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FF14美丽喵—Hug

突发注意!
梗就是早上刷到太太的美丽喵拥抱……好暖……!
【一个温暖人心的故事】
不太知道国际服的剧情都是瞎编的x
连原图百分之一的神韵都没有,希望太太不要看到……_(:з」∠)_
严重ooc……请谨慎食用。

Hug

伊修加德今日大雪。
从窗口往外看,雪花聚集成蓬松的一团缓缓飘落下来,在窗台上无声破碎开来,看起来是一副纯白柔软的样子。
埃斯蒂尼安今天醒得很早——早到每天都会来他床边报到的少年还没有来,他缩在被子底下打了个哈欠,想着要不要再睡一会。
窗外还没有积雪反射的刺眼光芒,壁炉里的火焰离熄灭还远,正发出让人心情愉快的噼啪声响,负担过邪龙力量的身体当中,几乎枯竭的以太十分缓慢的恢复着,看起来不用再过一百年,他就又能成为一名苍天之龙骑士了。
随随便便的想着些什么,意识又有些模糊了起来,医生说他从那样的条件下活着回来需要大量的休息,埃斯蒂尼安小幅度的翻了个身,重新闭上了眼睛。
房门打开的声音不算明显,靴铠的足音也被柔软厚重的地毯吸收,但埃斯蒂尼安还是在对方走到床边的时候,往里挪了挪位置。
来人在床边坐下来,床垫随着他的动作微微下陷,埃斯蒂尼安眯着眼睛看他,对方露出笑容:“我吵醒你了?”
“没。”
他又打了个哈欠,借着对方手臂的力道坐起来,身后立刻有了柔软的靠垫——做这事的人十分顺手的拢了拢他的长发,埃斯蒂尼安撇了撇嘴。
艾默里克收回手——他穿了全套的铠甲,武装到手指尖的那种,深蓝色的缎面披风,通常这个打扮意味着正式场合。
埃斯蒂尼安下意识的皱起眉头来。
从醒过来到现在,他得到的信息十分有限,像这样直接见到艾默里克的时候都少,多数时间是他还在睡梦中隐约听到对方的声音,偶尔见面也是匆匆聊上一两句,他不知道对方的情况,艾默里克也没有问过他……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他现在甚至不能作为战力——如果发生了什么的话……
金属的冰冷感觉点在眉心,埃斯蒂尼安从自己的思路当中惊醒过来,就看到艾默里克带着笑容偏过头来看着自己。
他下意识就把视线移向放在窗台上的头盔,那玩意除了救过他的命,也帮他避免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况。
——他的头盔静静的放在那儿,上面有着刮擦的伤痕和细小的凹陷,而他自己如果只靠自己的力量,连这栋房子都未必能走的出去。
从来不曾质疑自己的龙骑士罕见的动摇起来,艾默里克看着他的表情,终于还是动手把穿着单衣看起来格外温顺的对方拖进一个拥抱当中。
现在他感觉好多了,他这个不让人省心的朋友终于乖乖的呆在不会让他担心的地方——他承认自己的私心卑劣,却也觉得这是最好的结局。
压抑着在心底叫嚣的神秘欲求,艾默里克稍微收拢了手臂,金属的铠甲对于刚从被窝里钻出来的人可能会有些冰冷,他不想靠的太近。
这次换对方把他拖进一个更加圆融的拥抱当中了。
埃斯蒂尼安其实没有想得更多——金属铠甲硌着他的肩膀和后背,,但是拥抱对方的手臂当中注入了更多的力量。
他这个很有办法的朋友,总算要达成自己的心愿了。
仿佛也还不是很久远的时间以前,他们还只是在圣徒门大门前站岗的两个小兵的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存在的心愿,埃斯蒂尼安原本也以为自己不会记得这么清楚才对。
或许就像那些在记忆里闪闪发光的日子,那些他们互相用“笨蛋”“武夫”“好友”“和我同桌吃饭的兄弟”互相称呼的时间,那些终究过去,或者终将成为过去的岁月。
——至少现在还能拥抱你。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吗?
白发的龙骑士最后还是弯起了嘴角。
有大风雪的日子,正应该彼此温暖才对。

END

困得胡言乱语!
基本都是编造的吧……措辞也不合适,强行抒情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次再见♪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