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映an—キセキ

看了未来剧场版,突然的脑洞走一发。
ooc注意。

キセキ
『奇迹』

时空穿越带来的眩晕感袭击了脑袋的时候,Ankh稍微踉跄了几步,随即就有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他的手臂。
“你回来了啊,Ankh。”
“哼。”
他在嗤之以鼻的同时伸手过去回握了一下对方的手。
“鸿上先生联络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回来了呢。”
那人也习以为常的拉着他往屋里走过去,浮现出一如往常、甚至可以说与四十年前也没什么区别的温和笑容。
——啊啊、毫无疑问的,正是火野映司本人了。
Ankh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
“你傻吗?我不回来你还在门口等着。”
“这不是让我等到了吗?”
映司回答他的语气是轻松愉快的那种,像是在门口傻等而且很可能等不到人的笨蛋不是他自己一样。
“啧。”
他们牵着手走过玄关到客厅的距离,然后各自在喜欢的沙发上坐下——这里是他们的“家”,因此风格上多得是分歧。
“啊、Ankh你又不脱鞋子就进屋了。”
对自己的沙发很满意的鸟类这次特意在他能看清楚的地方翻了个白眼给他,干脆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子,挑衅似的对他扬起了下巴。
“啊啊、真是的。”
映司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样子起身把鞋子送回门口,服务周到的给他拿了双拖鞋回来的同时,就也顺势坐在了Ankh的沙发上。
“给我说说吧,Ankh,时空旅行好玩吗?”
“好玩个头。”
Ankh恶劣的语气没变,却像温顺的猫咪一样把头靠到了映司肩上——或许是因为恐龙硬币或者是OOO的腰带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映司看起来老得很慢,但无论如何他还是个普通人类,从Ankh的角度看过去,他的头发里又多混了些让人不爽的白色。
“不好玩吗?”
映司转过头来看他的表情,Ankh对此不置可否的只是闭上了眼睛:“问什么,你又不是没去过*。”
“说的也是啊。”
映司表示认同的笑了起来,重新把手覆在了Ankh的手背上,复活之后矫枉过正而变得敏锐的感官清楚的感觉得到皮肤之间的摩擦感——是代表着“活着”的事实。
不过映司继续说了下去:“可我没见过40年前的Ankh啊——所以Ankh说说嘛,40年前的我怎么样?”

——这不是很在意吗?
Ankh睁开眼睛看了他一会,突然的弯起了嘴角:“像个傻子。”
“好过分啊。”
“我说的是你。”
“那不就更过分了吗,Ankh!”
“哼。”
他愉快的嗤笑出声,把手指按在了对方胸口,带着某种恶劣的取笑意味,勾勒出了一枚碎币的形状。
“你没见过吗,40年前的我的样子?”
“Ankh……!”
他的手被抓住,然后被这个傻瓜人类拖进一个圆融温暖的拥抱当中——就是这样才对。
Ankh把脸埋在映司肩上掩饰弯起的嘴角,抬手胡乱揉起了他的头发。
“很过分啊,Ankh。”
“谁管你啊。”
Ankh扯了扯他的发尾,惹得映司吃痛发出了不满的声音,他把头抬起来,在很近的距离当中凑到他眼前去。
“Ankh?”
被呼唤了名字的人看着他,渐渐有什么复杂的情绪从眼睛里蔓延出来,像藤蔓一样慢慢爬满火野映司的整个心脏,不痛,但也缠得人透不过气来。
“我没有对他说。”
“嗯?”
“未来的事,硬币的事……什么都没说。”
——如果一枚硬币就能改变未来的话。
“啊、是在说那个我的事情啊。”
映司把手放在对方肩上拍了拍,有些遗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手背与对方的脸颊已经有了明显的年龄对比。
他终究也还是个普通人类。
而Ankh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也还是会像这样,可爱得过分的坐在他身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说一些普通人根本不会说出口的话——
“那个不是你。”
映司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收拢了手臂把对方牢牢圈住:“都是一样的。”
“不一样。”
“——嘛嘛、不过Ankh真的什么都没告诉他啊?连在未来能够相遇这点也没?”
“没有,说了比较好?”
“啊、应该没有区别吧。”
在这种时候,映司偶尔会觉得Ankh的表现和他的外表相符——人类青年二十几岁的样子,带着初入社会的棱角和纯粹感,如果他们并肩走在外面,看起来说不定会像一对父子而多过像一对……
他想到这里就收回了思路,对上Ankh看起来仍在认真考虑的表情,忍不住又再一次大笑了起来。
“对当时的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的,Ankh,其实也不用这么小心谨慎啊。”
对方投来了不能认同的眼神——是不是跟自己想到了同一件事呢*?
“无论别人对我说了什么,即使是你对我说的——在那枚硬币真正被我修复之前,在我能够确实的握住你的手之前,无论是什么内容,我都不会相信的。”
他以一种以他那个年龄的人而言过于纯粹的目光看向了对方,露出了可以算是犯规的笑容伸出了手。
“从那时开始一直在我身边的你,不是应该很清楚这种事吗?”
——到底这个人类为什么能做到,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一如往常的伸出自己的手呢?
这样在内心感慨着,Ankh并没有拒绝映司伸过来的手。
皮肤相触,那个温度从接触的地方一直蔓延到胸腔,在鲜活跳动的器官处又增加一层柔软的包裹。
像是从下着雨的室外走进屋里,暖黄色的灯光从客厅一直铺到玄关,那个人听到了声音放下案板上切到一半的葱姜匆忙从厨房探出头来,架在灶上的汤锅发出烧开了水的温柔的咕嘟声。

像是最早关于温暖的记忆,就是第一次握住你的手。

——与你相遇,一定就是奇迹的开端吧。

END

*:两处都是指电王联动里两个人一起乘坐了电车去了40年前,映司有句台词“一起时空旅行了呢Ankh!”

胡乱的写了写关于剧中没有提到的,两个人一起生活的四十年后……
没能在文里好好表达出来的两点:
一是Ankh因为害怕改变这个未来,而什么都没有告诉那个映司。
二是对硬币复原之前就见到了Ankh的那个自己产生了嫉妒而不自知的映司。

因为不太确定这个能不能算刀,所以希望大家能给我留言多发表一点感想……之类的,拜托了!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我们下次再见吧♪!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