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榴狙—阅读时间

Hysterical Literature

具体的情况请自行百度,总之是个很有意思的play……。

规则做了一点改变。

没有肉只有擦边球。

如有肾疼(x)幻肢爆炸(x)等症状,作者概不负责。

ooc,ooc,ooc


千面的场合


“我不明白这种测试的意义。”

如果戒备这种情绪可以被具象化的话,想必威廉此时身上应该是缠满了荆棘的样子吧。

“官方说法的话,这是一个关于忍耐力和感受性的测试。”

罗恩面对着威廉写满着不信任的脸无奈地笑了笑:“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还是一定要找一个科学家跟你说明你才愿意相信?”

无声的对视持续了几秒钟,威廉首先移开了视线,手指扶着额头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现在相信了?”

罗恩看着他的表情有点像是父母看着不肯吃蔬菜的小孩子的表情,这让威廉下意识的想去摸平时几乎不会离身的左轮手枪——不过可惜枪套的位置空空荡荡——他在进入这一片理论上的“实验区域”的时候就已经解除了全身的武装。

“好吧。”

虽然表示了妥协,但是威廉面无表情的样子没什么改变,他拉开椅子坐下,要读的书已经准备好了摆在桌面上,威廉扶了扶眼镜,随便翻开了一页大致浏览了内容,又抬起头看着站在摄影机后面的罗恩。

“不要用这么可怕的表情看着我啊。”

罗恩带着一贯的和善笑容耸了耸肩——如果他的下一个动作不是开启摄影机的话,威廉觉得自己也许还有可能会稍微感激他一下。

“可以开始了,威廉。”

他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试着忽略摄像机运转的声音把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书页上来。

“你朗诵此台词时, 应照我所指示, 一字字打舌根里清晰的吐出。”

腰带被解开的时候威廉声音猛地一顿,罗恩站在不远的地方冲他笑了一下,做了一个表示任务继续的手势。

威廉习惯于服从这个手势的指示,因此即使是眼下这种微妙的情况下,他也仍然交付了十分信任。

“假如你只会大声嘶喊——我们某些演员的确有这毛病——”

桌子底下藏了一个精密的机器——这让狙击手确定了之后应该去找谁算账这个问题。不过那个问题只在他脑中停留了大概一秒左右,就随着某个隐秘的部位被仿真的、甚至带着温度的人造物触碰而消失无踪。

用不用这么仿真。

从罗恩的视角来看,是狙击手轻微的颤了一下,咬了一下嘴唇,然后又继续用平稳的声音读了下去。

“那我宁可让城里的宣令公差来扮演此角色。你的手也别在空中穷挥舞——好似如此——但要含蓄……”

威廉停顿了一下,小幅度的吸了口气来调整呼吸,虽然低下头看着书页的时候头发会稍微挡住视线,不过他还是清楚的知道罗恩正在注视着这里。

自尊心不允许他流露出丝毫动摇,因为过度用力而绷紧的指尖在书页上留下了折痕。

“因为、当你的情绪激昂得如狂流, 如暴风雨, 如旋风时……嗯、你一定要有相当的自制能力, 此出戏才能得到平稳及流畅的表达。”

句尾带上了隐藏不住的鼻音,因为神经过于紧绷而导致身体变得敏感了起来,狙击手更深的低下头,把发热的脸藏在垂下来的头发后面。

不过情况并没有什么改善。

分身被不知名的机械反复的给予刺激,因为过度的压抑紧绷起来的肌肉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而从摄影机附近投过来的视线没有变化,威廉闭上眼睛就能够想象出对方那样温和的微笑表情。

“我最痛恨的……就是见到一个头披假发, 尖声刺耳的拙劣演员在台上把一段抒情台词撕成碎片……呼、直像块烂布,去讨好那多半只有水准看莫明哑剧、荒唐闹剧的站票群众。”

不知道是因为说了太多的话,还是因为体温的身高造成了过度的水份流失让威廉觉得口干舌燥。

舌尖不住的舔舐着嘴唇,但是仍然迫切的需要水分,读书的声音里早就掺杂着本人毫无自觉的细小喘息,带着隐隐约约的渴望,对水分,或者对于别的什么。

生理上的快感逐渐积累起来,但是想要攀上顶峰却觉得少了什么。

眼前的视线有一点模糊,威廉终于还是抬起头来,把垂下来的头发掖到耳后,又扶了扶眼镜。

隔着镜片与罗恩视线交汇。

“我应把这此等家伙好好的痛鞭一顿, 当他过火的饰演特马根时,使希律王之残暴, 相形之下反见温和。”

摄影机的工作停止了,但是威廉还是继续读了下去。

这次他没有再低下头,嘴角微微带着笑容的看着动手关掉摄影机的人。

“我想或许你会需要一点帮助。”

罗恩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来,靠在这边的桌沿上,俯下身来。

桌子底下不知名机械的功能被一双他熟悉的手代替,恰到好处的撩拨让他舒服得眯起眼睛,喉咙里咕哝着细小的呻吟,听起来像是晒过太阳伸展腰背的幼猫一样。

“我希望你们能避免这些……”

威廉用含糊不清的声音读完了最后一句,然后仰起头接受一个等待已久的亲吻。


END

没啦——!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