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杏默—急刹车

不是题目是预警。

人生多得是妥协。
冥医杏花君自己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虽然他也有点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从爬上床打算好好睡个觉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呢?
但是默苍离把头埋在他颈窝里,微微有些喘——干燥柔软的嘴唇微张,把带着热度的气息吐在他脖子上,冥医搂在他腰间的手臂下意识的紧了紧,叫了一声“苍离啊……”,又不知道下文该说什么,不禁陷入苦恼当中。
默苍离从他肩膀上抬起头来,琥珀色的眼睛被昏暗的光线晃得像某种粘稠的金色流体,冥医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裹在这样的视线里,像不小心被松脂淹没的虫。
视线胶着,一时难分难解,默苍离凑上来吻他,而且很有些不得要领的意思,
然后大概是不满意他的毫无反应,默苍离抬起视线来盯着他看,嘴唇动了动就要开口。
以冥医对他的了解,像这种话都到了舌尖上的情况,对于内容多少也能猜个大概。因此虽然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也还是把心一横,顺着对方的意思吻了过去。
“杏花……”
听起来他后面还想说些什么,冥医有点不太想知道,所以干脆捏着对方的下巴加深了亲吻,一边分了点神想着苍离该是又瘦了几分吧,下巴捏起来都不如之前有肉了。
默苍离一时不查敌情,给他亲得喘不过气,指尖用了几分力扯着水蓝色的衣襟,眼里有晶莹的光芒缓缓流动,欲滴未滴,将落非落,倒像被欺负的那个。
冥医到底是个好人,好人就容易心软,一心软便被默苍离找到机会,不仅成功结束了这一番的唇舌纠缠,还报复似的咬了他一口。
“嘶、你这个默仔苍离啊……”
默苍离仍是惯常的面无表情,冥医却从他寡淡的面上看出几分得意的样子,本来还打算板着脸和他算算账,这下就忍不住笑开,手指沿着那人的脸颊轻轻划过去,攀上后颈把人拉近了少许。
这人如他自己所说的,是个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因而搂进怀里四舍五入一下就差不多可以算是温香软玉在怀的意思,冥医抬手把他的发冠拆下来,由着细软发丝自然散开铺满不算宽阔的脊背。
默苍离动手解他的腰带,解完了由着他外衣敞开,指掌灵巧的绕开布料贴上腰侧温热皮肤,冥医忍不住抖了一下,就近低头在他颈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被咬的人飞快的扫了他一眼,被看的对象毫无惧意的和他对视了这一眼,默苍离收回视线,手指沿着肌肉起伏的线条一路摸过去,轻易便抓住了重点部位,冥医动动胳膊把他圈得更紧一些,索性就咬着他泛红发热的耳廓低低哼出声来。

没了:-D
一脚急刹车。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