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策飘策无差—群魔乱舞

看这周的某运动番突然有个脑洞,写一写。

群魔乱“舞”

注意:话很多的小明,虽然跳了女步但不等于是受的阿飘与网中人,策飘策无差,活在八卦言论中的空网空无差。

鬼飘伶一直觉得,修罗国度是个让人猜不透的地方。
他心不在焉的听着公子开明叽里呱啦的抱怨他的新舞伴,自己微仰头看着天上的蓝月,白皙的下颌弧线美得像一个无解的谜题。
“喂,我说阿飘你是有在听吗?”
公子开明从他背后贴上来,灵巧的像是某种灵长类动物,层层梳高的头发刚刚好挡住他的月亮——可能是精巧的计算,或者普通的巧合。
鬼飘伶低头看他。
公子开明歪着脑袋给他看,嘴角的笑意更深。
“有听,你说曼邪音is not suitable for you,but小明……”
他停顿了一下,想了想该如何开口,并且在1秒钟之后决定实话实说:“你也不适合伊,男性舞者比较矮的话,搭档也会很难跳。”
公子开明捂着胸口铛铛铛倒退三步,步伐与他们上次去看戏时戏台上的老将军半步不差,鬼飘伶因此得知他在假装,而公子开明已经收敛了笑容一脸哀怨了起来。
“阿飘,你竟然笑我矮。”
“我没有。”
“明明有肯定有显然有!”
鬼飘伶自己也不记得第多少次的意识到,和公子开明进行口舌之争是没有半点胜算的。
今夜月色这样好,他不太想要被一个聒噪的公子开明浪费时间。
不过他伸手去捉他时,才发现公子开明早就躲开了。
距离也不远,不过一步,还在他一伸手就捉得到的地方,但鬼飘伶突然想通了再如何伸手去捉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对付狡猾的狐狸要做的,应当是设下陷阱才对。
这样想着他举起左手,做出了女性舞者的准备动作。
公子开明一愣,却没有再后退了。
鬼飘伶对此表示满意,因而月光下一张异国风情的面孔变得柔和起来,轻轻叫了他一声:“小明。”

陷阱,赤裸裸的陷阱。
公子开明脑子里有一个正在大声尖叫的警报,但他还是摆出了男性的准备动作,于是他的脑内警报友好的帮他切了一首华尔兹舞曲。
于是他往前一步,鬼飘伶的手搭上他的肩膀而后轻轻下压,他把手搭在对方腰背交接那一处曲线上,不情愿的在心里承认自己的确是矮了点。
鬼飘伶舒展的后仰,露出平日都被他那件欧风斗篷领子挡得严严实实的雪白脖颈。
以及越过领口部分,只有一层黑色丝网覆盖的胸口。
公子开明产生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但是却没有办法——眼下这种情况,就算明知是陷阱也要上。
好在鬼飘伶未必是真心要坑他,不过想让他安静些许而已。
那支舞他们最后只跳了三个小节,鬼飘伶的背撞到树上,公子开明笑嘻嘻的凑上来,表情不怀好意到一看便知是故意而为的。
“阿飘——”
作为一个相对开放的外域魔,鬼飘伶其实也并非真的在意这小小的情趣。
顺势交换了亲吻,公子开明便放开他,两人重新回到一开始的距离。
公子开明也忍不住又说起了修罗国度的同事。
“就那个人族的小子,阿飘,你还有没有印象,俏如来的弟弟史家的二子修罗国度第三十几任的帝尊。”
鬼飘伶仿佛依稀听过这么一个名字:“戮世摩罗?”
“是喔——先帝取名的品味还是这么有问题,不过名字不重要,就先叫他戮世摩罗吧——妖神将给他跳女步呢。”
的确是令人意外的八卦。
“网中人?”
“是啊,网中人呢——”
鬼飘伶没有接话,公子开明笑嘻嘻的把脸埋在他胸前蹭了蹭。
一边含糊的继续八卦:“我上次路过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心高气傲的妖神将喔,竟然甘愿跳女步,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
“What?”
公子开明抬起头来,眼睛弯成两只月牙:“一物降一物啊。”

“小明。”
“阿飘?”
“你们修罗国度的妖神将……”
“怎么了?欲言又止可不是你的作风呢阿飘——”
“Is watching you.”
“……”
“……”

“什么时候的事情?”
“Not so long time.”
“麦以为你讲外魔文就会没事……这种事情一开始就要说啊,阿飘——”
“什么事?”
“云啊——”

溜了溜了。
难道还留下来喂蜘蛛吗?

END
写的超级混乱了,感觉把小明写的太八卦了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下次再见咯♡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