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龙剑龙—残灯一点春

#龙剑龙#无差
题目和内容没什么关系,只是强行应景。
补剧的时候随便开得日常脑洞。
可能会有一点ooc……

剑子在一片绵密的雨声里醒过来的时候,颇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黑暗里对于时间的感觉不太明确,他动作很慢的眨了眨眼睛,沙沙的雨声让潮湿的感觉挥之不去,屋子里有淡淡的烟草气味弥漫开。
气味的源头正坐在他身边,拿了个软枕倚在身后坐在床沿,手里烟斗的烟锅里发出忽隐忽现的火光。只是衣服换过了舒适柔软的睡袍,白日里盘得繁复华丽的发也只是松松的挽在脑后,淡紫色的一缕沿着肩膀垂下来,蜿蜒着落在他眼前不太远的枕上。
剑子伸手过去摸了摸那一缕头发。
“剑子,汝醒了。”
龙宿收回原本望着虚空的视线低头看他,不着痕迹的把那一缕头发拨回身后。
剑子很可惜的咂咂嘴,换成侧身的躺法打了个哈欠:“几更天了?”
“还早,汝接着睡吧。”
剑子偏不,摇了摇头撑起上半身凑过去:“不想睡,龙宿好友与我秉烛夜谈一番?”
“哈、汝不睡,吾还要睡,让开。”
龙宿说话的语气还是淡淡的,把手里的烟斗轻轻放在床边桌上,移走软枕躺下,剑子又爬起来一点,硬是从他身前伸手过去把烟斗摸了回来。
“汝做什么?”
本来闭上了眼睛的儒门龙首不得不因为胸口的压力再次睁开眼睛,剑子一只胳膊弯起来撑在他胸前,另一只手上握着他的烟斗,半眯起眼睛来,学着他平时的表情动作,慢条斯理的咬上烟嘴嘬了一口。
淡淡的烟草香味随着烟斗冒出的白烟扩散开,龙宿半眯着眼睛看他慢慢吐出烟雾的唇。
剑子倒是抽了一口就把烟斗放回去,人也老老实实缩回自己的位置躺好,停了一会咳嗽了两声,又侧过来看龙宿。
龙宿这会也看着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带着笑:“不知剑子大仙觉得吾的烟草如何?”
剑子把脸板起来,压着无比沉痛的嗓音说:“奢侈无度,奢侈无度啊龙宿。”
龙宿笑了起来,他一向是个美人,美人笑起来就更美,细长的眉挑上去,笑意如酒浸透了金色眼眸。
剑子觉得背上有点发凉,忍不住又咳嗽了一声,打着哈哈说:“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龙宿看他苦着脸,笑得越发灿烂温和。
“剑子。”
剑子只觉得他这句话里头埋了个陷阱,只等他一脚踏入就会万劫不复,可是又怎么都想不出陷阱会被下在哪里,只好先回答了再说:“龙宿好友。”
“疏楼龙宿,承担不来剑子仙迹的‘好友’二字。”
龙宿的声音浸着夜雨的凉意,像他身上穿的上好的丝绸锦缎,温润的薄凉着。
剑子觉得嘴里像叼着一片苦瓜还是黄连,苦味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吐不得却也咽不下。
他伸手过去,慢慢握住龙宿一缕头发,丝绸锦缎一般的触感,在他手心里慢慢染上热度。
“龙宿啊……”
他说话慢慢地拖着腔调,龙宿从枕头上偏过头看他。
剑子仙迹露出了一个得逞了的笑容。
“该睡了吧?”
“剑、子、仙、迹。”
像疏楼龙宿这般好的修养,也免不了在出口前把每个字都放在牙齿上狠狠碾过,惹到他的白毛老道倒是笑得一派轻松自在,胡乱把被子拉高一些,又凑过来轻轻握住他的手,指腹贴着他手背,细细的磨蹭两下。
“好啦好啦,龙宿,睡吧?”
——汝这是在哄三岁小孩吗!
儒门龙首内心震惊地慢慢把半张脸埋进被子里,发出几声含义不明的咕哝。
于是一夜无话,唯有雨声渐次,最终也消失不见。

END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我们下次再见。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