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霹雳大学之宿舍传说(01)

人物出自:刀龙传说、龙战八荒、兵甲龙痕等,有其他剧集人物串场。

随想随写,许多许多的BUG和各式各样的ooc

多CP,主cp会在每章最前标明,请注意避雷。

漠御—KTV才是性价比最高的过夜地啊傻瓜x

艺术来源生活(。

出现的歌曲有:花儿乐队《鹊桥会》、Tank《如果我变成回忆》、回音哥《海绵宝宝》

OOC、OOC、OOC

“你说什么?”

“这位同学,因为你们住的那间宿舍临时顶棚漏雨需要维修,所以今晚你们不能回宿舍了。”

“这……”御不凡苦笑着和跟在身后的漠刀绝尘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我没有接到过通知啊……”

“都说了是临时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宿管阿姨看着这个平时都会很有礼貌的和她打招呼的大男孩也是一脸无奈。

“唉……只好我们自己再想办法了。”

作为一个当代大学生,要说可以出去通宵的地方自然随便也能举出四五例,从网吧到小旅馆等等不一而足,不过要说可以玩又可以睡,还得适合两个人一起,性价比最高的莫过于午夜场KTV。

一般的午夜场要到11点才算正式开始,来得稍早一些的两个人自然先在等待区坐上一会,KTV大堂音乐喧哗人生嘈杂,思路还完全沉浸在刚才没做完的图纸里的人不自觉的拧起了眉头,让本来有意过来搭讪的女生硬是收回了脚步。

“哈、绝尘。”

室内冷气开得十足,早早收起了折扇两手空空的御不凡不加遮掩的露出笑容,伸手戳了戳好友的眉心:“来都来了,就稍微放松点吧。”

“嗯。”

低声的答应了他的话,然后拧起的眉很给面子的放松了几分。

“嗯……”御不凡憋着笑上下打量了漠刀一番,很是满意的点点头:“从讨债的黑社会变成了夜场保安。”

“御不凡。”

“耶,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绝尘。”

及时的叫号拯救了御不凡,他从高脚椅上跳下来,笑吟吟的瞅着漠刀绝尘:“走吧?”

“嗯。”

两人分到的迷你包厢在三楼,坐了电梯上去,KTV内部装修的一派奇幻现实主义风格,黑色的光洁墙面闪烁着LED的小彩灯,御不凡跟着眨两下眼睛,觉得有点眼花了。

迷你包厢空间不算太大,但要他们两个人待着还是绰绰有余的,漠刀绝尘问过服务生之后自行给笔记本电脑接上了电源,就准备坐着矮凳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工程图。

“啪啪”两声,御不凡关了比较亮堂的照明灯,室内只剩下渲染气氛用的几个变化颜色的彩灯,顿时昏暗了许多。

漠刀有点无奈的转过头去,御不凡倒是冲他笑得开心。

于是漠刀壮士认命的叹口气,把电脑丢在插座附近充着电,挨着御不凡在长沙发上坐下来。

御不凡无辜的看着他,然后伴随着格外欢快的前奏一脸正经的拿起了麦克风。

“心有灵犀,一点通剔,只盼做鸳鸯不羡仙境♪”

漠刀绝尘脸色不变,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御不凡还是那副笑吟吟的表情,伸手过来拨了一下他垂在胸口的发梢。

“愿得一心,白头不离,如春蚕到死丝方尽♪”

“春烟柳绿,不如望你,叹这天下谁人不识君?”

漠刀绝尘看着御不凡望过来的眼神,觉得可能空调开得有点温度太低——不然怎么他突然有种背后微冷的感觉。

御不凡的下一句终于还是唱了出来。

“流水无情,佳人有意,不与你合最难为天理。”

憋了半天的笑声终于还是发了出来,漠刀“佳人”十分无奈的看着御不凡一边笑一边还要努力把歌唱完,悄悄把空调的风关小了一点。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快一点的时候,闹腾了大半时间的御不凡终于有点撑不住的意思,上下眼皮直往一起合,手里还是硬撑着抓着麦克哼哼。

歌词听不大清楚,不过屏幕上显示得很清楚。

“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了这场生命……”

漠刀听他声音都沙哑了,递给他一瓶矿泉水润嗓子,御不凡接过来喝了两口,觉得喉咙舒服了点儿,打了个哈欠歪在漠刀肩膀上看着屏幕眯起眼睛来。

他听了一会伴奏,把自己手里的麦克风塞给漠刀:“绝尘,我今天比较累,能不能换你唱歌给我听?”

“……”

漠刀绝尘心情复杂。

纠结程度大致介于午睡刚醒就接到再过五分钟要开班会的通知和走到宿舍楼下才想起没有带钥匙之间。

而御不凡看他没有反应,挣扎着又要爬起来继续唱。

漠刀壮士当机立断的接管过他手里的麦克风,抬手把人揽回自己肩上:“我唱。”

愿望得到满足的御不凡老老实实的靠着友人好心出借的肩膀,还是摆出了一副“今天听不到你唱歌就不睡觉”的晚娘脸——虽然因为困得眼睛都眯起来,看着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不过漠刀绝尘答应他的事,从来不曾食言。

虽然听着清爽活泼的吉他前奏,漠刀想要反悔的心情瞬间占了绝大多数。

“我喜欢你冷冷态度,面对我的小招数……”

低沉而又磁性的嗓音并不怎么适合一首清新甜蜜的小情歌,不过把脸侧过来埋进友人肩膀布料里的御不凡露出了一个满意笑容:“晚安,绝尘。”

“嗯。”

虽然道过了晚安,KTV的午夜场又怎么可能让人睡好,虽然尽量把能关的灯都关上,门外也还是传来其他包房的声响,御不凡几次三番的醒过来又迷迷糊糊的再睡过去,枕的位置也从漠刀的肩膀调整到了大腿。

“绝尘……”

“嗯?”

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头侧了半天也没在听到御不凡的下一句,漠刀低头看了看他,果然是又睡了过去,于是把服务生之前送来的毛毯给他盖好,收回手的时候没留意勾上一缕黑发,停在指尖捻了捻,嘴角悄无声息的弯了一下。

等御不凡睡醒,睁开眼睛却感觉到几分阻力,无辜的转了转眼珠,那人把覆在他眼睛上的手掌挪开。

得以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的御不凡眨眨眼睛,看着漠刀绝尘没什么表情的坐在那儿活动腿脚,一时有点不好意思,想去摸平时带在身边的折扇,才想起早就收进了背包里没有取出,于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尖。

“绝尘啊……”

“嗯。”

漠刀绝尘没什么语气起伏的应了声,御不凡伸手过去帮他按摩:“现在几点了?”

“五点。”

“那还可以再待一会,图纸画完了?”

“嗯。”

“真是辛苦了,你一夜没睡?”

“没有。”

御不凡停顿一下,琢磨不透这个“没有”是没有一夜没睡,还是一夜没有睡的意思,于是摇摇头,又觉得按摩的也差不多,就收回手打算站起来。

一个个子不小的大男生蜷在沙发上睡了一夜的结果自然是腰酸腿麻,御不凡才站起来就体会到了这个结果,一头又栽回沙发里去。

“御不凡?”

虽然一夜没睡,漠刀壮士的反应还是不慢,及时的伸手——没接到。

“没事,我没事。”

御不凡头埋在沙发里抬手冲他摆了摆,抬头眨巴眨巴眼睛,摸了摸自己泛红的鼻尖冲他笑了一下:“像我这么机灵的人,这肯定是个意外啊。”

漠刀绝尘对此不置可否,伸出的手没再收回来而是摸上对方的大腿用力均匀的按摩一番。

御不凡不做声,自己也觉得耳朵尖有点热了起来,赶忙把头发拨到前面挡上,漠刀绝尘说声好了,收回去站起来看他,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来。

御不凡笑得眼睛都弯起来,眼角的泪痣跟着跳了一下,漠刀也跟着略一晃神。

“走吧,绝尘。”

“嗯。”

END

随便的写了写仿佛日常相处的漠御,之后会有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出现~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