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机狙—洗浴时间

洗浴时间


人有三急。

阿诺现在充分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不是对于旅游旺季的公共海滩浴场的人流量估计不足,事实上在憋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已经很难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他甚至有种随地解决的冲动。

当然他不会那么做的。

他最后拉开一扇比较简陋的卫生间的木门,门没有锁,而且也没有人。

现在他终于可以解决他下半身只跟膀胱有关系的某些问题了——不过为什么没有人的卫生间会有水声?

在阿诺联想到了跟沙滩和西瓜并列为夏日三宝的鬼故事之前,本来他以为只是一块装饰用的布幔突然的掉了下来。

好吧,看来那是一块浴帘。

气氛尴尬极了,如果阿诺没有刚刚脱下泳裤掏出他那个需要解决的玩意的话可能会好上那么一点。

好在探头出来的这个人是个男性,并且有着一头让他觉得有些熟悉的红头发。

“萧伯纳?”

“嗯。”

答话的人随手把湿答答的头发往上拢了一下,水珠顺着优美的肌肉线条滚落下来,划过收窄的腰线流过大腿小腿最后融合到一片水渍里。

阿诺觉得有点尴尬,特别是他还有下半身只跟膀胱有关系的某些问题需要解决。

好在萧伯纳很快就转回去,虽然放弃了修理掉下来的浴帘。

不被看着的感觉让阿诺放松了不少,他现在可以放心的解决生理问题了——还可以偷偷用视线扫过去。

有种奇妙的窥视感。

狙击手即使已经在沙滩上度过了一半的夏天也还是没有晒黑的迹象,不过如果趁这个机会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阳光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晒痕——衣料覆盖的部分有着更为白皙的肤色,能够更加突显出从侧腹一直到背后的、图案抽象的纹身,淋浴的水流滑过那些不同颜色的皮肤界线的时候有种奇妙的色情感。

阿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和手臂——他有着更为壮硕结实的肌肉和颜色更深的肤色,然而他发现自己很难不去想象自己的手和萧伯纳的身体接触的话会产生怎么样的对比画面。

阿诺终于发现,他可能还有一个关于下半身、却和膀胱毫无牵连的问题需要解决一下。

END

没有啦——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