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机工—不说假

3月7日

凡赛提今天的三個題目是:「痛」、「水管」、「不說話」。


cp:约翰x凡赛提

为什么要拉郎呢,因为圣裁没有工程师【。

其实日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有比较带感的题目就存了一下而已。

我真的很想问自己,说好的不萌机工……不想数自己到底写了多少篇机工orz


不说假


《申命记》 32:4他是磐石,他的作为完全;他所行的无不公平,是诚实无伪的神,又公义,又正直。


作为一个信仰坚定诚实可靠的神职人员,约翰一直对自己要求颇为严格。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从不说谎。

这个习惯直接或者间接的导致他现在被人开玩笑似的,用一副细细的手铐把他铐在窄小巷子尽头的一根老旧水管上面。

虽然那副手铐只有伊莲娜上个礼拜买回来的手链那么细,不过约翰从对方的表情上可以判断出来,即使把自己的手腕或者那根手腕粗细的铁管拽断,这副手铐可能都不会变形。

所以对方也只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看着他,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看起来有点孩子气的得意。

“怎么样,教父先生?”

他问话的样子像是刚刚给圣母玛利亚雕像前献上鲜花求她庇佑母亲和妹妹的男孩子,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欣喜和得意。

而他确实做的漂亮,如果约翰不是自己被铐在这种地方挣脱不了,一定会忍不住夸奖他干得漂亮。

的确是干得漂亮——用信息设下陷阱,靠机械造物弥补体格上的差距,每一步都像带上了科学家追求完美的性格一样恰到好处,从容而且优雅。

约翰好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凡赛提?”

对方像是吃了一惊的表情看起来很有意思,镜片后面的眼睛飞快地眨了眨,嘴角飞快的往下撇了一撇,一阵轻快的机械声从他的右臂上传出来——那一块的金属突起变形,然后标志着身份的闪着红光的幽浮出现在了他身边。

“唔,那么……是怎么猜到的呢?我可是为了不暴露身份,连幽浮都没有用啊。”

手铐的钥匙出现在对方的手指之间——那是一双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被打磨得闪闪发光的金属表面的手,约翰不禁想质问几分钟前的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

一旦得知了答案,问题就仿佛变得简单了。

对方——现在应该叫他凡赛提,不等他回答就自顾自地叹了口气:“哎,我还以为这次隐藏得一定不错呢。”

“是很不错。”

约翰忍不住接了他的话。

“但还是被发现了啊,本来我是准备在雇主面前露一手的。”

嘟嘟囔囔的说着“这下评价会降低了,到底是哪里出了破绽呢”,中间还混杂着类似于“好想快点结束回去喝咖啡”之类的抱怨,凡赛提表现出了不怎么符合“男,28岁”这样设定的可爱之处。

“那个……”

约翰不得不抬手打断他:“我是这次与你合作的人,我叫约翰。”

对方很快的停止了絮絮叨叨的啰嗦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咦?圣裁军团的那个?”

“没错。”

然后约翰发现,大概他自己的评价在这个人眼中变低了一级,这个发现让他忍不住想要扶额——不知道是因为评价变低还是因为对方什么都摆在脸上的态度。

总之,是不能让河做对象带有小瞧自己的情绪继续任务的,约翰觉得自己“温和驯良的神父”这个形象也差不多扮演到位了,接下来,还得好好说明一下“机枪教父”并非浪得虚名才行。

手铐与旧铁管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凡赛提吃了一惊的表情让约翰觉得有些愉快,他笑了笑摊开手:“手铐可不是非得要钥匙才能打开啊。”

“拇指脱臼法……”

凡赛提露出了看起来很没精神的表情:“真是讨厌你们这些非头脑派的家伙,唉,算了……”

约翰由着他抱怨,顺便把自己的拇指恢复好,笑着从他手里接过钥匙打开了还挂在水管上的手铐交还回去:“给,小组行动尤其需要互补,不是吗?”

凡赛提也伸手过来,接过手铐的同时也握住他的手——工程师的手上有着和那份灵活不相称的粗糙硬茧,清晰的向人表明了手的主人具有特工和技师双重身份。

“不管怎么说,合作愉快。”

“啊,合作愉快。”

约翰说着,也回握了对方的手。

END

不说假,但是行动上骗骗人还是ok的【并不】

其实cp感不是很强吧……

但是很喜欢写工程师这样待人接物的表现……

因为可爱,理直气壮的说。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