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机工—Time up

4月10日

罗伯特今天的三個題目是:「五點三十分」、「焦急」、「國王遊戲」。


机工—Time up

cp:约翰x罗伯特,为什么跨组我也不懂……

不过其实没什么cp感,时间线是圣裁军团只有约翰爱德华伊莲娜的时候。


傍晚时分,夕阳的余晖悄悄给秘密学园的校标染上一层暖色,吃过晚饭或者正准备一起去吃晚饭的人们三三两两、有说有笑的经过这个路口——很快他们就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我们校标旁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雕像。”

“你傻的吗,那是工程师组的‘机器人’啊。”

“就是那个和幽浮谈恋爱的‘机器人’?”

类似这样的窃窃私语传到耳朵里,罗伯特有点不自在的抬手看了看时间,五点二十八分,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两分钟了。

他忍不住又有点紧张——早知道会这样的话,他情愿在那个休息室被女孩子们脱光了也比现在这样子要强一些。

事情是这样的。

前一天晚上,他被“偶尔也一起玩一次嘛”的理由劝服,和其他的学园特工一起玩了一次国王游戏。

靠着敏锐的观察力和一点点新手运气,他有幸没有被捉弄到的留到了最后一轮——直到莉莉安大小姐举着国王签,兴高采烈的说出“拿4号签的人明天下午五点半在校标前面跟遇见的第一个人告白!”之前。

于是诚实而且愿赌服输的工程师现在就一个人站在这儿,脑子里翻腾着诸如——“机器人和罗伯特的拼写还是有差别的”、“尤里安你的潜伏观察不过关我要跟卢卡斯打小报告”、“小幽比恋人重要多了你们这些凡人”——此类的想法。

秒针终于还是指向了12这个数字,罗伯特深呼吸一次,然后抬起头来。

从这个身材上来说,怎么看都是机枪组的那些家伙吧……

挺好的,挺好的——科学家在心里开始了自我催眠:机枪组的人一般都反应慢,快速说完走人的话还是可以蒙混过去的……大概吧。

没什么底气的科学家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一边埋头走了过去。

“我的心只为了你跳动……约翰先生?!”

大概是真的吓了一跳,一贯冷静平稳甚至带着点慵懒意思的声音差不多拔高了一个声调,结果发出的声音连罗伯特自己也吓了一跳,他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站在对方面前,期待着一时半会的良好表现可以减少一点待会要受的惩罚。

他这副样子让约翰觉得实在有点好笑,偏过头咳嗽了一声:“没关系,罗伯特。”

约翰注视着因为这样一句话立刻就放心下来的人,自己也觉得有点无奈。

他知道罗伯特并非因为单纯——在技术方面出类拔萃的人,其实就算想要不理解人情世故的东西也难,只不过他也许不在意吧。

只要得到表面上的原谅或者许可,对方心里的感受就与他无关。

这样的想法让约翰叹了口气,对罗伯特比划了一个邀请的手势:“跟我来。”

不管心态还是表现都很像做了坏事被大人抓到的小孩子的罗伯特没有表示出异议,结果就一路走到了约翰在附近住的宾馆房间。

这让罗伯特觉得不安了起来:“那个、我其实还有事要做……”

“不会耽误你太久的。”

差不多秘密学园的所有人都知道工程组这位“尖子生”有严重的社交障碍——而且事实也的确如此。

宾馆的房间看起来就像没有人住过一样——“机枪教父”的私人物品很少,可能都集中在床边角落那个行李箱里——即使这样封闭的独处环境还是让罗伯特无法安心,尤其是在小幽不在身边的时候。

频繁四处打量的眼神配合被他自己揉乱的头发看起来像是刚刚到一个新环境里的小动物,好像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吓到他一样。

“罗伯特。”

“在,有什么事约翰先生?”

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眨个不停——怕生这种事情放在一个男人身上其实很可爱这种想法,让约翰自己也觉得困扰。

“我这次来学园是来申请合作调令的。”

罗伯特突然镇定下来,眼睛和手指的小动作都收敛了起来——进入工作状态的他一向很冷静而且擅长谋划部署,可靠的后盾并非说说而已。

“我们新发现了一处……废墟,”约翰斟酌着词句来描述从直升飞机上看到的场景,“是一个大概有三层的建筑,起码目前看起来没有活着的人类生存的迹象。”

“如你所知,圣裁军团现在只有三个人,想要进行进一步的搜索实在有点勉强。”

罗伯特看着他的表情很平静,约翰猜他其实知道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

或许他可以开个小玩笑,带着私心的那种。

“我需要你。”

“诶诶诶——?”

镜片后面的眼睛瞪大了,手指下意识的捻着衣角又把它抚平——是他紧张起来的时候惯有的小动作。

“那个、我对约翰先生你……并不是,虽然刚才……我说了那个但是其实不是、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对了……”

科学家看起来有点委屈的垂下头,最后也只是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我很尊敬您啊……”

社会常识告诉约翰用可爱来形容这样一个男人是不对的,不过他还是伸手把人揽进怀里并且温和的拍了拍他的背——就像任何一个年长者对年轻人做的那样。

平稳的心跳声有助于安抚神经,百试百灵。

科学家变得安静下来,这让约翰心里因为捉弄别人而产生的小小罪恶感平复了下去。

他重新说了一遍刚才应该说的话。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罗伯特。”

不过我需要你倒也不仅仅是玩笑话啊。

END

是一个圣裁军团挖角的故事x

好久没有抽到什么可写的题目于是没办法周更真是抱歉……。_。

工程师的题目都怪怪的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