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霹雳大学之宿舍传说(02)

五龙—深夜列车

还是那句话,艺术源于生活。

除漠御之外的cp请自由心证。

开学的火车坐起来满是苦涩。

无数次因为在考场因为这一题选A或B或C而自己和自己吵起来被监考老师赶出考场而导致挂科的啸日猋们惆怅的说。

挨着他坐的雅少抬手拍了拍他的头,啸日猋嘤嘤嘤的哭倒在铺位上,然后又马上弹起来说:“不许哭哭啼啼,丢人现眼。”

对此习以为常的笑剑钝笑了笑塞块糖给他,坐在对面铺位的御不凡饶有兴趣的看起了热闹。

这趟开学,难得五龙兄弟能一起出行,加上和漠刀竹马竹马又在二哥刀无极手下做事的御不凡,大家干脆买了相邻的上中下铺位都凑在一处。

不过眼下两位兄长各自被认识的人拉走聊天,被留下的四个人因为年岁相仿、平时也有来往的关系,倒是比兄长在的时候相处的更自在一些。

安抚了一回闹腾的啸日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不过还没等到第一次的盒饭售卖员路过,就有三个女孩各自提着便当盒过来了。

“雅少。”

御不凡笑嘻嘻的拉着漠刀坐到窗口座位,把铺位让给女孩子们坐下。

“红牌、解语、霜儿,你们怎么来了?”

五龙原本难以兄弟同行的原因之一就是笑剑钝平时返校都是和这些女孩子同行,这次三个女孩倒是说了和其他女生约好要一起坐火车,笑剑钝当然识趣的不去打扰女生聚会。

红牌快人快语:“当然是因为解语亲手做了便当,我们来送给你啊。”

“红、红牌……”

解语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出卖”,脸红红的伸手拍了红牌一把,雅少冲她笑笑,接过便当盒。

“霜儿也给漠刀大哥哥和御不凡大哥哥做了便当哦。”

蓝衣服的女孩转过头来,脸上一片洋溢的天真浪漫,御不凡苦笑着和漠刀绝尘对视了一眼。

冲你来的,绝尘。

同甘共苦。

眼神交流未果,御不凡展开扇子笑眯眯的摇了两下:“我去去就来。”

“你去哪里?”

“哎、绝尘……我只是肚子不舒服而已,晚饭你就帮我吃了吧。”

“你。”

“哎呀呀,肚子好痛,我先走了。”

御不凡走远几步,回想着漠刀绝尘刚刚的表情,心里翻起有几分歉意,然后摇着扇子呵呵呵的笑了。

绝尘好友,你的牺牲御不凡铭感于心。

御不凡一路走到下个车厢去,顺便遇到了和醉饮黄龙聊着天的极道先生和他的两个好友——拂樱斋主和枫岫主人,三个摇着扇子的文人雅士相互对望一眼,连带着手握花盏拂樱一起纷纷露出了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笑容,醉饮黄龙无端打了个哆嗦,觉得车厢的冷气开得可能有点大。

等御不凡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吃完了晚饭,兄弟三个加上姑娘们一起玩抽鬼牌,御不凡站着看了一会,最后挤到漠刀旁边坐下一起玩,顺手把藏在袖子里的胃药放在他口袋里,漠刀绝尘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毫不犹豫的抽走了他手里的鬼牌。

感动中国好室友,御不凡如是想。

大家有说有笑的玩了一会,也快到列车车厢熄灯的时间,女孩子们收拾了饭盒回自己的车厢,男生这边自然要分配一下上下铺。

不算还没有回来的刀无极,通过猜拳决定下漠刀要睡一个上铺之后御不凡理所当然的放弃了继续猜拳,手里的扇子合上又打开,最后笑眯眯的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这么讲义气的人怎么能让绝尘自己一个人倒霉呢?”

爬到上铺去的御不凡多少有点后悔自己逞能——毕竟睡在离空调这么近的地方,卧铺提供的那一床被子实在不太够用。
另一边的漠刀绝尘也爬到了上铺,他个子比御不凡高一点,上铺狭小的空间对他来说更显得局促,御不凡打点好自己这边钻进被子里,看着漠刀一脸严肃的把被子展开——并且在期间时不时的撞到头之后,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漠刀绝尘转过头来看他,然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了递过来,御不凡摇摇头,他也没有把手收回去,于是只得接过来裹进被子里头——会觉得暖和了一些多半是错觉吧?
漠刀绝尘也终于折腾好了躺下来,他看起来倒不怎么冷,被子拉到胸口,手臂露在外面,自然鼓起的肌肉线条看起来很让人羡慕。
御不凡沉默了一小会,然后开口说:“绝尘。”
“嗯?”
“你把手伸过来一下,躺着就行。”
卧铺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漠刀绝尘躺着的时候把外侧的手伸过去,手指刚好可以搭在御不凡的床架上。
御不凡笑眯眯的,不轻不重的、“啪”地拍了他的手臂一下,飞快的凑过来吻了吻他的指尖,然后心满意足的翻了个身留给他一个背影,说:“睡觉。”
漠刀绝尘看着对面这个被子卷里漏出自己的半截衣袖,眨眨眼睛收回了手。

虽然说了睡觉,不过火车上怎么可能睡得舒坦——御不凡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车厢已经熄了灯,铺位随着火车的前进忠实的把震动传达过来,冷气停止工作之后裹着的被子就显得有点多余。
索性把被子掀到一边,仅仅搭着漠刀的外套了事,御不凡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3:49。
说早不早说晚不晚的时间,缩了缩脖子觉得有点睡不着,御不凡翻了个身,对面的漠刀睡得还算安稳,侧耳仔细听听,不打呼也不磨牙,挺好。
火车在行进的过程中发出有规律的震动声音,睡着的时候觉得催眠得很,现在醒了又觉得有点扰人清梦。
御不凡在床上翻了两回身,最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不过火车上信号也不怎么太好,最后也只好开了个单机的游戏玩起来,耳机一边还塞在耳朵里另一边不知道被被子卷到了哪儿去,御不凡遗憾的咂了咂嘴,姑且就这么算了。
不过御不凡显然是忘记了这个打发时间的游戏他本来就卡着关,连着几回都没能顺利通关之后他也忍不住有点烦躁起来,刚翻了个身,从手机屏幕上一抬起视线,刚好对上了漠刀绝尘看起来清醒了一阵子的眼睛。
END
有点写不动了所以暂时就这么烂尾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