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战兔中心—Day Dream

犬饲老师生日快乐——!
不确定当天还能不能想起来所以提前发表x
无cp全员向。
剧情发展是我编的,很可能会被39话打脸所以请务必不要当真。

P.S.可能有一点点刀,请提心吊胆的往下看。

Day Dream

“战兔,能听到吗?”

“战兔?起床时间了哟。”
和熟悉的声音一起的是肩膀感觉到的晃动感,像是有谁握着他的肩膀正在摇他一样,尚有80%的精神没有清醒的天才物理学家迟钝的眨了眨眼,差点被近在咫尺的笑容晃到了眼睛。
“Master……?再睡五分钟。”
把头栽回交叠的手臂中间的时候他就已经清醒了,于是疑问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
像是“为什么会是evolto叫他起床”、“手臂为什么这么麻而肩膀和腰都很痛”之类的。
“美空那边肯定还要一会,你要睡就去床上睡嘛。”
不、这不是evolto——他们敌对的时间不过才几个月,朝夕相处的时间却有整整一年,是他更熟悉的……

会对战斗归来的他说出“欢迎回家”的那边。

——是梦吗?是现实的话,是什么情况?平行世界?镜像世界?时空回溯?时间穿越?啊、信息不足完全判断不出来……

但是,很怀念啊,肩膀上手掌的温度。

“怎么了战兔?身体不舒服?”
圆片眼镜后面关切的神情不似做伪,战兔额头抵着胳膊只把视线向上移动过去:“不,没什么事。”
石动惣一弯下腰来摸了摸他的头,战兔的视线越过男人的肩膀看到安然无恙伫立在墙边的他的发明,指示灯显示美空正在里面为净化满瓶而努力。
——就好像一切都回到了他最为怀念的那个时光,难喝咖啡的香气和悠闲温馨的气氛是这时候的best match。
他已经知道了真实身份的男人收回了手重新站直了身体。
“好像没有生病呢,那就别偷懒了,上来吃早饭吧?”
太过熟悉和悠闲了,这种气氛!
战兔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吐了槽,一边习惯性的蹭了蹭自己压得发麻的胳膊:“早上吃什么?”
“蔬菜三明治和特制清咖?”
“咖啡就不要了谢谢。”
男人呵呵的笑了起来,又再一次伸手揉乱他的头发:“一点情面都不留呢,战兔。”
“还不是因为真的很难喝……”
桐生战兔咕哝着从桌子上爬起来,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刚巧机器发出了满瓶净化完成的声音,立刻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啊——会是什么呢!”
从自动弹开的开口处取出新的瓶子——并且后知后觉到自己早就掌握了所有best match的战兔看到瓶身的图案还是愣了一下。
“龙(Dragon)……?”

啊、说起来,还没看到万丈那家伙……
正想着就有人从螺旋楼梯上走下来:“喂、店长你们两个很慢啊。”
“……万、万丈?!”
他刚刚想到的人就好端端的站在他面前,甚至手里端着装三明治和咖啡的托盘——这场景太过于超现实,以至于物理学家引以为傲的天才头脑都有些卡壳。
“你这什么反应啊,战兔,睡傻了吗?”

奇怪的是你们啊!不——是这个世界啊!
内心世界吐槽激烈的天才物理学家气鼓鼓的抓过一个三明治,又被嘟囔着“好累、好困、想要工资”从他面前经过的少女抢走吃掉,三个大男人面面相觑了一会,最后还是各自把食指竖在唇边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的走上楼梯。
秘密基地的出口设在冰箱下层实在是超——天才的主意,有意走在最后的战兔看到猿渡一海和纱羽并排坐在吧台前面,而店长已经非常熟稔的打了招呼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了头。
“你没事吧,战兔?”
店长回头看着他,露出了和往常一样的笑容伸手拉他起来:“从早上开始就迷迷糊糊的,睡得不好吗?”
“Master……我没事。”
他眨眨眼努力的掩饰起了稍微有些模糊的视线,店长抬手摸了摸他撞到冰箱的地方:“哟西哟西、小心一点啊,这天才的脑袋。”
“什么啊、我又不是只有头脑好……”
顺手接过了龙我递来的杯子,毫无戒心地喝了一口之后苦涩飞快的在口腔里蔓延开……
“噗、这什么啊……!”
罪魁祸首万丈龙我一脸无辜的憋着笑,坐在吧台前的两个人更是各自偏过头去——从肩膀颤抖的幅度而言,战兔是绝对不会相信他们没笑的。

“啊、说起来……”
笑够了终于停下来的纱羽小姐优雅的喝了一口罐装咖啡——所以说,为什么咖啡厅里在卖罐装咖啡啊——笑眯眯的开口:“店长是溺爱派的吗?”
——哈?
“唔,我是自由派的家长吧,毕竟我家的孩子都这么可爱——”
“这倒是也没错啦——店长真狡猾。”
“这算什么狡猾嘛,家长就是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最可爱没错啊。”
自然而然的从他手里接过了咖啡杯放在吧台上,店长笑眯眯的又补充了一句:“也不光是美空,战兔和龙我不也都很可爱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吧台的肌肉笨蛋迅速反驳:“至少也要说帅气吧,可爱算什么啊。”
“有人夸你可爱就要心怀感激的接受啊,万丈,对你来说可能是成年以后唯一的机会呢。”
“烦死了,你这笨兔子。”
“我可比你聪明100倍呢,肌肉龙。”

——明明状况不明的,却自然而然的进行起了这样毫无营养的互相吐槽,无论是或站或坐正在这里的人,还是尚在睡梦中的少女,都能轻易露出笑容。

“什么啊,简直是不思议国度发生的事情了吧……”
早饭结束之后,纱羽小姐率先说着要上班离开了,猿渡也同行,然后连万丈龙我都已经洗清了嫌疑,甚至又重新做起了格斗家。
阳光从敞开的店门照进来,店长坐在不会被直射的地方看起报纸,头版头条的巨大标题,写着天壁和魔塔崩毁的消息。
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了,战兔坐着高脚凳趴在吧台上,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却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这样就是结局的话,倒也不坏啊。

可惜从冰箱下层门里钻出来的美空,用那双绿色的眼睛给了他否定的答案。
“Bellnage……”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战兔总觉得那双绿眼睛里有什么他说不能理解的歉意和悲伤。
虽然没有说话,但他觉得她好像是想要问他“就这样沉溺在虚幻的幸福当中如何”。

——那是不行的。
像这样的幸福,必须得是自己亲手夺回来的才行。
他做错过很多事,甚至害死了许多无辜的人,所以想要尽力弥补。
或者即使他什么也没有做错,但也想要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如果止步于此的话,最不能原谅他的,就是他本人了。

Bellnage露出了一个和她附身的女孩子风格不太一样的平和的笑容,对他点了点头。
战兔终于又听到了,那个不属于“这里”的那个声音。

“我要把你重视的东西全部都破坏掉。”

END

解释一下的话开头和结尾的两句话,是evolto37话附身战兔的时候说的……去掉了一个感觉很萌的“都怪你”【不是因为很萌才去掉的】
总之大概是想表达,evolto附身期间在脑内过了一小段幸福时光的战兔这样的……
38集以来辛苦你了,今后也请成为英雄喔!

也感谢读到这里的你,下次再见啦☆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