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全员—特工界01

特工界

#我热爱他们,但不拥有任何一名角色#

*标题的梗来自伊坂幸太郎的《杀手界》

差不多有三年没写过长篇了……

试试看。

设定部分

1、也许存在的特工组织

秘密学园,培训机构,防御一流。

千面,特工组织,擅长隐匿暗杀。

风花社,绝对中立的纯女性情报机构。

风暴骑士团,纯男性佣兵团。

圣裁军团,隶属教廷,负责一切非人类的调查研究。

【年】,神秘的东方组织,据传据点设在格里夫兰小镇最繁华的中华街——长乐街里。

2、可能有用的地理知识

格里夫兰小镇,能源时代的绝对中立区,不知道为什么连血族和审判者也自觉遵守了中立区的规则。

特兰西瓦尼亚,吸血鬼之乡。

暗影教堂,审判者据点,离格里夫兰极近。

尖刺城,被世界政府联合以“大规模不明病毒爆发”为理由封闭起来的区域,有大量丧尸及不明生物。

暮色镇,最后观测到“美娜”出现的地点。

千人一面.千面side

暮色四合,夕阳给天际轻盈飘渺的云镀上暖暖的光晕,沿着公路斜坡走下去有一片茂密的树林。

“人还没有来吗?比预计的时间要晚一些了。”

无视工程师嘟嘟囔囔地抗议着“我的补给器可不是椅子”之类的话,弗蕾雅还是从一直坐着的补给器上站了起来看了一下时间。

罗恩也显得很无奈:“再过五分钟,目标还没有出现的话就……来了。”

从他们隐蔽的地方,通过热能眼镜可以看到有一个人正在接近这里。

“准备,3、2、1——上。”

罗恩虽然这么说了,不过实际上能够执行命令的也就只有他自己,于是身体力行的冲了上去。

晚他一步的弗蕾雅只来得及看到自家Leader把人扑倒在地,然后就扭打起来——虽然罗恩在力气和格斗技巧上都稳稳的占着上风,对方却也用灵活又迅猛的反击让罗恩没办法轻易制服他,甚至在过了最开始的惊讶劲儿之后,还差一点从罗恩的钳制底下逃出去。

制止他的动作的是凡赛提的声音——从罗恩领口的那个联络装置里面传出来。

“Test,test,你听得到吗,目标先生。”

对方的动作真的停下,而且带着一种很夸张的僵硬感觉。

“我想你也注意到了,我这里的红外线瞄准器正对着你的眉心。”

弗蕾雅的确看见对方眉心中间有一个红色光点——然而并没有什么暗处的狙击手,她自己再清楚不过了。

“慢慢把手举过头顶,很好——罗恩,弗蕾雅,交给你们了。”

罗恩用一条塑胶制的环状软线套住对方的双手,“啪”的一声拉紧之后,手腕就变得无法行动了。

弗蕾雅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对方的样子——看起来和他们差不多年纪,毛茸茸的白色领口因为刚才的扭打蹭脏了许多,歪掉了的眼镜后面有一双沉郁的眼睛。

“你们是什么人?”

弗蕾雅笑着摇摇头,把麻醉枪口比在对方的大腿上:“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先坐下来。”

大概是看出了她不是在开玩笑,对方皱起眉头盯着她的动作:“你想做什么?”

“别担心,不会对你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面带微笑地连续扣动了扳机的医生小姐让队友也忍不住抖了抖,弗蕾雅妩媚的抚顺了头发,把麻醉枪收回腿上的枪套里。

麻木的感觉快速的蔓延了整条腿,往后摔倒过去的时候罗恩还是忍不住扶了一把。

“嗯~Leader你越来越像个保父了。”

罗恩还没有回答女士善意的调侃,反倒是刚才通讯器里那个懒洋洋的声音接话了:“这种情况下也是有可能因为跌倒挫伤尾椎和腰椎附近的骨骼的,弗蕾雅,罗恩做得很对啊。”

凡赛提带着一贯的优雅笑容走了过来,手里上下抛掷着一个小玩意——带着钥匙圈的,激光笔。

不出意料的收获到俘虏愤怒的眼刀一枚,工程师无辜的耸了耸肩膀:“兵不厌诈,先生,你的名字?”

对方用鼻腔里哼出的不屑音节代替了回答,弗蕾雅笑眯眯的弯下腰,用涂着漂亮指甲油的指甲边缘轻轻摩挲着对方的下颚。

“你的名字,先生?”

她说话的声音轻柔如同情人间的低语,唇角勾起的弧度甜美——不过在场的男士刚刚见识过她用这副表情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连被称为“Leader”的罗恩也忍不住在心里劝了劝这位俘虏:识时务者为俊杰。

显然对方也并不是一个傻瓜,虽然不情愿,却也还是开口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夏佐,我叫夏佐。”

TBC

督促自己……

然而必定会坑的……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