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八纮稣浥—妄想

#全部都是妄想。
#试着写出“理想主义者的理想破碎”的感觉……好像不是很成功。
#隐含了一个章鱼寿命比较短的私设。

自虬龙登基称王,已是十年过去。
鳍鳞会从叛逆变作正统,而三脉虽然地位仍然显赫,倒也不复先前那般高高在上。

只是,这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太多让步,太多妥协,鳍鳞会想在王城站稳脚跟,自己想要实现的梦,并非是依靠战场拼杀或是将三脉尽灭就能……
只是太多让步,就需要更多的空间;太多妥协,就需要额外的制衡——使得如今的海境暗流汹涌。

……倒也够了。
能够暂时的平静,让百姓得以安居,让有希望的年轻人能有足够的时间成长。
对八纮稣浥的期望而言,也足够了。

只是如今海境……他的时间却不多了。

过早的衰老逐渐消耗着他的精力,而他属意的继任者尚未成气候。
更何况,在三脉的暗中环伺、如今王上的有意打压之下,没有积威的年轻继任者,又能做到什么程度。
他的理想在他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已逐渐显示出沙雕城堡的溃败之相,更是随着时间流逝,更加让人无法招架起来。

为了走到如今这一步,值得吗?

在他血脉注定的不算漫长的生命里,也曾有人真心待他。
而他为了自己的理想,将他们一一舍弃。
梦虬孙登基之日,也曾问过。
他自己午夜梦回,疲惫与困倦一并攀上他握笔的指尖时,也曾问过自己。
【就为了走到如今这步吗?】

为了他的梦,一个如今看来甚至因为不合时宜,而在他死后大概很快便消散的梦。

镇海四权刺入胸口,痛吗?
“既然这样,你们先带人撤离,然后发黑弹掩护我撤退。”
伯父大概到死前也只是想着他们这群人,是否出了什么事,才会来不及掩护吧。

沧海珍珑听闻锋锐非常,贯穿的伤口应该不会那么痛吧。
“你也想杀我,连你也想杀我。”
眼盲伤疲的北冥皇渊在乱军之中冲杀,口口声声问的是“稣浥,你会心痛吗”。

会心痛吗,会愧疚吗?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自然是会的。
纵然是会的,又如何呢?

所以他固然愧疚,却对独自裹伤的梦虬孙说出盗侠之死也是你的责任。
所以他的确心痛,却问北冥皇渊:“你就不愿意为我死吗?”

他并不是没有感情的,只不过他做出的决策从不建立在感情之上。
他为了一个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的美好图景而奋斗。
在这条道路上,他可以交付自己拥有的一切,无论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
如今他却将要走到自己的尽头。
远方仍是美好的图景,只是道路曲折,而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能够走下去了。

值得吗?

“放手一搏仍有希望,就此放弃满盘皆输。”

“不值得吗?”

end

都是妄想,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我们下次再见。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