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FF14—今天我吃狗粮了吗(04)

咳……强调一下,我没打过PVP也不知道骑士和龙骑的技能具体是怎么样的,所以打斗场面都是我脑洞的内容_(:з」∠)_
食用愉快。

6月25日

双总长—24小时(下)

14:00 P.M. 训练场

握着剑柄的手因为负担了过大的力道而有些麻痹,手腕和手臂都姑且还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灵活性,再次以盾牌挡下了重劈下来的斧头,顺势以盾牌还击,剑尖刺中对方铠甲的关节部分——继续施力就能破坏铠甲的那种,然后他停下来。
泽梅尔家的大少爷丢下斧头,咕哝着说出了什么不算正面的评价,艾默里克松了口气,手中的剑挽了个剑花然后站直了身体*。
汗水把他的头发粘在脖子上,现在停下来被冷风一吹多少有些难受,他随手把长到脖颈的头发扎了起来,现在感觉好多了,不过可能看起来会有点蠢。
格里诺拖着斧头走到场边,然后对抱臂等在那儿的波勒克兰使了个眼色:“到你了,Paul.”
“好吧。”
回答他话的波勒克兰带着显而易见的敷衍,从武器架上随便拖了一杆长枪握在手上走到艾默里克面前。
——平民出身的枪术高手,先是志愿加入了福尔唐骑兵队,后来因为行为不端而被开除,后来投效泽梅尔家,有传言说,被指派一些见不得人的阴暗工作。
关键词在于枪术高手,艾默里克有一个被称为“历代最强龙骑士”的好友,自然对于枪术高手的定义和内涵都不陌生。
他谨慎的降低了身体重心将盾牌重新拦在身前,波勒克兰赞许的点了点头,半点没有犹豫的挺枪重刺。
骑士以盾牌接下直刺过来的枪尖,然后用佩剑反击,剑刃则被顺势竖起的枪杆挡住。
互相试探的第一回合结束,双方各自退开到安全的距离,波勒克兰在他有所动作之前高高跃起,身周环绕着因为尽情提升能量而发亮的以太光圈。
躲不开了,艾默里克做出判断并且做出了防御的姿态——但是预料当中的冲击并未到来,在长枪击中地面之前,脆弱的木制枪杆就因为承受不住以太的冲击从中折断,波勒克兰落地然后站直了身体,表示遗憾的耸耸肩。
“可以结束了吧?”
艾默里克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这句话不是对自己说的,但他还是表示赞同,把盾交还给训练场的负责人*。

同一时间,圣徒门外。

在午餐之后便着手分析了上午事件后得到的情报,最终筛选出的目标是从圣徒门前往巨龙首营地的商队。
和异端审问局的人交涉之后,变成了由泽菲兰和沙里贝尔一同带队前往巨龙首营地。
“不过说起来,沙里贝尔卿今天不是应该值班的吗?”

比起无关大局的疑问来说,还是眼前的事更重要一些——商队当中果然混入了异端者,探测以太的仪器足以证明这一点,但是……异端者却迟迟没有行动。
“难道只是好心想要护送商队吗?”
对于仅仅穿着长袍埋伏在雪地里,也还有心思开玩笑的同僚,泽菲兰抱以敬佩的态度,谨慎是压低了声音回答道:“这是不可能的,沙利贝尔卿。”
然后在对方“总长大人真是没有幽默感”的低声抱怨中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远处的商队骚乱起来。
“行动。”
以简洁的语言做出指示,同时也付诸行动,手握大剑的青年冲锋上前的举动看似莽撞,却恰好挡住了所有能够攻击到身后法师的方位。
训练有素的神殿骑士团士兵们很快的对商队连同异端者们展开包围,如果是以前,这些异端者们要么抵抗一阵被轻易打倒,要么索性自暴自弃变成一只龙鸟或者别的什么,然后被骑兵队击杀。
但是这次似乎有哪里不同,异端者们集结在一起,保护着中心的一名或者几名带着兜帽看不见面容的人,并且有意识的向着某个方向移动过去。
等到察觉到这个动向的时候,异端者们几乎已经逃出了包围圈。
不知道什么时候赶来他背后的黑魔法师带着一脸兴味盎然的表情收起了魔杖。
“沙利贝尔卿?”
“只是几只匆忙逃窜的小老鼠而已,总长阁下,‘放长线,钓大鱼’。”
“说的简单一点?”
“不够打,放他们走了自然会有能打的过来。”
“好吧。”
至少保护了商队和补给货物,泽菲兰对于同僚的恶劣爱好不打算发表什么看法,于是收起武器,指挥神殿骑士们帮忙盘点损失了、联络营地和治疗伤员。

17:00  P.M. 巨龙首营地

等到人在苍穹骑士团的艾默里克收到通知,并且派人过来的时候,这边的事情也基本上处理完毕了。
商队的人必须要接受异端审问局的审查——暂时借用了最靠近营地的福尔唐家的某个房间。
所以等艾默里克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场景是福尔唐家的那位正兴致勃勃的说着什么。
“……不要被那些繁文缛节所束缚,喜欢的东西就是要用爱来拉近距离……这才好,这才好不是吗!*”
他的谈话对象温和的点点头回了什么,艾默里克没有听清,但是奥尔什方已经转过头来,并且浮现出了灿烂的笑容:“晚上好,艾默里克阁下,好久不见了,您……”
“咳,晚上好,奥尔什方卿*。”
他咳了一声,抬手打了个招呼阻止奥尔什方继续说下去:“我只是来看看……”
他一边说着,视线越过福尔唐家年轻骑士的肩膀看向了另外一位,对方也注意到他的视线,微微侧过头笑了一下。
“……状况的。”
艾默里克语速很慢的接上自己刚刚的话,忍不住又咳了一声:“奥尔什方卿,你的部下说有事请你过去。”
“我知道了,艾默里克阁下。”奥尔什方站直了身体对他行礼:“那么我先失陪了,顺便一说,比起上次见面您的肉体又更美好了。”
一时无法接话的艾默里克目送着奥尔什方离开,无奈的耸耸肩膀:“想笑就笑吧。”
泽菲兰脸上浮现出并不失礼的笑容:“福尔唐家出了一名优秀的骑士。”
“你都还没有这么夸奖过我呢。”
泽菲兰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幼稚心理完全不理解,伸过手来轻轻握了握他的臂甲:“你也非常优秀,艾默里克。”
绿色的眼睛坦诚直率的望了过来,艾默里克觉得心脏像是被幼猫的爪子轻轻挠过,不痛,但是有一瞬间令人战栗。
“泽菲兰……”
“嗯?”
“回去之后一起吃晚饭吧——到我家来?”
“嗯。”

入夜的伊修加德飘起了雪,冰冷的银白色结晶被微风卷着拂过脸颊。
为什么不谈一场温暖人心的恋爱呢?

END
因为天太热啦!!!
咳……总算写完了w,顺利毕业之后觉得整个人都傻白甜了起来,画风会不会有点奇怪?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次再见♡
对了这一篇也不点梗,下一篇还是双总长哦w

*1、就是骑士职业战斗姿态下改变姿势的那个动作,超帅!特别是女孩子做这个动作!超帅!!!
2、花花提醒我说,艾默里克大人在单人教皇厅里,是不带盾的,但我已经把前面写完了而且也想不出一个不带盾的骑士怎么打战士_(:з」∠)_不带盾的骑士!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3、老爷在游戏里的台词w
4、不太记得艾默里克怎么叫老爷了就随便……

评论(1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