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罗黄—待到太平无战事

雪原辽阔,北风呼啸而过的时候会带起飞扬的雪沫,落在脸上虽然冰凉一片,却有着滋润万物的感觉。

这原本是他熟悉的风、熟悉的景色。

回归月族退隐之后,他也没有接下银血死后悬空的大将军之位,而是做回了火狐夜麟,重新隐入黑暗之中。

月族所处的境界当中,太平多于战争,养成了人民向来平和的个性,不似苦境之中人心叵测云诡波谲。

懒洋洋的抱着手臂把下半张脸埋进柔软的布料,细腻的温暖触感缓和了脸颊被冻僵的感觉,黄泉慢慢的眯起眼睛来。

如果他愿意的话,再也不会有高处干燥冰冷的风、月下泛着寒光的战甲冰刃和意味不明的猜谜似的问题来困扰他了。

不过事实是,就算他不愿意,也不会再有了。

苦境尚有君曼睩,以浮蚍撼树螳臂挡车的魄力著书立说,将那些掩藏在历史洪流下面的真相一笔一笔发掘到台面上来。

而回到月族的他,除了被自己小弟夫妇缠得没办法才草草交待了这趟苦境之旅的大略内容之外,对任何人都是三缄其口,不再提起。

这实在是足够聪明的做法,如果罗喉泉下有知,说不定会夸奖他。

对于月族的百姓而言,他们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咱们二皇子改名换姓潜伏天都忍辱负重接近仇人,最终魔王伏诛天下太平”的勇者斗恶龙似的童话故事。

而不关心故事里的魔王或者恶龙是不是其实只是个心软又别扭、其实也不像传说中那么残暴的普通人。

黄泉把自己那套借用了罗喉铠甲改装的盔甲当成是战利品带回了月族——也知道自己有生之年都不会再穿起那套糅合了银血和罗喉成分的奇妙盔甲。

那是属于复仇者黄泉的东西。

而天都旧部黄泉,已经死了。

他抬起头看着自己指尖点燃的幻火,虽然只有火苗,却也熊熊燃烧的幻觉。

他是火狐夜麟,不是黄泉。

“如果没有征战,你对吾的意义是什么,你对天都的意义是什么?”

再也不会有人用远古留存下来的醇酒似的口音问他这个问题了。

而天下太平的日子里,暴君就应该背负着污名,受人唾弃的埋藏在历史深处不见天日。

你看看你给自己选的“好”结果。

哼。

风仍然在雪原上呼啸,再也不会有人轻笑一声,回答说“罗喉从不解释”了。

END

挖一点以前写的小短文来发一发。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