,天南地北的聊天,从某一句话某一件事当中摸到隐约的线索,然后就此继续踏上另一段寻找与失望的旅途。


——他当然是有理由疲惫和虚弱的。


只是他尚且不愿意面对自己只是普通人的现实,将那些执念满满的堆积在心里,不给自己一点喘息的时间,最好是每日躺下身体就不堪负荷,为了维持生命而自动陷入昏迷,免得又再想起那只把他推开的手。


直到某一天,与得知了他的情况特意赶来当地的伊达明见了一面。

是在南美洲,一片地图上没标着名字无人景区,青翠而寂寞的山谷里有一座小小的废城,荒凉的城中心还残留着巨大的祭祀台,有无数石雕的禽鸟小像堆砌而成,振翅欲飞的样子质朴鲜活。

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收获了,他叹口气在祭台最顶上空荡荡的石台上盘腿坐下来,放在兜里的硬币碎裂的边缘硌着他的腿,伊达明在祭台底下的乱石堆里翻着什么,末了收了收东西,手脚并用的爬上石堆到他身边坐了下来。

有风从远处树林上方一直刮到他们面前,映司本想开口说话,但张了张嘴却先咳嗽了起来。

细小的花朵从他指缝里漏下来,再被风吹向远方,伊达看着他因为咳嗽而涨红的年轻的脸,露出了无奈的了然神情。

“喂,映司。”

“伊达先生?”

“你自己的情况,你心里清楚吧?”

“啊。”

映司答应着稍微直起身体,让握在手里加以隐藏的花全都随着风散了出去,回应着年长者直白的目光,露出了笑容:“还是在之前的旅途中听说过这种病呢。”


——「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通称「花吐き病」,其症状是感染者将会感到痛苦,咳嗽,从口中呕吐出花来*,常见感染人群……

暗恋者。


很难定义他对那个人是否抱有一般意义上的恋爱的心情,又或者只是因为他的执着和迂回曲折的心情太像一个暗恋者而被未知的病原体趁虚而入——至于治疗的方法……

他不由得苦笑了起来,把手放进裤兜里,硬币碎裂的边缘硌着他的掌心,是一种求而不得的奢望。

站在被人类现代文明远远抛弃的历史遗迹上,无论俯瞰或是仰视,一己之私都显得如此渺小。但也唯其渺小,因此那疼痛隐秘却致命,得不到救赎。

我们如何才能把握自己的心呢?

他最后也只是笑着摇摇头,说下个月回国一趟,之后或许会去更加荒凉无人的地方做个长途旅行。

病痛尚未带给他太多的折磨,他看起来年轻而又富有活力,笑容凝在嘴角,像是表达一些关于明天的美好命题,伊达看着他深呼吸之后因为做出决定而放松下垂的肩膀,时隔多年的,又再次回想起初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有什么东西枯竭了的少年。

其实这么几年过去,火野映司并没有在这方面有什么长进。

可他笑起来的样子总让人觉得好像事情变成这样并不坏。

“除了阳光,水和空气,我们还需要什么呢?”

被突如其来的文艺细菌感染,伊达脱口而出了一句很久之前在什么地方看到的问句,映司歪了歪脑袋,露出了好像真的在思考一样的表情。

他最后说:“还需要一点小钱和明天的内*裤吧。”

于是伊达明真正想起他的问话和从青年指缝落下的淡黄色小花之间千丝万缕的复杂联系,和隐藏在花瓣里的古怪寓意。

月桂,献给固执的人*。


事情就如同火野映司计划的那样发展,他的身体一直都没有显而易见的恶化起来,让他计划的回国告别成为了可能发生的现实。

一直到他走出机场的时候,突然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的视线看过来的时候,握在手里的破碎硬币有一瞬间几乎灼痛了他的掌心。

倘若这是一本三流通俗小说,他就应该在这一刻感觉到名叫缘分的东西以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一头撞进他的胸膛。


 

在我们这个故事里,用来结尾的对话,是这样的——

“那我只问一件事,难道说,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了吗?”

“要是不想变成那样的话,就给我好好活下去。”


END

结尾得非常潦草……

本来说好了虐也没虐起来【】

总之,希望读到这里的你喜欢,下次再见啦☆


*1摘自百度百科。

*2姑且预防一下。

*3参考百度百科月桂树词条,其实可能没有这种花语,但我不在乎。

*4没错就是接fourze联动的未来篇电影的这个场景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