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工榴—服从命令(上)

学院组,罗伯特x卢卡斯

脑洞,全球领跑品牌。

obéir aux ordres

服从命令

“呃……总之,卢卡斯你准备好了吗?”

卢卡斯试着挣了挣被吊起来的手腕,金属碰撞发出细碎的声响,苦笑着点点头:“可以了,麻烦你了罗伯特。”

难得会从实验室出来的工程师掂了掂手里的散弹枪:“不用客气,快点结束就可以吧?”

“嗯,拜托了。”

“从‘拷问’的目的上来说,被这么说还真是怪怪的——总之……”

散弹枪的枪托砸在肩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条件反射的肌肉收缩又一次扯动了锁链,冰冷的金属微微陷入皮肤表面留下了印记。

年轻的精英仅仅是在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响声,但是皱起的眉头还是暴露了主人正在承受痛苦。

“如果很痛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啊。”

“没关系,继续吧。”

罗伯特眨了眨眼,换了一个位置继续着殴打这件事:“从语气上听起来让人很没有成就感呢。”

“可你好像打得很、唔……”

还没说完的话被枪托击中侧脸打断,牙齿磕破了嘴唇,口腔里一瞬间弥漫开铁锈的味道。

卢卡斯闭了一会眼睛,让闪着金星的视野稍微得到缓解,然后朝地面吐了一口带着血味儿的唾沫。

冰凉的金属枪管抵着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罗伯特平时看起来不是很有精神的眼睛藏在帽子的阴影下好像有那么一点闪闪发光。

“我还不知道你有这种爱好?”

“当局者迷。”

工程师的指尖因为长期摆弄他那些机械制品而带着茧子,擦过嘴唇伤口的时候触感格外明显一些——他收回手的时候把指尖放进自己嘴里舔了舔,语气颇为遗憾的开口:“弄出伤口来了,很抱歉,接下来我会小心的。”

“唔、咳!”

随之而来的,其实是更加粗暴的对待。

枪托毫无预兆的随机砸向腹部、腰侧还有大腿和小腿,下意识的想要绷紧肌肉抵抗,然而起不到什么作用。

“一般来说人体对疼痛感觉比较敏锐的地方就是这里还有这里,不过像喉结这样会致命的地方我会注意避开的,请放心。”

作为解说的声音实在太过冷静,让卢卡斯一瞬间觉得好像只是在拍摄什么纪录片。

不过疼痛轻易地把他的思维扯回现实,越是神经紧张就能越清楚的感觉到肌肉,也许还有骨骼发出的悲鸣——然而卢卡斯的声音始终被他的意志力紧紧地锁在喉咙深处,只有偶尔扯动锁链发出细微的金属碰撞声来。

注意到这一点的科学家停止了徒劳的举动。

卢卡斯难得会用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他,眼镜早早就被摘下来放在一边,浅蓝色虹膜让人联想到明朗的天空,罗伯特把手掌贴上去,下意识的闭眼动作让对方的睫毛轻轻扫过他的掌心。

“罗伯特?”

“嗯……有一个关于忍耐性的实验,你知道吗?”

“是什么?”

卢卡斯眨了眨眼,因为突然的黑暗而有些茫然。

“嗯……就是说,人体所能承受的痛苦的极限,在理论上和‘极乐’是同样的。”

工程师的语气始终保持着慢条斯理的平静:“所以,我有一个提议。”

TBC

后续反正就是那个啥……希望能写出来所以先发一发……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