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最是光阴化浮沫

#北狗最光阴#

一点点#最绮#

注意:剧透,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幻想,just苏一苏好看的小最,完全不讲理的时间恶作剧。


蹉跎错,消磨过,最是光阴化浮沫。


狗面刀客的出现十分突兀。

最光阴仅仅是把注视着火堆的视线短暂的移向了夜空,再转回来,就有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家伙出现在他的火堆旁边。

少年戒备的打量着对方,散发、狗头、骨刀——拼凑起来的形象看似荒诞不羁,却在某些方面让他觉得亲切。

对方似乎也打量着他,审视的视线尖锐的像是能刺进皮肤。

少年还有几分踌躇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询问对方身份,倒是这个人先开腔。

“喂,你看什么?”

“没。”

打定了主意不想惹麻烦,少年收回了看着对方的视线重新望向火堆,随手捡起一根树枝慢慢拨弄着篝火,木柴燃烧的声音暂时接管了寂静的夜色。

这静默不过片刻,狗面刀客好好地坐直了一些,四下看了看,偏过头像是思考了一会,又躺了下去。

真是个怪人。

最光阴盯着火堆慢慢的眨了眨眼睛,又忍不住在意的用余光观察着对方的举动。

“喂,干什么偷偷摸摸的看吾。”

最光阴拨火的动作一顿,偏过头想了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不失礼,最后慢慢地、斟酌地说:“你让吾觉得熟悉……”

“是吗?”

北狗接一个问句,语气听起来像是不怎么在乎他的回答,最光阴就当做这是某种允许,干脆转过头去把那人从头顶看到脚下,然后坚定的点点头。

他说:“很熟悉,你从头到脚跟吾穿的都是一样的。”

又停顿了一下,补充说:“难怪吾觉得熟悉。”

北狗也坐起来,抬了抬狗头面具也看看他,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不一样、不一样,我有狗头,你没有。”

最光阴有点茫然的看着对方得意的把手按在狗头上,心里赞同的点了点头,停了一会儿,说:“你说得也有道理……”

他又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北狗有几分得意的“哼”了一声,也不再接话了。

有风扫过山林发出奇异的呼啸声,木柴燃烧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星子在黑色丝绒一般的夜幕上亘古不断的闪闪烁烁,时间以它自己所固有的、丝毫不为外物所动的步伐行经此地,然后绵延向更远的地方。

火焰的光影在少年脸上跳动,他慢慢的垂下视线,眼睛眨动的时候纤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跟着垂下来,时间从上面经过的样子,像是经过一片在微风中轻轻振动着的蝶翼一样,极尽轻柔。


北狗只觉得脑子里有一块空白处,好像装着所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像是被夜风牵引了视线一样,少年抬头看了过来。

虽然距离还没有近到能够看清楚,但是北狗却很清楚对方有着剔透的琥珀色眼睛,自己的身影倒映其中,就像是被树脂困住的昆虫,慢慢挣扎到耗尽最后的生命,最后变成承载了千年时光的宝石。

任何一切皆抵不过时间流逝的永恒。

他早该知道,他早就知道。

突如其来的酸涩涌上眼眶,好像有一只手在左侧胸腔里慢慢收紧——真是奇怪,他那里不是早该空空如也吗。

他曾与时间同行,也曾无情收割掠夺那些走到终点的时间来培育新芽,他眼中的世界总有时间悄无声息的行进轨迹。

蹉跎错、消磨过,最是光阴化浮沫……

他忘记了什么?


少年看着他的眼神始终安静柔软,像一个没能说出口的道歉。

北狗没来由的心电感应,紧紧锁在心里的盒子打开,吐出一个问句。

“你后悔吗?”

那样忧心如焚过,至于像这般狼狈,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曾经生命当中无比重要的部分,至于最后耽于漫长而孤独的等待放弃生命。

胸腔里没有了那个一直遵循时间法则跳动的小玩意,后来连保命的另一个小玩意也一并丢下。

漫长而无止境的生命从此被切割成十年长短的小段无限轮回,难以保证下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还能不能记得那些出现在属于自己的时间里的匆匆过客。

听起来如此让人绝望。

你后悔吗?

不后悔吗?


少年、最光阴笑了起来。

一如赋予他生命的,落在时间城日晷上的最纯净的日光。

“吾不曾后悔。”

火光映照下,少年有一双坚定的双眼。

“亦不知悔。”

如此换回他一线生机,若蒙上苍垂怜,于这无尽轮回之中再见你一面,于愿足矣。

怎么会后悔。


“好。”

北狗站起来,骨刀提在手里,也招呼他站起来。

手中白毛狗尾可化利刃,知道这一点的究竟是谁。

“注意来!”

最光阴不及细想,对方已经当头一刀斩来,匆忙提刀招架。

刀刃交击,有金铁交鸣之声,突兀冷风吹过面颊,定睛再看已经渺无人影,只有木柴燃烧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

“真是个怪人……”

少年收起白狗尾巴握在手里,重新席地而坐,时间在虚空之中打了个回旋,十年的长度而已,眨眼回溯。

北狗不会再记得已经过去的十年时光,也不会再记得他曾在一片时间旷野上遇到过还是光之少年的最光阴。

接下来又将是一个新的十年。


蹉跎错,消磨过,最是光阴化浮沫。


END


对不起到了后面完全是自说自话的妄想_(:з」

没接触的时候听基友讲了大三角的剧情,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一旦接触到了北狗之后……


“这这这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吾那游荡在尘世的光之少年啊!!!(城主腔x

是的、各方面而言,完完全全的正中红心了_(:з」

所以只是一片胡言乱语的单方面非常主观的写了写小最顺带刷了一点点最绮……

感、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次再见啦♡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