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工榴—服从命令(下)

在肉与不肉之间纠结,然后发现我根本就,不会写肉……
大写的悲伤。

——这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啊。

简直应该用美妙来形容。
大多数人都在年龄还小的时候有所体验,对象是邻居家的隔壁班的甚至于经常在同一个公交车站等车的人,你对他每个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一帧一帧藏在心里,回想起来的时候有自己不清楚,却在各种文学影视作品当中被人频繁描绘的青春的味道。
而我们的工程师,只是青春期来的有点迟到而已。

……呃、或许,也迟到的有点久。

卢卡斯本人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理解罗伯特这种偶尔会做出失控举动的状态,就像再怎么精密的机械也会多多少少出现问题一样。
所以才需要修理工的存在。
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修理工。
卢卡斯试着强行让自己认为,这只是罗伯特因为远离“正常的生活”才会出现的问题。
对他而言,不考虑很有可能是正确答案的情感问题是最轻松的途径——不过情况似乎已经在失控了。
罗伯特的手停留在很不妙的地方,指尖按着某处隐隐作痛的区域边缘,动作却有隐秘的色()情感,卢卡斯皱着眉头低下头去,迎上工程师探寻意味的视线。
对方太过于自然的露出了笑容。
“卢卡斯。”
罗伯特说话的尾音拖着一点不明显的鼻音,笑起来还有些腼腆的样子。
卢卡斯忍不住想要叹气了。
这次还是工程师比他快一点。
干燥柔软的嘴唇贴合,镜框稍微硌了一下之后就被主人迅速的摘了下来,然后舌尖熟练的探入撩拨,工程师对他眨了眨眼,卢卡斯听到并非来自自己手腕处的细碎的金属声响。
随即腰间一松,本来扣好的武装带坠落下去,工程师的手指沿着腹肌的线条摸到了什么让卢卡斯会觉得很不妙的地方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在他开口之前,果断的继续向下。
对方的指尖微微有一点凉——那是比起腿根周围的温热皮肤而言,卢卡斯眉头拧得更紧,略微偏了偏头躲开缠人的亲吻,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的叹了口气,视线越过工程师的发梢落到了更远处的地面上。

罗伯特的手指很灵巧,这本来是来自日常生活当中的一个普通认知,不过要通过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来感觉这件事,不管经历过几次都还是觉得奇妙。
温热的掌心有长时间握枪形成的硬茧,摩擦着那处有些许粗糙的感觉,卢卡斯试着让视线停留在对方衣服上的一枚发亮的纽扣上,尽可能的忽略掉全身感官神经网络当中的快感电流。
自欺欺人而已,卢卡斯自己也清楚。
不过罗伯特并不阻止他这样做。
他只是把另一只手搭在对方腰间,微微仰头凑到他耳边去。
这样近的距离足够他分辨出对方强性压抑在喉间的低声喘息,偶尔有所动作就会牵动锁链碰撞发出悦耳的细碎声响。
罗伯特笑了起来。
“卢卡斯。”
他说话的尾音总是带着一点拉长的鼻音,听起来有几分妥协和少许的无奈敷衍。
他说。
“我想上你。”

END
只是说出了心声!
如果也有人和我一样想法思路——想污榴弹或者或者被榴弹污——的话请联系我或加入非官方不正式榴弹痴汉组织群(xxx
欢迎加入今天我们污榴弹了吗!群号码:378371739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