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机工—绿野仙踪

3月7日

罗伯特今天的三個題目是:「觸摸」、「稻草人」、「妓女」。

机工—绿野仙踪

CP:克鲁斯x罗伯特

“嘶……”

从刚才开始,坐在身边的人就已经在低声的吸气了。

虽然一直掩盖在应召女郎调情的娇嗔软语当中。

克鲁斯下意识的把手里的酒杯握得更紧了一些,却控制不了思维拼命想在脑海里构筑他没有在看的画面。

像是平日里摆弄机械的灵活的手搭在穿着暴露性感的女郎身上的样子,或者是一般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眼睛稍微亮起来的样子……

……越想越不对劲。

皱着眉头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克鲁斯,连背后的声音什么时候停下来都没有注意到。

直到他手里的杯子被一双灵活的手接过去。

即使是在吧台附近暧昧的暖色灯光下面,这双手看起来也只会让人联想到打磨的闪闪发光的金属表面——指尖修剪的平滑整齐,手指上有细小的伤口,多半都是因为拆装机械部件留下来的。

顺着手腕到小臂然后收入袖口的肌肉线条扫过去的话,其实科学家有着不错的手臂肌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克鲁斯觉得对方搭在自己手背上的指尖有着额外的热度。

“克鲁斯?”

一贯平稳镇定的声音听起来有着略微沙哑的尾音,克鲁斯有点反应过来,这毫无疑问是酒精的作用。

“罗伯特,你喝了多少?”

他转过头去,对上一张无辜的脸:“没有多少,我很清醒。”

于是他竖起三根手指在罗伯特眼前晃了晃:“这是几?”

“三。”

他又加了一根手指。

“现在呢?”

“四……我真的很清醒,克鲁斯。”

“好吧,刚才那个人的性别?”

“毫无疑问是女。”

“姓名?年龄?身高体重……”

“好了克鲁斯,我只是请她喝了杯酒来掩饰我们两个大男人坐在酒吧无所事事的表象。”

话多起来的工程师一口气喝掉了他杯子里剩下的酒,然后小幅度的吐了吐舌头:“是什么酒,好苦。”

“琴汤力。”

“和罗莎琳德点的酒一样啊……”

“谁?”

“刚才那位小姐,她说琴汤力代表,呃……”

罗伯特停顿了一下,收回手推了推眼镜,没再说下去。

他不把话说完的情况不算很常见,于是克鲁斯追问:“代表什么?”

“我很寂寞……”

罗伯特突然庆幸起酒吧光线昏暗,不仅仅是聊天间隙偷瞄的眼神没有被发现,现在就算耳廓已经红透也不会被发现:“今晚不想一个人睡。”

“那你为什么不约刚才那位小姐?”

克鲁斯扭过头去的样子看起来很不高兴。

罗伯特愣了两秒钟,然后笑了起来。

“调酒师先生,”他敲了敲吧台,招呼到:“调一杯绿野仙踪,敬我旁边这位稻草人先生。”


END

是一个,互相吃醋的故事(*^艸^*)

大概是姑娘想搭讪克鲁斯于是点了杯一样的酒结果被罗伯特拦了下来,但是克鲁斯误以为是罗伯特被搭讪这样的……

顺便一提,《绿野仙踪》里的稻草人……没有脑子xxxx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