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金光—住我家的鬼先生(04)

决定把一直很想写的缜砚误大三角放到这个世界观里……
试试看吧。
本章掉落:年轻可爱的误芭蕉小姐,沉默寡言的北冥缜先生,青年人之间淡到几乎不存在的淡淡情愫。

住我家的鬼先生(04)—副标题什么的还真没有想好啊

差不多三四天没有好好睡觉的误芭蕉被组员叫起来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爆了声粗口大叫:“恁祖妈的,有没有搞错!”
误芭蕉如果不来做警察,最适合的职业大概是去参加选美,去年某个国际知名的品牌走模特秀时她手下的组员拿她的身材数据与台上几个叫得出名字来的人比较,得出的结论是起码综合实力可以略胜一筹。就这样一个大美人,顶着刚才在办公桌上趴的乱蓬蓬的头发,瞪起三四天没睡好的红眼睛,让人很难不说一句暴殄天物。
但是手下组员既然敢打扰她,自然早有准备:“大人物,大人物中招。”

的确是大人物。

几千年前的鳞族师相丢了玉如意。
而且这还不是第一起失窃案件。
随着国内“墨学”的突然兴起,各省级博物馆原本乏人问津的展出古物也随之小火了一把,误芭蕉他们所在的这个警局位处古代海境的地理范围,据靠谱或者不靠谱的考古学家所说,有一位引导海境阶级制度改革的师相正是墨家门人——而且地位不低。
误芭蕉的历史课一向不算太好,但全国各地的“墨门失窃案”传言正搞得人心惶惶,博物馆当初开展时就从他们这里借调了一批警力,上头重视,把误芭蕉的顶头上司北冥缜派了过去,结果刚一开始就丢了件不大不小的东西,因为物主身份不能确定,一时无法得知是否该与“墨门失窃案”合并,这会又丢了个“身份”明确的玉如意,误芭蕉一时也不知道是该叹口气,还是应该松口气。
发现失窃是博物馆尚未开馆的时候,现场因而保存得极好,但是这种案发现场其实价值有限。
误芭蕉不带什么希望的带队去了现场,果然干净的一尘不染,玻璃罩底下扣着制作精良的木制托架和一并放入的装饰摆件,唯独缺了灯下的“主角”。
她叹口气,果然手下很快的汇报说,现场毫无发现,没有指纹没有发丝,就连一点可能来自鞋底的灰尘都欠奉。
干净得好像本该摆在那里的玉如意从一开始就不曾存在过。
误芭蕉又叹口气,随着她低头垂下来的发丝也有些毛糙了,心里不期然的有些委屈——她原也是家中娇养长大的女孩子,只因为高考前夕和家中赌气跑去念了刑侦专业,毕业之后运气不错的如愿分到了真正能有所作为的岗位,与沉默寡言的上司一路磨合下来,手上少有破不了的案子。如今栽在一个窃贼手里——虽然是全国性的大案,倒也不算丢人,却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北冥缜与博物馆馆长说完话,转到现场这边来就看到自己的手下们忙碌取证,心里一阵过意不去。
他们都是他手下乃至分局最好的人,可如今这个案子,痕迹与线索约等于没有,难免要让人失了信心。
他正想着,走过来便看见误芭蕉站在那儿略有些发呆的样子,想想还在后面一些和博物馆馆长交谈的领导,便转了个小弯走向误芭蕉。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误芭蕉便回过神来,对他点点头:“殿下……组长。”
“殿下”这个称呼是他们还在学校期间留下的习惯,如今误芭蕉大部分时间都改了口,现在叫出来,或许和方才发呆有关吧。
北冥缜一边想着一边也对她点点头:“现场勘察结束了就可以回去了。”
想了想又补充到:“书面报告要交,讨论会不必开了——上面决定并案。明天把资料交给我,组员就都放个假吧。”
“可……”
误芭蕉还想说什么,北冥缜摇摇头:“那起失窃案也并入‘墨门失窃案’当中,有人会来与你交接的,你没有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迎着北冥缜仿佛带着关切的眼神,误芭蕉低下头。不过是个没有线索也没有侦查方向的失窃案,算来已经困扰整个小组三天有余了,如今正好推了出去,心情本该舒畅一些的。
她最后把这些归结为这几天休息不好的原因,弯弯嘴角笑着抬起头:“当然,我不会让组长失望的。”

TBC

什么时候才能写到砚卿出场……
砚卿啊……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