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工程师中心—Don't turn me on(02)

我体会到了大家并不想点副CP的意思,那我就随便发挥了。
另外,有肉的地方我已经帮大家跳过去了(。)

02

本章掉落:学园榴工(*缺乏足够感情基础的H,无具体描写,介意者慎),双工程,秘密学园女子组日常。

虽然要求提出的很轻易,但是实际上,罗伯特的表现却和他满不在乎的态度并不匹配——换言之,工程师几乎致命的不适应亲密的举动。
他不是第一次和卢卡斯进行能够帮助他自己顺利度过一个发情期的床上运动,不过还是像第一次一样紧张。
——说到这里,必须要强调一下,卢卡斯是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好床伴。
比如说他甚至被认为是“与Alpha性格不符”的、一贯的体贴和耐心。
或者像现在这样——科学家讨厌不在掌控当中的状况,因此要求做上位的一方。
因此是他主动分开膝盖跨坐在卢卡斯身上,然后因为距离拉得过近,触动了某一部分自我保护的机制。
卢卡斯也只是忍不住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笑容。
这实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不过卢卡斯也只是把手掌搭在对方腰间。
经过系统训练培养出来的肌肉敏感的收缩紧绷起来,罗伯特抬起头看他的眼神有一瞬间是慌乱的,卢卡斯试着露出一个安抚性质的笑容,凑过去轻轻啄了啄嘴角。
于是亲吻和爱抚都变得顺理成章起来,Alpha的信息素对Omega有着绝对的侵略性,罗伯特觉得自己像是泡在一池阳光里,渐渐失去力气,他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理智正逐步让出对思维和身体的最高控制权。
不过、或者应该说,好在对象是他一贯乐于付出信任的卢卡斯。

充分的“运动”过后,在身体里激烈叫嚣的渴求感终于减弱了下去,理智回笼之后是深深的疲惫感,体能上本来就不出众的科学家几乎在缩进被子的那个瞬间就睡着了,对此感到有些无奈的卢卡斯终究还是笑了出来。
罗伯特对他有一种近乎直觉的信任,这对于天性谨慎而且不擅长社交的工程师来说实在很难得——并且不应该和他们上过床这件事有太大的关系。
罗伯特一贯以这种方式度过发♂情期,但是卢卡斯并不是每次都在他身边,而他不在的时候,自然会有其他Alpha代替他的位置,科学家从来不回避这个话题。
虽然他只要求过卢卡斯标记他。
卢卡斯不知道这个要求当中有多少是出于“安全”考量,但是至少他觉得自己不能够在特工生涯当中答应将自己随时有可能会失去的生命与某人建立起这样密切的联系。
或许,等到退役的时候……
卢卡斯一边想着,一边把被子拉过工程师光裸的肩头,低下头去轻轻吻过嘴角。
“晚安,罗伯特。”

为期三天的发情期顺利度过,罗伯特如愿以偿的承担了迎接Jasper,并在接下来的、为期一个月的特训时间里担任助教的职位。
无人对此提出异议,特别是在听过他们的对话超过三句以后。
莉莉安捂着脑袋趴在学生会办公室的桌子上喃喃自语的抱怨:“在我缺席了几节语文课之后,人类的语言能力极限已经进化到这种程度了吗……”
克劳迪娅把切成小块的苹果用刀尖穿着递到她嘴边,摇了摇头:“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我都懂,但是放到一起是什么意思来着?”
一贯沉默的艾琳叹了口气,认真的点点头表示认同。

不管怎么说,特训还是开始了。

TBC

我觉得,已经不可能变成机工了……
总之,就先这么随便写下去好了。
发生了一些事情,我的想法也有所变化。
或许并不能是一个轻松甜蜜的恋爱故事了。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下次再见。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