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鳞鱼—论文中,请勿投喂

瞎起的题目。
师父父生日快乐♪
预警:架空现代大学生设定,黏糊糊的恋爱关系前提,ooc,ooc,ooc
哪来的勇气打tag系列。

鳞鱼—论文中,请勿投喂

北冥封宇开门进宿舍的时候,欲星移正开着电脑赶论文——不知道他们文学院书是怎么念的,北冥封宇觉得他一个月可能要交八百篇论文。
八百篇当然是假的,最多也就交过八篇而已。
欲星移都没有从屏幕上移开分毫视线看他,非常自然的伸过手,北冥封宇给他拧开一瓶冰红茶递到手里,那人自然而然的喝了一口,又交还给他。
北冥封宇也喝了一口,然后拧上瓶盖把瓶子放到桌上,挪了个凳子过来,挨着欲星移坐下了。
这回欲星移抬头看了他一眼。
挺好看的一张脸给电脑屏幕映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自有一种“不要来打扰我”的气势,北冥封宇特别无辜的看了回去,伸手按开了桌上的护眼台灯,又开了一袋田园玉米泡,一粒一粒喂到欲星移嘴边。
欲星移抬手把靠他这边的头发掖到耳朵后面去,又扭头回去继续专心对付自己的论文了。
有了台灯的补光,欲星移又恢复成了一张好看的脸,他眉毛很直,像武侠小说里常说的“斜飞入鬓”,眼尾也跟着上挑,大概因为用眼过度,眼角有点发红。往下是挺拔的鼻子,然后是本来应该配合严肃的表情紧紧抿起的嘴唇,不过这会儿因为他的喂食而微张着,多多少少的有那么点儿……
北冥封宇喂食的手一抖,指尖不小心擦过对方嘴唇,把一点点粉末蹭在上面,欲星移下意识的探出舌尖舔了一下。
北冥封宇顿时觉得手更抖了。
出息呢。
他这一抖,欲星移就有点不满——玉米泡上那么点粉末都掉在他键盘上,当然是会不满了——于是他就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了一下。
他咬了一口那个拿着玉米泡递到他嘴边的手指尖。
北冥封宇叹了口气。
欲星移不明所以似的,下巴往他这边偏了偏,视线还恋恋不舍的留在屏幕上一会儿,直到北冥封宇的胳膊绕过他把手搭在他握着鼠标的手上,他才舍得把视线移到对方脸上。
——或者说,本来应该是脸的那个大致高度。
现在是对方的下巴和脖颈,北冥封宇凑过来要他的耳朵,吐字伴着热乎乎的气流一并落在他耳边,带着各种意义上的不妙。
北冥封宇说,你还有三秒钟保存一下你现在的论文内容。
第一秒钟,欲星移还试图挣扎一下,挽回片刻之前你情我愿的温馨气氛。
第二秒钟,他把光标移到保存按钮上,虽然他做人失败,但识时务者为俊杰,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第三秒钟,他艰难的按下鼠标左键,来不及看一眼电脑屏幕有没有显示出已保存,就被北冥封宇占据了视线——或者还不仅是视线。
视野里是对方眯着眼含着得逞似的笑意,,嘴唇相贴,对方的舌头带着一点冰红茶的甜味闯进来,不断的纠缠他想要分给电脑屏幕的那么一点注意力,腰上还有一只显然已经非常熟练的手掌在并不安分的揉揉捏捏。
欲星移真的非常想说一句“看来是我做人失败”,不过他一直到昏昏睡去为止,都没有顺利的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仿佛没眼再看第二次。
就这样吧_(:з」∠)_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