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林方—有点甜

补考最难的一科及格了,回馈社会。

超短,砂糖,可能会有点OOC。


林方—有点甜


方锐失眠了。

准确的来说好像也不应该叫做失眠,他觉得自己只是没有睡意——听完这首歌就睡,看完这个视频就睡,打完这个副本就睡……等脑袋沾到枕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四十五。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丝毫的睡意,这才恍惚的觉得自己失眠了。

林敬言睡在床的另一边,睡得很沉,由着他这么折腾也没醒过来——在霸图两年他养成了极好的作息,连带着方锐也跟着作息规律了起来—虽然现在他正在失眠。

方锐带着点不满的眨了眨眼,林敬言的轮廓在一片黑暗里头看不分明,呼吸却缓慢悠长,让人安心。

他伸手过去。

这是额头,光洁饱满,林敬言不常皱眉,老了以后可能也不会有皱纹。

眉毛底下是眼睛——平光镜戴着也不会让眼睛变形,挺好。睫毛在他指尖底下微微颤抖着,有点痒。

再往下是鼻子,呼吸之间的热气暖着指尖,方锐自己眨巴眨巴眼睛笑了。

嘴唇干燥柔软,醒着的时候多半会笑,说话声音好听得很,内容自从退役之后就比较老妈子一些,偶尔还会说一些让人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下流话。

再往下……

他手底下的这张面孔侧了过来——是林敬言翻了个身,一只手抓住他刚才一直捣乱的手拉下来,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他背上,把他往怀里带了带,像哄孩子似的轻轻拍了两下。

“别闹了,睡觉。”

方锐还想反驳,说他一个晚上都没有睡意,一定是舌头惦记街角那家蛋糕店的榴莲酥或者手指想念烤串的签子太久用摧残键盘的方式来发泄一下。

可是本来没有睡意的大脑突然对林敬言的话从善如流,几秒钟的时间里,飞快的进入了睡眠的临界状态。

好吧,那睡觉。

方锐咂咂嘴,想着明天一定要去吃榴莲酥还有烤串,嗯,一定要去。

叫不叫老林一起去呢……

随便吧,不想了。

晚安,林敬言。


END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