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子的故事匣子

软白甜。
假面骑士沉迷中。
布袋戏/ff14/全职高手等。

缜砚—上课摸鱼

上班疯狂想摸鱼的产物,ooc预警。
架空校园,但非常喜欢“殿下”这个称呼,强硬的予以保留。
掉落:胡编乱造的物理知识,十分纯情的缜砚,一句话的觞渊。

上课摸鱼

下午的课一向是老师学生之间公认的难熬。
不算太大的阶梯教室里没剩下几个空位置,鉴于理工科女同学的稀少,室内已经开始隐约的有一股不太妙的汗味蒸腾,头顶上的老式风扇努力的旋转着并且发出微弱的嘎吱声,可惜勉强卷起的风也是热的,难以让人感到清凉。
砚寒清缩在座位上打了个哈欠,没有忘记捂着嘴试图更降低一些自己的存在感。额上厚厚的刘海这会就显得十分不妙,唯一的好处就是低头假寐的话,大概可以蒙混过关。
一旦有了这个念头,老师的声音听起来就更催眠了,砚寒清又打了个哈欠,把注意力转移到附近的同学们身上缓解一下睡意。
后排两个同学在讨论永恒的伪命题“告诉旋转的电风扇转轴突然断裂会不会像传说中那样旋转伤人”,从他们讨论的内容来看,正试图用流体力学来证明这一点,砚寒清摇摇头——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不考虑重力的假设都是耍流氓。
对“耍流氓”没兴趣,砚寒清重新调整自己的注意力到自己更熟悉的同学身上。
比如座位离他不远的表妹误芭蕉,年轻姑娘正用手撑着腮边——从背影看起来大约是睡着了。
再比如就坐在他左手边的北冥缜,三殿下虽然还没睡着,却也显然是困得不行,手里的笔在笔记上画起了意味不明的线条。到考试之前该想办法给表妹和三殿下补一补这门课,砚寒清毫无恶意的想着,伸手过去轻轻拍了一下对方肩膀。
“殿下,现在还是上课时间。”
“……我没有睡着,砚寒清。”
北冥缜语气无奈,有点像被他二哥不知是恶意还是KY的提醒他不要睡着而他只是目小的时候差不多。
砚寒清也不辩解,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前方,小小的笑了一声:“哈,不过是提醒殿下注意笔记。”
想来对方是注意到了自己笔记上的破绽,停顿了一下才小声的回了一句“多谢先生”,语气心虚得很。
小小的插曲很快过去,看人吃瘪的开心对于排山倒海而来的困意最多起到了几分钟的延缓作用,砚寒清再次打起哈欠的时候也再次转开视线去看坐在他旁边的北冥缜。
这次对方把眼睛睁得尽可能大,笔记本上的字迹虽然介于潦草和工整之间,但绝对还是可以辨认的程度。
身后的两个讨论电风扇的同学已经把话题进展到了“古代传说兵器血滴子的原理构想”,砚寒清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把“任何实际的物理学问题中不考虑重力的解题方法都是耍流氓”这句话写下来贴在那两位的脑门上,并且觉得更困了。
他闭了闭眼睛,畅想了一下自己真的这样做的画面——因为是闭着眼睛,所以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笔尖正好搭在笔记本的纸面上这一点。
他的想象里,他自己大概写到那句话的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感觉身边的人凑了过来。
锋王殿下还是太年轻了,砚寒清甚至有点得意。
他睁开眼睛的动作和对方把手覆上他左手的动作几乎是同时,但是并没有发生对方恶作剧被抓包于是道歉的事件。
北冥缜握着他的左手,略微低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不闪不避的对他微微露出了一个笑容。
——还有这种操作?
砚寒清觉得自己的耳尖有点发烫,匆匆低下了视线,假装盯着笔尖胡乱在纸上划出的字迹。
北冥缜握着他的手,得寸进尺的摩挲着手背,再把自己的手指挤进对方手指之间,变成十指相扣的样子。
砚寒清抿着唇,觉得自己脑内的弹幕可以刷屏。
他最后只是微不可察的反抗了一下,发泄似的把耍流氓三个字写得工工整整,再狠狠自纸面上划去。

离他们的座位有些距离的飞渊把手放在桌下捏了捏自己的男朋友,脸上浮现出了谜一般的笑容。

END

真.上课摸鱼。
我也好想摸砚卿喔……!

评论(6)

热度(16)