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榴狙—Honey?Honey

榴狙—Honey?Honey

cp:克里夫x威廉

这位太太你的化妆师梗到货了!请签收!


Honey?Honey

克里夫在后台找到威廉的时候,他正趴在化妆间的桌子上。

长外套盖在身上,看起来很柔软的栗色头发随意散在交叠的手臂上,化妆间只留了化妆台上的一盏小灯,对比起室外的嘈杂显得格外安静。

这实在让克里夫觉得很有趣,也许是因为对方清醒的时候总是显得拒人千里之外的缘故吧。

不过威廉还是在他靠近到三步左右的距离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

“唔……”

还不太清醒的皱着眉头在桌上摸索眼镜的样子有点可爱,克里夫走过去帮忙拿起了眼镜。

“啊……谢谢。”威廉看着他把拿着眼镜的手背到身后去,有点茫然的眨了眨眼:“克里夫?”

“嗯。”

他点了点头,凑过去在对方嘴角偷了一个吻,然后在威廉表达不满之前把眼镜还给他。

“克里夫,你真是……”

对上那个温和的笑容的时候,威廉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再说什么,只是叹口气揉了揉眉心:“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演唱会结束了?”

克里夫笑了笑,把食指按在唇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摆出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

威廉学着他的样子仔细分辨从外面传来的声音,于是轻易地分辨出舞台上还在继续的安可曲目。

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松一口气,威廉站起身来——手臂刚刚压得有点麻,他甩了甩手扶了一下眼镜,示意对方在他空出的座位上坐下来。

“麻烦你了,威廉。”

唯一的光源下面,大明星棱角分明的脸好像也镀了一层柔光,惯常的笑容噙在嘴角,薄而柔软的嘴唇像是在邀请一个亲吻——这让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看惯了这副好皮相的化妆师的心跳突然的空了一拍。

“威廉?”

表情无辜的偏过头,暖色的灯光给肩颈的肌肉线条打上自然的阴影——偶像一向懂得如何利用自己魅力。

而威廉很清楚这一点。


冰凉的液体被毫不客气的抹到本来因为运动和兴奋发热的脸上,激得人一个夸张的激灵。

紫罗兰色的眼睛里的委屈说不上有几分是演技,威廉用指尖匀开卸妆液然后拿起化妆棉一点一点擦掉糊得不像样子的妆面。

“闭上眼睛。”

能让这个大明星乖乖听话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所以作为奖励威廉这一次把卸妆液倒在掌心稍微温过,才用化妆棉沾了一些卸掉眼妆。

化妆棉擦轼着黑色的眼线晕开有点脏兮兮的黑灰色,然后再细致的全都擦干净,露出皮肤本来的颜色。

克里夫的肤色和他的发色一样偏淡色一些,加上男士妆面本身也不会太过夸张,所以即使卸了妆看起来也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但是这样的行为,还是让人有一种……“洗尽铅华”的感觉。

“可以睁眼了吗,威廉?”

没办法安心闭着眼睛的明星发出了催促——克里夫的警觉性总是高到他自己都很难控制的程度,威廉想起刚开始合作的时候这个人几乎无法一直闭着眼睛度过化妆和卸妆的时间——对于牺牲视觉把自己在某个人面前处于劣势这一点,克里夫有着本能的抗拒。

“再过五秒钟。”

把化妆棉折叠之后擦去眼角最后一点残妆,克里夫立刻就睁开眼睛,威廉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紫罗兰颜色的眼睛在灯光下非常漂亮,威廉在对方眼角落下轻吻:“等一下还有见面会?”

“嗯……不会太久的。”

“补个妆?”

克里夫有点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就不用了吧……”

“能让你看起来精神一点,好吧。”

威廉妥协的放下手头的工具,也收回扶在对方侧脸的手,不过却发现自己暂时还没办法从人身边抽身离开。

“克里夫?”

他低下头去,从克里夫的角度看过去,镜片后面烟灰蓝的眼睛带着一点惊讶的神色——他伸手过去摘掉了眼镜,睫毛颤动的样子像是受惊了的蝴蝶煽动翅膀。

冷静,Keep clam,克里夫。

他悄悄的对自己说,收紧了揽在对方腰间的手臂。

没有了眼镜的威廉看起来总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的感觉,让人觉得好像很美味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眉头也皱了起来。

Keep clam的后面是什么来着?

全然不觉得自己的举动就像爱欺负喜欢的女孩那些小学生一样幼稚,大明星把人揽在腿上拉近了距离。

“我觉得想让我精神起来的话,一个吻就足够了。”

他真诚的看着威廉,于是烟灰蓝的眼睛动摇了。

“好吧。”

最后化妆师表示了妥协,咕哝着在他的嘴角印下亲吻,想要抽身离开的时候被按住了后脑,半强迫的继续了下去。

想起来了。

Keep clam (保持冷静)and carry on(继续前行),不是吗?


END

一点点糖分……接下来想写写长篇了……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