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榴狙—止战之殇(下)

止战之殇(下)


剪刀而已。

威廉平时用到剪刀的时候不多,也就是偶尔给穿惯了的衬衫补一颗纽扣的程度。

虽然不是市面上更为常见的那种安全剪刀,也不是专业的理发剪——而是有着锋利的刃口和刀尖、而且更好用的那种。

这里的好用也只是非常基础的剪刀的基本作用。

握着剪刀的手指修长而且骨节分明,威廉知道那手上也曾经鲜血淋漓得几乎握不住斧柄,但是始终温暖坚定。

他们之间有着足以交托生死的信任,所以威廉在他身边能够摆出全然放松的姿态——即使闭上眼睛,也不用担心会有利刃划过咽喉。

剪刀张合发出的咔嚓声响成了室内唯一的声响,直到罗恩拍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好了”,威廉才从昏昏欲睡中清醒过来。

这对于狙击手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预兆——好像面对罗恩的时候,他的警戒心总会降到最低,总是紧绷过度的弹簧一旦松懈下来,就再也没办法作用了。

他应该避开才对——罗恩带给他的片刻平静无限接近于饮鸩止渴,却也让人欲罢不能。

罗恩对他心里所想多半毫无自觉,拉着他去卫生间照镜子。

栗色的头发剪短了不少,看起来虽然有点凌乱,却也不超过狙击手的容忍范围,反倒是因为头发变短而显得更精神了一些。

罗恩透过镜子的反射对他微笑:“我大概还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是这个发型。”

威廉也通过镜子向他点点头——那时自己还不是“无影之箭”,罗恩也还不是千面的队长,他们只是偶然的被一些不可抗力凑到了一起,不止他们两个,整个千面都是如此。

是无数次出生入死间的默契合作让他们能走到今天,对着同一面镜子做有限的表情交流。

这让狙击手觉得自己不久之前的想法实在狭隘,虽然他试图去想罗恩不在的时候他独自度过的和平生活来提醒自己,然而那些曾经让他无比痛苦的记忆突然一下子变成了久远的回忆一般模糊不清。

反倒是对方的手指握着剪刀的样子和轻轻扶着他头的指尖温度在脑中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一样重复播放。

狙击手有一种将要陷入什么地方去的预感。


后来他脑内可以重复播放的画面多了起来。

比如,罗恩的手指拿着菜刀的样子,按着快门的样子。

比如,他早上起床的时候垂下来碎发和蹭得卷起来的睡裤下面结实的小腿肌肉。

比如,某一天早晨醒来的时候,迎上对方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睛。

名叫“心动”的东西以八百米的时速一头撞进他胸膛,一时无力抵抗。

等到察觉的时候,罗恩已经成为能够把他支离破碎的生活融合起来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没有什么是永远的,狙击手比谁都更清楚这句话,相处的时间越长,越无法离开他,其实也就是离分别的时间越近了。


威廉没有想过自己其实是个胆小鬼。

是某一天跟着罗恩跑了一个婚纱照的外景回来,彼此都喝了点酒,虽然不到喝醉的程度,却可以趁机说很多不用负责任的话。

威廉睡得比平时要早——是在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跟罗恩说了一句喜欢,假装怦怦加速跳动的心脏全是因为酒精的缘故。

这还是出院以后第一次罗恩没有陪他入睡,不过一直饱受失眠困扰的狙击手仍然睡得很好——看来真的并非谁离了谁就不行的——却模糊的知道阳台上的一点香烟的火光断断续续的亮了一整晚。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罗恩身上已经没有了香烟的味道,正穿着围裙在厨房煎蛋,蛋白蛋黄分毫不差,卖相一等一的好——自称是特意练习过的。

眼底的黑眼圈却也出卖了他自己,让人知道一夜无眠原来不是个幻觉。

他照老规矩把煎蛋盛在盘子里递给威廉,狙击手道了谢接过来,被相当难看的心形造型震了一下。

罗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第一次尝试这个造型,不过味道还是过得去的。”

狙击手却没有答话,所以曾经的队长先生低下头去吻了吻他头顶的发旋。

“我下次会做好的。”

罗恩叹了口气,把盘子放在桌上。

“所以,以后能一直和你一起吃早饭吗?”


END

简直就是习惯性烂尾……

最近在搞监狱背景的语c群花了太多心思啦……

总之还是一贯的傻白甜,感谢读到这里的你,我们下次再见*^_^*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