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多CP短篇集-圣诞大作战(02)

不知不觉元旦都到了……
奉上第二篇。
双旦就是要写双弹嘛……

榴导

《与心上人接吻大法-至尊完全版》
第一条 Double bind(进退两难法)
理直气壮地向男神/女神发问:
“你是打算这周四亲我,还是这周日再亲我?”
对方在两难境地下会集中精神思考选项利弊,而忽略问题本质,下意识地选择压力较小的一项:
“呃……那就周日吧……”

CP:天使榴导

12月26日,阳光还没有撕裂了阴沉的云层洒向人间,圣诞主题的装饰品仍然充满着橱窗和路边,积雪上还有彩色礼花纸的残留。
男人的脚步在早已挂上了闭店休业牌子的酒吧门口稍作停留,寒意顺着深呼吸进入肺腑,别出心裁的雕刻成十字架模样的黄铜门把手迅速的带走掌心的温度,也促使他做出了决定。
不过米伦达很快就觉得他的决心下得毫无意义——酒吧的门没有锁,通往内部的台阶盘旋而下,最后隐没在一片黑暗当中。
背后的寒风和室内的温暖最终还是推动了他的脚步,弹簧门在他身后恢复原样,米伦达停了停脚步让眼睛适应一下室内昏暗的光线,然后沿着台阶向下走去。
随着深度的增加,有暖意伴随着含糊不清的说话声传了过来。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人们都尊……”
在最后还有一小段楼梯的地方米伦达停下脚步,推开了右手边的“墙”——指纹识别系统在零点几秒内快速作用,让他得以进入。

那是一间看起来很舒服的屋子,装饰华美的壁炉里燃烧着温暖的火焰——当然只是仿真的——有着高大舒适的加绒靠背的椅子摆在壁炉旁边,暗红色的绒布表面看起来很有气势。
有着酒红色头发的他的同事跪在厚实的羊毛地毯上,交握的手指间夹着一枚闪着银光的十字架。
“……阿门。”
米伦达走进来的时候他的祈祷刚刚好到了尾声,在面前画了十字之后他站起身来,视线扫过站在门口的人,嘴角微微一勾:“舍得回来了?”
“我这是正常工作,没办法的。”
费切尔一边说着一边在椅子上坐下来,顺便调整了一下身体窝成一个看起来很舒适的姿势,橙红色的火焰给他镀了一层迷糊的光层。
米伦达走过来,把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低下头去看着他,费切尔迎着他的视线看了回来,挑衅似的扬了扬眉毛。
米伦达叹了口气算是认输:“我是因为工作,况且节假日期间的行动是个人自由,我也不会过问你的。”
“米伦达……你在‘令人失望’这件事上,简直是个天才。”
他的背顺着椅子又滑下去了一点,抬起一只脚用鞋尖踢了踢对方的小腿:“让开点儿大个子,我要去睡觉了。”
对方没有动,不仅如此,还弯下腰凑得更近了一点。
“你希望我现在给你一个晚安吻,还是等你睡醒了之后,给你一个早安吻?”
费切尔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摇了摇头:“我希望你在五六个小时之前问我这个问题,然后我就可以邀请你和我共进早餐,顺便问你‘嘿,你是想要我打电话把你叫醒,还是直接把你推醒呢宝贝儿?’不过现在已经晚了,米伦达,你的圣诞礼物他们给你丢在那边的圣诞树底下了。”
大概是一口气说的太多,费切尔停顿了一下,舌尖下意识的润了润干燥的唇,瞥见旁边放着一杯酒,手臂绕过挡在面前的米伦达抓过那个杯子来喝了一口。
一时大意,酒精浓度过大的酒沿着喉咙流下去的感觉像一小串火焰,歪打正着的缓解了一下他汹涌而起的激动情绪。米伦达的手掌贴上他的脸,然后在他面前半跪下来。
“你干什么……”
酒精的效果在困倦的作用下发挥到极致,费切尔觉得自己上下眼皮几乎迫不及待的想要一个永不分开的拥抱,理智姑且帮他维持着短暂的清醒。
米伦达凑过来——他身上有还没有被早上第一缕阳光照射到的风霜气息,浅金色的头发被壁炉的火光镀上一层暖色光晕。
柔软的唇落在额头上的时候,费切尔不知道一时是放松还是失望的阖上眼睛。
“抱歉,让你久等了。”
轻轻啄了一口鼻尖,费切尔掀开一边的眼睛看了看他,皱了皱鼻子。
“米伦达?”
被叫了名字的人忍不住笑出声来,费切尔不满的仰了仰头抬起手臂环上对方肩膀。
“你是现在就亲我,还是等我……唔……”

含糊的从鼻腔当中发出的声音和细微翻搅的水声混合起来,让燃着壁炉的房间里的温度又升高了几度,阳光慢慢撕裂云层照亮世间,而属于恋人们的时间永远都不会太晚。

圣诞榴导篇END

亲到了小天使!!!!羡慕我吗!!!!(xxx
不知为何越来越喜欢导弹,可能是因为……费切尔太可爱了/////
下一篇要对莱斯特犯罪(喂
CP请猜测——不是猴狙不是猴狙不是猴狙,重要的事情说三次(x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