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OOO—恋爱和夏天以及鬼故事(中)

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大家能够和平相处的迷之世界线。

都是瞎编。
以上OK的话,请。

恋爱和夏天以及鬼故事

他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

那就没什么好在意的,对于大部分昆虫而言,白天不算是最好的活动时间。他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大致再过几个小时天气会变成什么样,一边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

于是再一次的,有什么长而柔软、仿佛带着海水一样冰冷潮湿气息的东西抚上他的身体。

Uva张开眼睛——如同热气球一般漂浮在空气里的半透明的影子,正逐渐呈现出水母的形态。

“啧,Mezuru的yummy吗……”

觉得无趣一样咋舌,Uva轻易的抬手“撕”开了那看起来巨大的虚影。

来自螳螂硬币的能力覆在手指之间显示出绿色的锋利光芒——在那个光芒还没消散的时候,Uva听到身后突然响起的、女性的尖叫。

啊啊、真是超麻烦的。

先不说为什么Mezuru的yummy会袭击同样身为greeed的自己,对于目击的人类,到底应该如何处置也很令人头痛——Uva看着眼角含泪抱着肩膀瑟瑟发抖的少女叹了口气。

“喂。”

他尽可能不那么凶恶的开口,出乎意料的,少女冲到他面前握住了他的手——明明还是一副害怕的样子。

“请您不要忘记我……!”

——哈?

在他语气不善的开口之前,少女早已松开他的手跑远了,留下来的只有那明明嘴唇颤抖眼眶发红却还是坚持着要向他开口的表情、塞进男人手中的浅紫色的龙胆花,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再次浮现在天空的水母的影子。

“切、搞什么……”

再次挥手撕裂了纠缠不休的yummy,Uva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在那团被撕裂的透明影子再次呈现出明显的外形之前,他决定先去找这东西的“母亲”问个清楚。

“嗯?是这样啊,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

少女——也就是水母yummy的创造者,Mezuru坐在他们约定好当做基地的废弃酒吧的座椅上,浮现出了漫不经心的笑容。

“我可不觉得哪里有趣啊。”

不算好声气的翻了个白眼,Uva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拿着杀不死又缠人的yummy没辙——也就从外面走进来的功夫,半透明的水母影子又再次凝聚在了半空当中。

“不是很有趣嘛。”

Mezuru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向自己的yummy伸出手,水母伞下的细小触手触电似的痉挛了一下,在她手上留下了一枚硬币。

Uva低头看了一眼,总觉得这枚硬币和他们常见的欲望结晶的硬币看起来有些不同,Mezuru却很快就握起了手挡住了他的视线。

“yummy一旦形成,就算是我的话也不会完全听命的。”

女孩子竖起食指贴在唇边,露出了可以称之为天真的笑容:“不过既然是你的话,特别优待,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

“啧、说定了,你可别有什么怨言啊。”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男人大踏步的离开了酒吧,漂浮在空气中的水母yummy看起来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就像是溶于空气一般渐渐消失了形状。

Mezuru摊开手掌,掌心的硬币外形与常见的普通硬币区别不大,但看起来却像是半透明的水纹玻璃一样。

“看来是没有办法使用呢……”

她将指尖轻轻搭在上面,微笑着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不过,反正也教给Uva去做了,希望他一切‘顺利’呢。”

TBC

编不下去了!

想要灵感!!!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