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高绿—思念耐受不良

大概是两年前高绿日的产物……


高绿—思念耐受不良


中文名称:耐受性

英文名称:toleration

定义:生物对进入其体内的有害元素积累的忍耐能力。


01

——睡不着。

高尾和成就这么平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贴着篮球明星海报的墙壁和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什么都没有想,又好像什么都在想。

乱七八糟的东西在脑海里搅成一团,一会儿是小学校门口卖的冰棒,一会儿是早上出门的时候妹妹说的“路上小心”。

失眠——时间的流动像是某种缓慢粘稠的液体,自己房间里再熟悉不过的床铺似乎也变成了耶稣受难的十字架,而自己就是那个手脚被钉在上面的倒霉鬼。时间秒针摆动被无限的放大成窗外汽车车灯划过天花板的灯光,莫名感觉干脆利落的光影轻易地模糊了界限。

——想见他。

这么一个想法突兀的从脑海中浮现出来,就像白茫茫的一片雪原上一头直立的黑熊一样显眼,而且无比清晰。

本来应当是像车灯一样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一个念头而已,偏偏那个人的名字和形象一瞬间就清楚的在脑内成了像。

绿间真太郎。

伴随着“绿间真太郎”这个在自己的头脑中被简单标记成了“真酱”的搜索关键词一出现,大脑就自动的把信息汇总再重现出来。

绿色的头发,黑色的半框眼镜,手指上缠着绷带,身高超过一米九,说话会在句尾加上奇怪的口癖,每天早上会准时收看晨间占卜并且携带当天的幸运物,睡觉的姿势像是假的人偶一样一丝一毫都没有移动。

这么说来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不过实际上却是个让人没办法讨厌起来的家伙。

嘴硬心软,坚持的东西从不轻易放弃,说着尽人事就真的好好去做,是个认真到神经质的家伙。

一边说着“我的投篮绝对不会射偏的”一边给自己加大了训练的强度,明明很想被夸奖却说着“这种事情只是普通的尽了人事而已”,练习的时候如果在他的三分球投进的时候大声跟他说出“真酱!Nice shot!”就会推着眼睛转过头去一边说着“这种事是理所当然的”一边连耳朵都红了起来。

意外的,是个好懂的人。

——直白明了的就像一颗树。

被国语老师叫起来读课文的时候是个夏天的午后,昏昏欲睡的自己就这么被叫了起来,然后听到后座的绿间清楚但是刻意压低过的声音提醒着“11页第2段”,自己就拿着课本站直了然后慢慢的用马上就要陷入睡眠一样的声音读起来。

“这儿的人都做什么来找乐子呢?”

“就是冬天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等着夏天的到来。”

所以说绿间现在的状态到底是算冬天呢?还是夏天呢?

“夏天来了之后会怎么样呢?”

也许是春天?

“有时候什么都不会发生。”

搞不懂啊……到底自己是怎么想,绿间又是怎么想。

“那你们是怎么区分冬天和夏天呢?”

没有明确的分界线,似乎可以无限的亲近但是又觉得莫名的疏离。

“冬天的时候,雨会变成雪落下来。”

不过不管怎么样高尾和成还是无比清楚的知道。

自己喜欢着绿间真太郎的,这个事实。

“如果你是一棵树的话,这倒是不错的生存方式。”

——如果真酱是棵树的话,会不会变得好懂一点啊?


02

他还记得那节课的下场——没有因为上课睡觉而被老师罚站,反而是因为一句无心的玩笑话而被绿间狠狠训了一顿。

而且不管怎么样绿间真太郎都不可能是棵树——况且就算他是一棵树,自己也就是确确实实的喜欢上了这棵树的大笨蛋。

大笨蛋高尾和成先生,喜欢绿间真太郎。

连告白的勇气都没有。

明明是阳光帅气勇往直前坦率开朗的体育系男生。

即使能在大街上把板车当做交通工具而完全顾不上周围人的视线有多么惊讶的看着他跟绿间(单方面的)吵闹,他也不觉得自己有勇气像诚凛的各位一样如果输了比赛就跟喜欢的人全裸告白——还是跟一个一米九五的男人。

——说起来今年的冬季杯,诚凛也算是有着不能输的理由了吧?

毕竟谁也不想在那么寒冷的季节跟喜欢的人全裸告白——哪怕对方不是身高一米九五戴眼镜的狂热的爱好着星座的男人。

虽然高尾有一瞬间觉得比起深夜的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同班的同一个球队的男生其实也不比直接跟他说出来然后从此就被彻底的疏远要好到哪去。

绝望再加上一丁点的冲动就足够让人去做傻事。

就算你是某个被称为“王者”的篮球队一年级王牌选手的搭档也是一样的。

高尾在枕头旁边摸到了手机,眯起眼睛看着有些晃眼的屏幕,找到了绿间的手机号码打了过去。


03

……我可真是个傻瓜啊,明明知道这个时间真酱肯定已经睡了的。

“……喂?”

接通的提示音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传到耳朵里,紧接着是一个听起来完全不愉快的声音。

——诶诶诶,骗人的吧?

——为什么……会接起来啊?!

“那、那个,晚上好,真酱?”

我可真是丢人啊,声音都在发抖了。

“……有事?”

听起来并不算清醒但也不是刚从睡梦中被吵醒的声音,高尾眨了眨眼睛仰头看着天花板上一闪而过的车灯的光,突然就笑了起来。

“真酱做噩梦了吧?”

信号的另一边沉默了一会儿——即使只是盯着天花板,高尾似乎也能看到绿间此时的表情,一定是——皱着眉微微抿着嘴唇——不过不知道有没有戴眼镜呢?

对方半天没说话,高尾虽然不着急但还是试着催促:“怎么样,我猜对了吧?”

“……所以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不追究你大半夜打电话来吵醒我的问题了吗?”

“总觉得认识真酱这么久了,这还是第一次真酱主动跟我说这么多字啊。”

绿间那边又一次微妙的沉默了下去,不过这次没有等到高尾再说话他就自己开口:“你也做了噩梦吗?”


04

神啊这是什么新开发的惩罚GAME吗?

为什么真酱明明是个男生却这么可爱呢?这就是所谓的“这么可爱的一定是男孩子”吗?

——也就是说,高尾和成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对着一个身高一米九五的男生感觉到“可爱”是一件不那么正常的事情。


05

如果是平时的自己会说什么呢?

——真酱你是在关心我吗?好开心!

这样的吧?

不过现在的情况真是……

“虽然知道真酱是在担心我很开心,不过抱歉呐,现在不是能开玩笑的心情呢。”

微妙的沉默着。

真糟糕啊……干嘛要突然就严肃起来呢。

听着手机里对方的呼吸声跟电流的微妙杂音混合起来的声音,总觉得紧张起来了。

“怎么了啊真酱,不说话很可怕啊。”

“不是你自己说不要开玩笑的吗?到底有什么事?”

“还是……平时的真酱啊。”

“到底在说什么啊。”

就算不是面对面也能够想象出对方的表情呢——我是不是太过熟悉真酱了啊?

不过……也不算是坏事吧?

“到底是怎么了,高尾?半夜打电话过来,又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真是个温柔的人啊,真酱你。”

高尾翻了个身,把被子卷成一团抱住,偏着头蹭了蹭辈子才好好的开口:“明明是个傲娇啦,真酱变得这么温柔一定是我在做梦吧?”

“只是为了说废话的话我就挂了。顺便你还是去死好了。”

他笑起来。

“果然这样才是真酱啦——等等话说回来难道我是M吗?好糟糕啊。”

信号那边轻声的叹了口气:“你不是一直都很糟糕吗?”

“诶诶真酱好过分啦……才不糟糕呢。”

他一边说着自己就笑出了声,笑声在深夜的房间里有种回荡开的感觉,除了手机里传出来的电流杂音之外听不到其他不属于自己的声音,感觉似乎连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都变得清晰起来。

“可恶、总觉得……好寂寞啊。”

“什么啊你这家伙。”

是错觉吗,总觉得真酱声音似乎提高了一些?为什么啊,生气了吗?

“擅自打电话过来就为了说这个吗?快去死算了。”

又是这一句啊……擅自打电话过去这件事这么让他生气吗?

明明很快就接了电话的啊。


06

明明很快就接了电话的啊。

——这么说起来这一点很可疑啊。

自己记忆里的绿间真太郎是个生活规律到像机器人一样的家伙,怎么可能都这个时间了还接电话陪他闲聊?

难道不是真酱吗?

外星人为了入侵地球而伪造的仿制品?然后自己发现了这一点变成了拯救世界的HERO?

——怎么可能有这么随便的剧情啦笨蛋。

连自己都忍不住吐槽的逻辑花掉了他三十秒钟的时间,手机里对方的呼吸有点危险的加重——在看不见表情的情况下这姑且算是察觉到绿间情绪的一个信号,大概是不耐烦了吧?也难怪呢。

“抱歉啦真酱,其实可以不用管我直接挂电话去睡觉的——虽然说得有点晚了不过就那么做吧。”

于是耳边就只剩下了电流的杂音——该说不愧是真酱吗,这么干脆的……

糟糕,有点想哭了怎么办啊?


“呐,真酱……”

“我大概比我自己意识到的更喜欢你啊。”


【#超级想在这个地方打END不过一定会被打的所以继续#】


07

又是三十秒。

电流杂音混合着自己的呼吸心跳的声音变得异常的吵。

就算明知到对方没可能听到的,却还是异常的紧张了起来。

我真是个笨蛋啊大笨蛋!

即使在心里这样抱头大吼也还是无可救药的脸红了起来,高尾把头狠狠地埋在被子卷里想把自己闷死的心情越来越强烈。

整个脑海里似乎只剩下了“这也太羞耻了吧还是去死算了”和“好在真酱没有听到”这样的想法,他把手机拿到眼前打算看一眼时间,却发现通话并没有切断的时候就只剩下了想把自己闷死这样的唯一的想法而已。

……为什么没有挂断啊!


08

“那个……真酱,刚刚的……”

“闭嘴!”

糟糕……听起来超级生气的啊——总之试着道歉?

“真——”

“说了闭嘴。”

像这样打断别人的话还是第一次吧?

——有必要这么讨厌吗?

比起刚刚想用被子闷死自己,现在应该是不用被子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了吧。

呼吸变得困难,身体里的血液像是沸腾起来一样。

——我会死吗?因为被真酱讨厌而死的?


09

这种死法绝对不要——至少,让我好好的说出来啊。

“呐,真酱。”

“闭嘴。”

“不要,听我说吧,真酱。”

一直都是真酱在任性,就这一次,让我任性一次吧。


10

我啊——最喜欢真酱了。

世界第一的喜欢哦?

要说为什么的话……也是呢,真酱那么奇怪啦——像是明明是个男孩子还喜欢星座占卜,还带那些奇奇怪怪的幸运物,不仅是个傲娇也超级任性的。

为什么我会喜欢上真酱啊。

连我自己也想知道答案呢?

可是看到抛物线就会觉得还是真酱射篮的弧线更漂亮啊、听到ACE就会想到真酱啊、妹妹在看晨间占卜的时候超级在意巨蟹座的结果连自己的星座都忽略掉了啊、最近都不猜拳直接用板车载着真酱这样的——我想我是喜欢上了真酱没错吧?

所以为什么这个,真的很重要吗?

真拿你没办法啊……那么我的答案是?

想知道吗?

好啦好啦对不起是我不好,请你听我说,请你一定要听我说。

因为真酱是世界第一的王牌大人啊。

跟别人怎么说没关系啦。

真酱永远是我的,世界第一的王牌大人哦?

所以说真酱你也快点喜欢上我吧?


11

“糟糕……快要哭出来了啊……”

“真酱……不要一直沉默啊……”

“我是……真的会哭出来的。”

“所以……不要在欺负我了。”


12

“……并不是打算欺负你的。”

声音有点沙哑的感觉——是了,说起来现在可是凌晨两三点钟啊,肯定是没有睡好吧,真酱。

这么一想又觉得抱歉起来,都是因为我的任性呢,这么一来也没办法好好休息了吧?

“嗯……是我不好啦真酱,不要管我了,快点去休息吧。”

又是30秒钟的沉默,绿间叹了口气。

“你这家伙……”


13

说实话吧, 高尾,你这家伙,真的超级烦的。

——真酱好过分啊……

就算过分我也会继续说的,不想听的话就挂断吧。

看样子你没有挂断吗?那么我继续了。

——嗯,真酱想说什么呢?

在我的角度来看,除了烦之外就只能说你太狡猾了。

——真是不留情面的评价啊。

这次也是……准备说你是开玩笑的就蒙混过去吗?

高尾你……到底拿我的心情当成什么呢?

——真酱……?

完全没有考虑过我吧,只想着怎么能够说出自己的心情又可以不用当真不是吗?完全没有考虑过我吧?

——就是因为考虑了真酱你的心情我才会……

骗人的,明明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心情还敢这么说。

——那么,真酱的心情是?

……

——可以告诉我吗?

……你要是非听不可的话……

——请务必告诉我!

我也……和你是一样的啊……笨蛋吗你是?

——嗯,是真酱笨蛋哦?

……哭了吗?

——真酱才是……哭了吗?

才不会哭。

——真酱好厉害啊,我可是眼泪止都止不住了哦?

谁管你怎么样啊……

——现在就想见到真酱!

不要这么大声音,很晚了。

——呐真酱,见面吧!现在就想见面!想抱你!想接吻!

说了闭嘴吧!快闭嘴你这个笨蛋!

——想见真酱,现在就想!

……给我忍耐着!

——还要忍上四个小时呢,现在就已经想见真酱了……呐,忍到早上的话有什么奖励吗?

才不会有奖励。

——呐,我会一大早就跑到真酱家门口哦?所以给我奖励吧?

才不会给。

——只是kiss的话没问题的吧?真酱会做的吧?

才不会做。

——真酱是傲娇嘛……所以是答应了哦?

才不是,别擅自决定。

——晚安,真酱。

……晚安,高尾。


14

电话挂断了。

他以一种说不出的平静的状态平躺在床上仰头看着天花板。

现在睡觉的话,一定能做个好梦吧?

晚安。


END

少女的不可思议的高尾……就算打上绿高的tag我也不会意外的但仍然是高绿!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