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翔菲龙亚—突击,温泉乡合宿事件!

tag:你脖子上的我的头【梗来源,大概意思就是看到的对方的样子是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印象】
虽然不是身份互换,不过感觉会很有趣。
生日快乐。
掉落:默认恋爱中的胡编乱造的翔菲,默认恋爱中的几句话龙亚

翔菲龙亚—突击,温泉乡合宿事件!

察觉到有些不对的时候,唯一退路的房门前已经守着严阵以待的警察照井龙。
在他改变路线之前,说不定正是鸣海侦探事务所最强之人的鸣海亚树子也堵在了面前虎视眈眈。
——啊啊、这就是所谓人生的危难吧。
翔太郎面无表情,内心却十分感慨的收拢了环在搭档腰间的手臂,把脸埋在他胸口的菲利普抬起头有些不满的看着他。
又或者说是,翔太郎看到自己的脸守在门口、堵在面前……以及,在自己手臂中间抬起头来。
如果不是还要顾及所谓硬汉侦探的面子,翔太郎其实非常想要跪下来大喊: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啊!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了,翔太郎眼中看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变成他自己的脸。唔,到底是怎样的原理,视觉障碍?认知障碍?让人很感兴趣呢。”
与显得有些兴奋的菲利普不同,被三人合力捕捉并安抚下来的翔太郎握着帽子颓丧的窝在房间一角,实在是可怜到了亚树子也无法掏出拖鞋的程度。
“到了这个程度,只能认为是dopant干的了,左,你好好回忆一下,在变成这样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要说发生了什么的话……”
翔太郎实在不愿意面对自己的脸一脸感兴趣的凑过来、崇拜的看着另一张自己的脸之类的画面,痛苦地闭上眼睛。
“不就是你和亚树子一大早来事务所,说是新房装修期间抽到了温泉旅行的优惠券吗?”
照井龙感觉警察的直觉在提醒他什么,那提示却太过模糊而且一闪即逝:“然后?”
代替已经明显表现出“求放过”的翔太郎回答他的自然是菲利普:“然后就收拾了东西,搭长途汽车来到这里。”
也同样放弃了翔太郎,亚树子接着说下去。
“和老板娘打过招呼之后,大家就各自回房间整理东西,我和龙君住那个套间,翔太郎和菲利普住这个双人间。”
三个人互相交换了眼神,到目前为止,翔太郎都还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菲利普便继续描述下去:“回了房间之后,翔太郎先去洗漱,然后换我去,等我出来的时候翔太郎靠着那边睡着了的样子,于是就给亚树酱发了信息。”
亚树子把那条信息点开给另外两人展示。
『翔太郎睡着了,等他醒了再去找你们一起吃午饭吧,亚树酱也好好休息。』
“也就是说,独处的时间就只有两个人轮流洗漱的时候吗……”
“不,应该只有右边去洗漱而左睡着的时间而已。”
照井龙打断了亚树子的自言自语,顺着提到两个人的顺序轮流看向了W的两个人。
菲利普再次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因为如果翔太郎是在洗漱的时候遇到了什么的话,那他一看到我就会发作了。”
“是吗,翔太郎?”
瘫在房间角落的硬汉侦探点点头附和了搭档的说法,艰难的睁开了一点眼睛,然后立即瞪大了双眼:“为什么变成一半了啊!”
“什么一半?”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转过头来看他,翔太郎被迫与两张半自己的脸面对面,非常不硬汉的晕了过去。

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变得安静多了——也黑了许多。
察觉到这种不自然的黑暗是来自于扣在脸上的帽子,翔太郎便抬手想要拿下帽子翻身坐起,结果两边的行动都被一只手阻止了。
是菲利普吧,翔太郎在察觉这个事实之前就已经感到了安心,然后便顺着手主人的意思重新躺下。
菲利普确认了帽子还好好扣在他脸上,语气轻快的开口:“药效还没过喔,不过既然已经醒来了,就听听老板娘怎么说吧。”
“药效?老板娘?”
翔太郎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情节——实际上也就是那样,像是在他昏倒的期间三个人(其中的两个)为了叫醒他而搞起的恶作剧,温泉旅馆的老板娘来访委托,解决事件得到的真相——菲利普决定暂时还不要告诉他。
让他自己想去吧。
W的头脑在内心的无人之处露出了一个温和无害的笑容。
温泉旅馆的老板娘坐姿标准礼仪周到的对他们行礼,虽然主要的受害者看不到,但菲利普也试着恭敬的回礼。
然后她便以与这和风房间相配的从容声音开始叙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事情是这样的……”

对于已知真相的菲利普而言,听不听这一遍都不重要,他留在这里的主要任务是亚树子说的“免得翔太郎太过激动又看到什么冲击性的画面”。
唔,毕竟要是看到自己的脸或者“受害者”三个大字接在一位性感美人身上的话,可能真的会对翔太郎造成什么难以描述的伤害吧。

等到老板娘讲完了故事告辞离去,房间里已经是一片昏暗了。
翔太郎还是脸上盖着帽子的躺着,在他昏迷期间,照井龙帮着换过了衣服,现在是一身适合这里的和风装扮,他的手从深色的衣袖里探出来瘫在榻榻米的地面上,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了菲利普纤细的手腕。
他的搭档对此毫不介意——也没什么好介意的,对于自诩硬汉的翔太郎而言,彻头彻尾的成为某一事件的受害者这种事,可能是远超过先前状况的伤害。
若是这样就能给他一些支持和安慰的话……
菲利普回忆着童年时落在头上的手掌的温度,等到回过神来,自己也正抚摸着翔太郎的头发。
“喂,菲利普。”
翔太郎的声音介于冷静和冷酷之间,菲利普很想抱歉的收回手,不过手腕还在对方的手掌当中——这大概是另类的不拒绝吧,菲利普顺从的放松了身体。
“老板娘说,中了那个的人看到的是别人对自己的印象。”
“嗯,大致可以这么说,虽然机制原理什么的都还不太明确,不过作用时间也只是大概十个小时左右,所以不用……”
翔太郎打断他:“那,菲利普。”
“嗯?”
“为什么我看到你们三个,都是我的脸呢?”
“唔……”
菲利普思考了一下,然后用没有被他握住的手摸着自己的嘴唇笑了起来。
“亚树酱和照井龙的情况我不太清楚喔,不过我的话——翔太郎就是翔太郎啊。”
“啊、这样啊。”
就像是雨后最终还是撕裂了厚重的乌云照在了地上的阳光一样,拥有在一瞬间令人感到安心的力量。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他们的手指不分彼此的扣在一起,翔太郎在帽子底下发出了非常不硬汉的笑声。
菲利普把另一只手搭上盖在他搭档脸上的帽子。
“翔太郎,把眼睛闭上。”
“嗯?”
“我要掀开了。”
“嗯??”
“你也不想被自己的脸亲吧?”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因为事件没有编好所以完全是在乱写感情线_(:з」
有机会的话希望可以重写一下。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