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温蝶—还君明珠(上)

生日快乐,第四年的请多指教!
随便瞎编的背景,完全没有考虑其合理性。
千雪这么多戏份我要单独给他打一个tag。
ooc注意。

还君明珠

天气是晚秋近冬的时节,天朗气清,神蛊峰上早堆积起了厚厚的落叶,连山间唯一的小径也被覆盖,踩上去便会发出细碎的破裂声响。
千雪孤鸣一路缓缓而行,既然道路看不清楚,便也不特意踩在路上,反倒是哪里偏僻就往哪里踩过去。
上山路上有一处山坳,冬暖夏凉,比别处更厚的落叶堆积其间,却没有腐烂的气息传出。
“黑心温仔啊——”
他随意喊了一声,落叶堆一阵十分不情愿的窸窸窣窣,一条盘成一团也有半人高的大蛇自其中探出头来,周身鳞片皆是深深浅浅的奇异蓝色,简直就把有毒两字大写加粗的标在身上。
千雪却不在意,反倒是笑了起来:“今年冬眠的时间也太早了吧,温仔。”
那蛇慢悠悠的把自己盘成一团,连蛇头也懒洋洋的垂着,分叉的蛇信探了探周围空气,竟也口吐人言:“我这不是还没有睡吗,千雪,你带了什么东西来神蛊峰?”
千雪冲他神秘一笑:“自然是好东西。”
“好东西”的味道来自他的手掌,巨蛇把头凑过去,能可感受到内中有活物的微弱气息,还有散逸开来的一丝灵气。
“不过,虽然是食物,但你可得保证不能吃掉她。”
千雪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摊开手掌,掌心是一只小小的紫色凤蝶——只能说是勉强还活着,虽有灵气,却也只是风中残烛一般。
巨蛇吐了吐信子:“好友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哈,这是我的干女儿,就留给你养了。”
见到好友吃瘪的样子,千雪笑得更开心,咧开的唇间隐约可见以人类而言过于锐利的犬齿,巨蛇摇了摇头,拿他没办法似的低头错过去,接过了蝴蝶。
“那就春天再见了,温仔。”
巨蛇懒懒的甩了甩尾巴,慢吞吞的把自己埋进落叶堆里去了。

他没有想过要好好养那只蝴蝶,只是等到真正到了春天,被另一位脾气更为暴躁的好友吼着“神、蛊、温、皇!”吵醒的时候,才发现这么一个冬天睡过去,他的蝴蝶已经能可化为人形了。
有时候就是会有这样的事,养小孩和养宠物都是一样——既然没有养死,感情便深了一层。
等天气到了盛夏最热的时候,再来拜访的狼主看到的,自己的义女已经是跟在多少年来很少见过的人形的好友身边读书习字练武泡茶的小女娃了。
即使英明神武如他,难免也要怀疑一下自己的决定:“温仔,你会懒到没骨头的。”
神蛊温皇一身蓝衣文士打扮,手里甚至还握了一把同色系的羽扇,不知这山上又是哪一只倒霉的鸟遭此大难——狼主在心里默默合十,以空空大师的身份念了一声“黑米豆腐”。
但对他的怀疑,温皇也只是摇了摇扇,把手中书册扣在桌面上,招呼说:“凤蝶,给你的义父上酒吧,喝茶怕是堵不住他这张嘴了。”
“哇靠,不是吧,温仔。”
千雪敏锐的发现了一个问题,险些拍案而起:“就取名叫凤蝶喔?也没见你当初懒得取名就管自己叫钩……”
反倒是凤蝶放下酒杯的动作打断他:“义父,是我让主人叫我凤蝶就好的。”
这很好的解释并且结束了这个话题,不过千雪又发现了另一个问题:“黑心温仔,你让凤蝶叫你啥?”
神蛊温皇轻笑一声端起了酒杯。

山中无岁月,不知不觉又是几个寒暑过去。
凤蝶的成长远比她义父估计得要更快,当初的小女孩如今看来已是少女模样。
自问是一个好义父,千雪孤鸣对此忧心忡忡。
而藏镜人对他嗤之以鼻:“你当初救她就没想过这种情况吗?”
“人命关天,哪里顾得上要想这么多,而且凤蝶当初已化元身,要不是还有灵气残留,我都看不出她是妖是虫呢。”
“若是蝴蝶,更活不过一个寒暑吧?”
温皇斜倚着竹榻,背后垫着软枕,一派从容的放下酒盅,另外两个一同对他嗤之以鼻,千雪话更多一些。
“我说温仔啊,虽然我是凤蝶的义父,但与她相处的时间远不如你这么多,怎么你都一点也不担心她?”
温皇笑了一声,摇起了扇子:“生死有命,何须我来担心呢?”
“你……”
他眼底一片薄凉得让人心惊,千雪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结果还是温皇先开口,说:“千雪,你熟知医理,可知天下毒首三途蛊?”
“温仔啊,你前面说我熟知医理那句话,难道是讽刺我吗?而且这正不是你的成名绝艺,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啊。”
千雪很不满意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随后却马上反应过来:“你对凤蝶下蛊……靠?!”
他一时激动越过桌子扑过去,一把拎起温皇文质彬彬的衣领,有心动手打他一顿,却对上对方面不改色的笑容,顿时有一种一拳打进棉花里的无力感。
温皇嘴角带笑,用羽扇轻轻便拂去千雪揪着他衣领的手:“蛊从虫从皿,吾以凤蝶为容器培养三途蛊,又有什么不对呢?”
千雪虽然松了手,却仍是恨恨的磨着牙,大有一言不合就扑上去打他一顿的气势,藏镜人看惯了他们两人这样,自顾自的喝着酒不理人,温皇却笑着,整了整衣襟。
“更何况,把她送来我身边的人,不就是你吗,千雪?”
令人无从反驳,千雪低下头去,气势早去了大半,只喃喃的说了一句:“我要带走她。”
“哈……”
温皇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千雪,也要她肯跟你走才行。”
“凤蝶,送客。”

TBC
果然还是搞不完了,总之先发一下。
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点奇妙的走上了每一年都会有的……
这是诅咒。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