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FF14—今天我吃狗粮了吗(01)

对ff14处于爱意浓厚脑洞不够的阶段,所以求点梗。
大概也就是腻腻歪歪的短打,具体文风和吃的cp请戳主页,欢迎卖安利!
取每篇文下第一个留梗的写,带梗最好也要带cp喔!
系列tag请戳文后——【今天我吃狗粮了吗】

恶棍组—厕所没纸跟隔壁间要纸【*梗来自亲友黑酱】

格里诺一向觉得自己是个粗人。
意思是粗鲁的人。
但是这种情况就有点超过他的承受能力。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在自家大得烦人的房产里迷路、想上个厕所而上完之后才发现因为地处太过偏僻已经很久没有佣人更换备品了。
结果就是因为没有厕纸而被困在厕所里——鉴于他进来的时候,包括一直到刚刚他用拳头对隔板进行了一次重击这里都没有一点回声来看,恐怕不能指望有人能帮得上他的忙了。
啧。
陷入焦躁的【单细胞生物【划掉】泽梅尔少爷不爽的咬着指尖,解决的办法其实他倒不是没有,虽然早上出门的时候他下过了决心,但还是把通讯贝随手挂在腰间——现在它也和那些贵族少爷身上会有的小配饰一起叮叮当当的挂在一起,模样普通的外壳上仿佛闪烁着天赐祝福才有的光芒……
呸。
格里诺翻了个白眼,鉴于他当前姿势不雅,看起来就更不雅。
要不要主动联系波勒克兰,这实在是个问题。
——不、不是因为会被嘲笑,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嘲笑自己。
而是他一早出门的时候下定了决心今天一整天都不要见到对方——起源有一部分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喝酒的时候被异端审问官的沙里贝尔嘲笑了“离开你的跟班就什么做不成了吗”。
格里诺本来是没有在意过这种事,有波勒克兰帮他做了很多事让他乐得轻松,但是男人都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何况又是酒后——本来容量不过一个汤勺大小的脑子更是严重缩水的情况下。
在任何方面都和正直不沾边的骑士偏偏就对打赌的输赢格外在意,也因此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和沙里贝尔的打赌自然没让波勒克兰知道——这也是他一大早跑到这种自己根本不会来的地方的主要原因。
如果现在联系波勒克兰,等同于在打赌才刚起效的时候就自己认输,这是性格恶劣自负的泽梅尔少爷不能接受的一点。
但是指望着会有“心血来潮的佣人路过这里帮他解围”,也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大概当一个粗人的好处就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可以轻松做出决定。
通讯贝的用法他熟,他就只尴尬了两秒钟,就把带上厕纸来找我的消息顺利发布出去。
波勒克兰来得很快——格里诺甚至觉得对方可能会比自己更熟悉泽梅尔家的宅邸。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的困境被一卷从天而降的厕纸解决了,从声音上判断,波勒克兰还等在外面。
“喂Paul*,我们这样今天还不算见过面吧?”
“又在做什么无聊的事?”
波勒克兰有着和他那张性感的脸不相符的冷淡声音,格里诺已经习惯这种反差,因而不为所动:“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这样我就还不算输。
后面半句他咽回肚子里,索性把自己关在厕所隔间里不出去。
波勒克兰对于他这种接近于幼稚的把戏向来配合,于是耸耸肩径自出去。
危机解除,格里诺在心里夸奖了一下自己,然后洗了手走出厕所。
接着,他被等在门外的波勒克兰抓住腰带扯回来,通过镜子见了他们今天的第一面。
前面也说过了,波勒克兰有一张,不一定算是英俊,但却性感的脸。
或者也可以说,他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性、欲。
眼下格里诺就觉得自己中招了。
打赌的胜负突然变得也不是特别重要——他想被这把“冷火”点燃。
就现在。

END

*Paul……请当做是对波勒克兰的昵称x

强行end,这是一对一不小心就要飙车的cp_(:з」∠)_

为了不在一开始就破坏我们的狗粮规则【没有这种东西】,还是就到这里吧。
说起来发了五次一次之后,打了一次非常奇幻的,作为T被格里诺各种用黑洞砸,结果黑洞绕场一周强行翻车的教皇厅……
这篇发表之后……可能我要暂时告别一下教皇厅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次再见♡
对了对了,记得要点梗呀♡

评论(2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