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狙工狙—With Monster(中)

哈喽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好朋友筛子。
大家还记得我和这篇文吗?
不记得也没关系,可以现在翻到上一篇去看一下哦【被打】
咳……久违的更新一下。

With monster(中)

莱斯特醒过来的时候,其实思维还停留在黑暗笼罩意识之前。
他下意识的做了一个扣动扳机的动作,接下来他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空气里有消毒水的特殊气味,罗伯特手里拿着一本反过来的科学杂志坐在他床头不远的一张凳子上,不知道是在紧张什么,手指扯住书页指尖泛起用力过度的青白色。
他尝试着开口说话,声音有点嘶哑:“现在是?”
“啊、莱斯特,你醒了。”
舔唇,眼神游移,眼睛快速眨动——莱斯特依稀记得在行为学课本里,这三个动作都和“心虚”这个词条写在一起。
联系后脑勺时不时传递而来的钝痛和意识断线之前的情况,莱斯特多少也能整理出发生了什么。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有纱布的触感,如果尝试坐起来的话就会得到立刻神经信号的反馈,尖锐的痛楚提醒他说现在状态不佳,轻举乱动。
“你感觉怎么样,要我叫医生过来吗?”
罗伯特的态度比起平时要好上几倍,这种十分不常见的殷勤态度让莱斯特觉得后脑勺挨的那一下也不算十分吃亏。
但他还是诚实的回答说:“我没事。”
“噢……那就太好了。”
科学家肩膀放松的幅度有些夸张,用一个对他而言太过舒适的姿势陷入了病房配套的柔软沙发里,以至于躺在病床上的莱斯特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从传来声音的轻快程度上来说,是显然的好心情。
这样的认知让莱斯特忍不住觉得遗憾,工程师的好心情比冬天的阳光更少见——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是一副忙碌的样子,镜片后面总是皱起眉头来,偶尔听到小姐们闲谈提起,总会说成糟蹋了一张清爽帅气的脸。
病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恰到好处的结束了短暂的沉默,克劳迪娅笑眯眯的走到病床旁边,动作熟练并且专业的更换点滴瓶和测量体温。
对于莱斯特而言,用仰角去看一个人是很少有的体验,舞后小姐垂到胸口的金发和温柔甜美的笑容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十分具有治愈人心的作用。
“你感觉怎么样了,莱斯特?”
忙完手上的工作之后医生小姐很顺手的摸了摸狙击手垂在绷带外面的头发——这个举动还没有超过男人预设好的心理防线——也多半是欺负他现在还不能自如行动。
“只有一点头疼而已。”
保持着礼貌的做出回答,克劳迪娅用春葱似的手指掩住嘴巴笑了出来:“那就太好了,虽然卢卡斯很生气,不过还没气到要来骂病人的程度,你们两个就都在病房躲一躲吧。”
“多谢你,克劳迪娅。”
莱斯特还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强打起精神来对医生小姐道谢,浅栗色的头发在枕头上散成最能体现出柔软质感的弧度,脸色比起平时要苍白许多,不过看起来却也无损于“贵公子”的名号。
克劳迪娅因此多给了他一个微笑,罗伯特也及时的从沙发里坐直了身体:“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克劳迪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卢卡斯那么生气的样子……”
后面的话语恢复成了科学家惯有的自言自语式的嘟囔,躺在病床上的莱斯特没有听清楚,不过联想一下大概也就是这样那样的内容,他忍不住轻轻笑出了声,不过笑声完美的掩盖在了病房门开关的声音里。
罗伯特又挪回他床头附近的那把凳子上面坐着,手里的杂志终于正了过来,然后一页一页翻了下去,时间在书页翻动声当中缓缓流过,阳光在他们身上投注下柔和的光影,最终凝成一小段和病房里特有的消毒水气味一样独特但是却意外温馨的记忆。
比如他递到他嘴边的水,永远是恰到好处的温热。

然而事后的心理鉴定还是要做。
这次两个人都很难蒙混过关——罗伯特是因为袭击了队友,而莱斯特则的确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好在最终结果都是合格。
作为秘密学园的精英分子,他们有一段时间是各自忙碌了起来。
这不难理解。
莱斯特需要做一些更稳定的工作来确保他的精神状态,而罗伯特——因为在背后袭击了自己的队友,需要重新培养“信任感”。
他的其他队友——比如说里昂,对此嗤之以鼻:“得了吧大科学家,我们哪有、怎么可能不信任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在跳跃过程中启动了火箭背包,罗伯特以一个技术人员的角度看过去,得出了“单兵飞行器起动平稳度需要调整”的结论。
里昂转过头来,对他扬了扬手里的炮筒,有一发炮弹落在他面前比较远一点的地方,爆炸过后有一位不幸的刀锋小姐现出身形,罗伯特想也不想的端起散弹枪补了一枪,里昂很愉快似的笑着拍了拍炮筒:“不信任你,岂不是和自己过不去?”

“谢谢你里昂,不过你最好不要亲她——我是指你的炮筒,上次保养的时候……呃,没关系,只是保养油而已,我想应该是无毒的……扑哧。”

TBC
有生之年的更新,不过大概下一章就完结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次更新再见。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