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工医—谁杀死了知更鸟

3月9日

罗伯特今天的三个题目是:「冰冷的手」、「麻雀」、「呼吸」。


工医—谁杀死了知更鸟


CP:罗伯特x克劳迪娅

有点奇妙的黑化设定……


Who killed Cock Robin?

I, said the Sparrow,

With my bow and arrow,

I killed Cock Robin.

“就是这里,长官。”

年轻的新进特工在打开门之后就停下了脚步,卢卡斯向他点了点头:“辛苦你了,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可是……”

“没关系。”

温和但是不容置喙的打断了“实习生”的话,卢卡斯在他继续说下去之前就走进去关上了屋门。

“好久不见,卢卡斯。”

屋里的人声音镇定平和,如果让门口的实习生进来,他一定会奇怪一名被定义为“精神失常”的犯人怎么能如此清醒。

卢卡斯面对着房门沉默了两秒钟,微笑着转过头来:“嗯,好久不见了,罗伯特。”

科学家只是安静的坐在角落里一张单人床的床边,头发因为很久没有打理而变得乱糟糟的——看起来倒是很像他才刚进秘密学园的那个时候,不修边幅的科学怪人。

而卢卡斯也记得自从有一天,年轻的舞后递给埋头工作的工程师一杯热可可,和他说了一句“你真应该去剪一剪头发了这样多不方便”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到过科学家先生的刘海越过镜框的上边缘。

“你是来‘处刑’的吧?”

罗伯特的问话把卢卡斯的思维重新拉回现实,他只得因为对方太过准确的猜测苦笑着点了点头。

“从‘宣判’到‘处刑’之间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啊……”

“总部也是有很多考虑的。”

这一次反而是罗伯特看着他笑了起来:“啊,我知道的,不外乎是以我的精神状态来衡量失去一名技术型特工的损失。”

“不愧是你。”卢卡斯叹了口气:“不过会议上甚至有人提出你已经对尸体做了什么不人道的处理……真是……”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没什么……毕竟让你们掉队也是我的失误……”

从尖刺城返回之后,卢卡斯一直不愿意去回想在城中的遭遇,尤其是找到了掉队的两个后勤人员,却发现只存活了一人的时候。

已经注射过抗体的特工短时间内不会被感染,而克劳迪娅身上的致命伤,却明显是散弹枪造成的。

没有人不愿意去思考发生了什么,但是罗伯特的口供却清楚的写着是自己为了活下来才枪杀了克劳迪娅。

卢卡斯却始终忘不掉与队伍汇合的罗伯特,苦笑着看着女孩的尸体的眼神。

卢卡斯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低低的叹了口气:“或许我们本来应该把克劳迪娅从那里带回来的……”

“那样的话,我就必须要越狱才行了啊……”科学家的话一如往常的没精打采:“我可不希望她被送进实验室里去……”

“那也不用自己一个人把责任承担下来,导致总部对你的精神状态有所怀疑啊,那样的话,身为技术性特工的你起码不用……”

罗伯特仰起头看着他的队长,无辜的眨了眨眼:“卢卡斯……我已经没有炮台和补给器了。”

那些机械产品毁在那次探索当中,连碎片都没有留下来。

“那些东西,只要给你时间和材料还是可以再造出来……”

罗伯特又一次打断了他的话:“但是,‘她’是独一无二的。”

卢卡斯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妥协。

“……好吧,如果你坚持。”

“隶属秘密学园,工程师罗伯特,你是否承认是你于x月xx日,在尖刺城内,杀害同属秘密学园的特工,医生克劳迪娅。”

“是。”

“在此宣判,处罗伯特死刑并立即执行。”

END

……写得自己有点郁闷了起来,所以草草结尾了……

下一次试着写写别的工程师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