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金光—住我家的鬼先生(05)

不抓紧填坑的下场就是被打脸……
然后脸疼,更加不想填坑【……】
是的,这就是我不填坑的理由。
但我即使是被打脸,心痛,也要用这腐朽的声音喊出——
砚寒清真可爱啊!!!

住我家的鬼先生(05)

本章掉落:世界第一可爱的砚寒清,表兄妹,九界巡游的俏如来与修儒,需要你猜到底有没有的缜砚。

北冥缜说了有人会来与她交接“墨门失窃案”,便果然有人前来。
误芭蕉觉得自己看到的这个组合让人非常难以想象,继而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
但是分明没错,白衣白发看起来谦虚和善的青年自称俏如来——可以说是某种意义上的传奇人物,史艳文的儿子,尚同会的盟主,墨家钜子……总之,拥有一大串能写在名字前面用来唬人的头衔。
而跟在他身边的另一个白衣白发但大概只能称之为少年的修儒看起来十分腼腆可爱——
于是事情变得很难解释,误芭蕉试图努力的在外人面前保持温和有礼的形象,只是忍不住挑了挑眉毛:“表兄,你怎会?”
栗色头发的青年在俏如来的微表情刚刚开始变化的时候及时的叹了口气:“我只是路过。”
如果修儒没有忍不住偷笑的话,误芭蕉可能会看在俏如来表情纹丝不动的份上勉强相信他这次。
“你和‘墨门失窃案’有关?目击者?线索提供?不先联系我们警局?”
“呃……这……”
砚寒清的表情十分为难的茫然着:“‘墨门失窃案’不是中原的案子吗?”
眼看着女孩子的表情即将变为柳眉倒竖的现实例子,俏如来轻轻咳了一声:“我与砚寒清是大学同学,不过今日是在楼下电梯遇到的。”
“喔?”
误芭蕉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砚寒清把握时机递给他一个勉强可以算是感激的眼神,俏如来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标准的职业微笑:“自然。”

鉴于砚寒清的身份,他没有在警局待太久,而是选择在附近的甜品店等俏如来和修儒交接完案卷,隔着落地玻璃他看见穿着警服的北冥缜走进警局大门,再过了片刻和误芭蕉一起送俏如来他们出来,然后两人交谈起来,隔着马路远远看过去,也可以说是一对璧人了。
他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俏如来端着托盘和修儒一起坐到他身边。
“他们都不曾回想起来。”
俏如来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语气是十分的笃定,砚寒清于是收回视线,低头看着马克杯中清亮的茶汤。
俏如来也不开口,修儒的视线在他们俩之间来回了几次,乖巧的低头吃起了碗里的红豆牛奶冰。

他们当然不曾回想起来。
因为作为关键人物的砚寒清至今还没有想通,让他们“回想起来”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说到底,他们的过往完全不能算是不堪,甚至除了那么一段特殊时期,其他时间可以说是安逸的,只是既入轮回,遗忘过往,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去回想那些前尘旧事?

“俏如来也曾想过。”
白瓷的杯底和桌面相碰发出轻巧的声音,砚寒清很有技巧的用眼尾扫了他一眼。
“但是砚仔,我什么都没做,你也想了起来。”
砚寒清不置可否的抬起头看着他。
“你还是误芭蕉姑娘的表兄,锋王殿下也还是她的上司,父亲与叔父、与小空,师尊与冥医前辈……”
“但现在,不是那时非此即彼,不得不做出抉择牺牲的时候了。”
俏如来的语气很轻松,像漂浮在他咖啡上的奶泡。
“你不曾有过想要弥补遗憾吗?”

谁会不曾有过呢?
砚寒清郁闷得甚至有些漫不经心的想,如果不曾有关于可能是前世的那些记忆,他倒是可以顺其自然的过完这一生。
但有些事情既然出现在了回忆当中,便让人放不下、忘不了,如鲠在喉。
甜品店门口的风铃轻响,女服务员接上一声甜甜的“欢迎光临”,对方的声音微微尴尬,明明应该陌生,又偏偏觉得熟悉:“我只是找人。”
砚寒清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真巧对方也向他这边看了过来,四目相对,不禁各自一愣。
北冥缜向他这个方向走过来。
“先生。”
“殿下……”
话一出口他才觉得不对,解释了一句:“常听表妹说起,不知不觉就叫出口了,抱歉,北冥先生。”
对方了然的点头:“先生客气了,叫我北冥缜就好。”
“砚寒清。”
砚寒清自报家门,和北冥缜握了个手,对方从看到他开始神色就有些古怪,眉心拧起,眼神像是疑惑。
砚寒清不禁有些心虚,他自想起那些前尘往事一来,便刻意回避着这位身份在他眼中呼之欲出的锋王殿下,想想刚才俏如来的理论,是否对方也正因为心中莫名的熟悉感而觉得焦躁呢?
北冥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开口询问:“砚寒清,你是否掉了东西?”
“嗯?”
他从警服外套的口袋里取出一个挂件,递到砚寒清面前。
砚寒清快速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俏如来,对方回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让他有种掉入陷阱的感觉。
当着北冥缜,他有许多话不能开口,只得尽快转回了视线:“的确是我的东西,多谢锋……呃,多谢你。”
“不用谢,是误芭蕉告诉我的。”
北冥缜对他们三个点了点头,转身去柜台前熟练的点了一杯奶茶一杯少糖的咖啡打包,走之前又再次和他们打了招呼,态度端正,礼数周全。
砚寒清看着手中的父亲所赠的老件,应是忍住了想要叹气的冲动。
“如何,砚……”
俏如来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砚寒清隔着餐巾纸捂住了嘴巴,不过从他的眼神来看,砚寒清也清楚的明白对方感慨的内容。

……命运吗?

TBC
讲故事真的很难,加上被打脸了许多原来的设想……
希望能够把这个故事写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次再见啦。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