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谦敬—时过境迁(中)

方士谦x林敬言
ooc,ooc,ooc
想要林敬言中心的小伙伴,一起来苏老林嘛!

谦敬—时过境迁(中)

方士谦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不过他是一个很有办法的人。
所以最后从体育馆走出来的时候,林敬言收到了方士谦的“名片”——正面是老鸭粉丝汤的外卖电话,背面写着方士谦的个人联系方式,林敬言实在是忍不住笑了。
“QQ联系不就行了吗?”
“啊?”方士谦一愣,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职业选手群啊,你不在?”
“……”
方士谦很郁闷,他是真的没想起来还有这么回事来着。

至于后来……
是谁先联系谁早就记不清了,竞技场少说也比别人多打了几十个来回,出于职业原因的单方面输多赢少方士谦也没有放在心上过。
不温不火,不过不失。
微草有人发现他们治疗之神在竞技场被人完虐了也高兴得不得了,呼啸的前辈们私底下讨论林敬言在访谈时说多谢前辈的指导到底指的是谁。
没有人想到他们之间是有某种联系的。
直到第五赛季。
呼啸引入了一个盗贼选手,微草的魔术师改变了打法成为一名团队性更强的选手。
改变是唯一永恒不变的状态。
竞技场的次数在减少,其他的交流也是同样,最多是赛后握手的时候互相多笑一笑,寒暄几句,然后匆匆越过对方去和下一名选手交谈,隔了两三个人,突然听到什么和对方有关的字眼,抬头对上视线,回以笑容。
那一年呼啸出了个犯罪组合,战队和粉丝都对冲进总决赛这事有了长足的信心,唐三打和鬼迷神疑那种好像是天生的默契在网上传的神乎其神,更是搞出了“相关讨论楼一百楼以内必出‘真爱’”这样的都市传说。
而转型之后的魔术师为微草带来了第一个总冠军奖杯,方士谦治疗之神的名声越叫越响,差不多完全盖过了霸图那个还是新人就拿了总冠军的牧师。
夏休的时候方士谦去了一趟N市,装模作样的在职业选手群里问林敬言有什么景点哪里好玩什么好吃,林敬言回了个笑脸的表情,说方神要来的话必须要招待一下啊。
最后方士谦真的去了,林敬言说话算数,带着半个呼啸的人马招待了他。
吃饭的时候方士谦看着跟自己同姓的那个小孩猥琐的游走在席间吃掉了三个人的饭后甜点冰激凌,最后被林敬言制止了下一次的“犯罪活动”:“好了方锐,再吃凉的你明天又要拉肚子了。”
方锐就笑嘻嘻的说:“有队长这句话,我今天就放过你吧阮永彬。”
呼啸的牧师选手对此报以白眼:“要不是有队长在我打死你。”
“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有本事竞技场啊。”
“靠,跟治疗单挑,方锐你还能不能要点儿脸啊。”
方士谦突然把手里的杯子一放,捏了捏手指关节说:“小朋友很有想法啊,让我试试?”
一顿饭吃的草草结尾,一伙人互相簇拥着去了呼啸的训练室。
治疗对盗贼的单挑结果竟然是要教盗贼做人,想想有点匪夷所思,不过想想也的确如此——团队赛中治疗偶尔需要单扛两三个人的集火攻击,一个猥琐流的盗贼在单对单当中能做的实在是太少了。
一伙人以阮永彬为首嘲笑了方锐一番,最后在未来的盗贼之王“不服单挑”的宣言里结束了一波集火,林敬言搬出队长的身份把人一个一个赶回宿舍去。
方锐是最后一个,皱着眉头好像在想什么,最后拽着林敬言的袖子说:“队长回来之后再跟我打一场吧,我有点想法。”
林敬言再三答应着把人哄回宿舍,回头看着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些的方士谦,无奈的笑了起来。
“前辈订了酒店吧?”
“不是你给我推荐的吗,说离你们这不远。”
林敬言笑笑,不置可否,但是也带着方士谦从呼啸宿舍区出来。
下楼的电梯里他突然又开口,说:“给前辈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儿。”
方士谦摆摆手:“那小孩挺不错的,有他在旁边,你还能再打两年吧?”
林敬言一愣,点了点头。
方士谦说的不错——他状态下滑到了俱乐部连他的继任都已经找来了,只不过方锐转型盗贼和他打起了配合,至少目前看来成果喜人,所以第一流氓的继承人这个话题暂时的被搁置了。
有方锐在,是呼啸的好处,更是他林敬言的机会。
沉默了一会,他才又开口:“所以前辈其实不用那样的。”
不用在随便打打的竞技场里,把方锐此时面临的问题引发出来——甚至根本不用主动提出约战来。
方士谦知道他的意思,笑眯眯的摇了摇头:“提携后辈嘛。”
“提携其他战队的后辈?”
林敬言坚持要揭穿他,夜晚的空气散尽了暑热,有微微的凉意,风里带着草木生长过程中自然散发出来的销魂气味。
“是小年轻自己领悟能力高。”方士谦笑着摇摇头,“再说,你的不就是我的吗?”

TBC
热度过了两位数就有后续……。
没过就算了……。

评论(1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