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映an—鸟和噩梦以及……(上)

从看完ooo就开始写这个,途中看了final然后了解了一点这一对的rps售后。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甜的售后???
四舍五入就算他们已经结婚了吧。

鸟和噩梦以及……

(上)

“该和OOO组队的Ankh,可不是你。”

从噩梦中挣脱出来对Greeed而言是一种陌生的感受,像是从阴冷潮湿的海中突然上升到海面,压在身体上的重量在扑面而来的新鲜空气里消失一空,心跳在几次呼吸之间慢慢平复下来,月光安详的从窗户照进来,睡在床上的映司的脸藏在阴影里,看起来是恬静而且美好的。
这跟他那个梦的开头不谋而合,Ankh自己也来不及分辨胸口升腾而起的是怒气还是恐惧,就已经从他的鸟巢翻身而起站在了床边。
“映司!喂、映司!”

从这里开始,他的噩梦换了一个方向——只是主角双方都没有察觉到。
就是这样才好,满溢夜色着无人入眠的方寸空间,正是发生什么都不奇怪的“现实”世界——

最初的不同是本该睡得正香的火野映司给了他回应——虽然看起来有些不情愿,却还是眯着眼睛勉强的把视线移到了他身上。
“怎么了……Ankh?”
还是很困的样子,偏长的头发在枕头上散成凌乱的形状,虽然还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看向他,但也做好了要起身的准备。
刚刚那个,果然是梦啊。
Ankh有一瞬间感到了安心,接着升腾起的便是怒气——他竟然会做那样的梦,更重要的是,他竟然还被那个梦给吓到了。
——什么,怎么会,区区一个人类而已!
另一方面,OOO的本体火野映司并没有察觉到站在床边的Greeed突然的怒火,因此他只是调整了一下姿势,打了个哈欠之后准备理所当然的再次进入梦境……
在这种时候突然施加在他身上的重量不可谓不突兀了。
“Ankh……”
他一边无奈而又理所当然的把这归咎于房间里的另一个生命体——话说回来,Greeed算不算生命体还很难说……一边连眼睛都没睁开的伸手去推压在身上的重物。
啊、Greeed身上也是温暖的呢……
Greeed、身上?!
本来汹涌的睡意退下去的速度更是连潮水都自叹不如,映司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清醒过的同时也看到自己的手正按在对方的肚子上。
啊、还好还好,不是什么不该碰的地方……
正打算稍微放心的火野映司又注意到了另一个事实——既然他的手碰得到Ankh,也就是等于说,他身上感受到的重量就是来自于Ankh,那么就可以认为,他本来以为只是Ankh随手拿来给他添一点小麻烦的重物,其实就是Ankh本人……
说的更直白一点,他不巧正在拒绝的,就是Ankh本人。
而这件事的前提是……
——Ankh最近很不对劲。
虽然被本人“笨蛋”“傻瓜”的叫着,但火野映司实际上却是十分敏感的人。
更不要提当事人把这种不对劲十分明显的表现出来,像八点档肥皂剧里丈夫衬衫上的口红印一样明显。
到底是不屑掩饰、不懂掩饰,还是掩饰的手法太过拙劣呢……
因为如果深思下去恐怕会得出“啊,总之这家伙超可爱的”这种结论而没有过度思考,但至少映司是明白的。
Ankh这家伙,已经有了守护“巢”和同伴的意识。
——只是不知道本人是没有察觉还是不肯承认罢了。
现在的麻烦事在于,Ankh对于别人的态度敏感到异常的程度,偏偏自己不自觉的推拒了难得的亲近——话说回来,Ankh他怎么跑到我身上来……
从困意中被惊吓叫醒的思维其实是涣散的,如流水一般没有容器加以限制就会无限制的发散下去,而Ankh其实也没有映司现在想的那么一点就炸,如果火野映司更清醒一点的话就能够注意到。
可惜他没有。
Ankh有些察觉到了自己的浮躁,况且这个时间对人类而言正是休息的时间,他也没有指望能从困得半死的火野映司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只是单纯的发泄了噩梦带来的不满,就准备回自己的“巢”里继续休息了。
偏偏火野映司的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搂在他腰间,接着就是整个人贴过来,带着在被窝里染上的温暖倦怠的气息。
Greeed不是真的需要休息,但他附身的人类需要,对温暖、安全、还有安心与信赖感的需求——Ankh试图用自己被这具身体影响作为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没有立即挣脱这个怀抱,并没有意识到其实他不需要对谁解释什么。

抱上去的时候火野映司知道自己做对了。
怀里的身体僵硬了片刻就像被理顺了猫的猫咪一样舒展开——啊、但是Ankh的话,应该是那个……
在暖和的阳光里蓬松着羽毛的麻雀。
想着一只全身火红颜色的麻雀他忍不住笑起来,鼻息落在颈窝惹得对方不满的挣扎起来。
抬手沿着那有些单薄的脊背轻轻拍抚,没一会Ankh就安静下来,掌心底下的肩胛骨因为呼吸的关系微微起伏着,低下头的话能看到Ankh因为正低垂着而显得温柔的眉眼。
——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映司立刻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错误的肯定答案——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他,毕竟是那个Ankh……

但错误答案就是错误答案,除了责怪做出答案的自己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办法。
但是有的时候,错误答案也并非就不能是“最优解”,毕竟那又不是什么数学题,而是令人困扰的现实生活啊。

得出“只是梦”的结论,火野映司毫无疑问变得有了底气,就算是那个Ankh吧……至少在他自己的梦境里,总不会比他真正认识的那个更难搞,而他那些有些冒犯的小念头……在梦里就没有关系吧?

TBC

写的时候考虑过要不要在这里告白然后结尾,但是被各种各样的原因刺激到……
所以(下)会是一辆儿童三轮车。
可能要很久,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次再见啦。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