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金光—住我家的鬼先生(01)

住我家的鬼先生

洗澡洗出来的脑洞,架构有些庞大但是写到哪算哪。
丢出来当作是自己的生贺好了。

掉落:含年龄操作的军兵。

非常迷幻的背景设定,我自己也还没理顺,如果出现什么bug,请……当做无事发生x
OOC预警。

住我家的鬼先生01

酒鬼的自我修养(上)

铁骕求衣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他十六岁的时候。

“十六岁是个好年纪。”
白日无迹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带着不甚明显的怀念和笑意,铁骕求衣没有答他这句话,和平时一样忽略着自己名义上的监护人身上许多根本不该有的疑点。
不过白日无迹一向话不算多,最后也只是留下一坛酒,再惯性的叮嘱他一些有的没的,便告辞离去。
那坛酒被摆在客厅的吧台上,铁骕求衣完全不想知道为什么高中生独居的屋里会在客厅摆了几乎半面墙壁的酒柜和吧台——直觉坚持不懈的告诉他,这都是麻烦。
那是个茶壶大小、样式极土的酒坛子,黑色坛壁,黄泥封口但酒香仍然浓郁,在外扎了一张红纸,上面龙飞凤舞写了四个大字,一时看不清楚。
于是铁骕求衣看不都不看一眼,径自回屋完成作业去了。
第二天,他的酒“不见了”——酒坛原封未动,连重量的差别也不大,那股透过坛口泥封溢出来的酒香却消失不见了。
和白日无迹通过电话,对方也只是表示再送一坛过来。
他这次看清了写在红纸上的四个字——“风月无边”。

白日无迹绝对有问题。
这是铁骕求衣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时,脑中的第一个想法。
那人逆着月光站在吧台前面,长发高高束起,穿一身看不出年代但绝对不适合在这个时代穿出门的衣服,看不太清楚表情却能明显的感觉到眼神热切的盯着新送来的那一小坛酒——而如果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会觉得“他”有些透明。
铁骕求衣稍作权衡,决定当做没有看到的往卫生间走过去,只是他脚步一动,那人影却抢先了一步站到了他面前。
“老、咳……少年仔啊。”
铁骕求衣发现自己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那人接着说了下去:“你怎么会有这坛酒的?”
“朋友送的。”
铁骕求衣答的很快,语调却不紧不慢,沉稳得不像刚发现家中有贼,这贼还可能是什么超自然现象的人。
结果就是那人挠了挠头,又摸了摸鼻尖,像是苦于该如何解释一般。
这太有趣了,铁骕求衣想,我又没有叫他解释。
“我能不能问,是什么朋友送的啊?”
最终那人还是一脸苦恼的开口询问,铁骕求衣稍作衡量,决定卖一次队友:“白日无迹。”
“那个黑心白目的啊……!”
眼前这人语气虽然凶恶,人却是明显的松了口气,连肩膀也随之夸张的塌下来,嘟嘟囔囔的举起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
一时酒香弥漫,铁骕求衣认出这是风月无边的味道,香浓味醇,想来是好酒。
大概也的确是好酒,他看着放下葫芦的人眼睛微微眯起来,从眼底浮现出十分满足的笑意,好像整个眼睛都闪闪发着光。
这个人——铁骕求衣也说不准该不该叫他是人——喝完了酒,反手抹了一把嘴角,笑嘻嘻的自我介绍了一下:“我叫风逍遥,如你所见,是个酒鬼。”
“偷酒的鬼吗?”
“老大……少年仔你啊!”
酒鬼风逍遥好像要叫出一个他叫得非常顺口的称呼,铁骕求衣对他的改口隐约有些不满,像是把很多块没有标识的拼图拼到了最后,却发现缺少了关键的几块的那种感觉。
“铁骕求衣。”
“我知道咯。”
风逍遥答得很快,心里自然的补充说我早就知道咯,举起他的酒葫芦:“敬新朋友,干杯。”

TBC
本想一章之内写完军兵但是困得不行……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lo主坑品不好,谨慎谨慎。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